|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00章 难得糊涂
  “摇姐姐。”喻清袭自然落落大方的喊了一声,“我的小字素微。”

  “素微。”夜摇光从善如流的喊道,“你今日来是单纯的拜会我呢,还是想打听一番士睿?”

  喻清袭清丽的小脸一红:“什么都瞒不过摇姐姐,我自然是真心想来拜会摇姐姐,当然也想知晓王爷的喜好,王爷从小住在宫内,澳门赌博网站:十岁上就去了军营,后又去了书院,就连娘娘和王爷相处的时日都不长,我实在是想不出其他法子,细细算来和王爷最亲近的女子也就只有摇姐姐……”说到此,喻清袭连忙解释,“我并无旁的意思,摇姐姐莫要介怀。”

  “我知道,你别急。”从喻清袭能够放下枢密使府千金的架子,主动登门到她的府上,言辞对她也诸多敬重上看来,喻清袭就是一个聪明的女子,且是一个想要好好和萧士睿过日子的女子,所以夜摇光对她格外的优待,将萧士睿的一切都细细道来,“士睿这个人啊……”

  喻清袭听得很认真,有时候夜摇光讲到萧士睿的喜好,喻清袭就更加的用心,于是夜摇光就讲的越发仔细,两个女人在这里说着,而温亭湛则在院子里警告月九襄。

  “既然摇摇答应要为你化解怨气,我自然会倾力相助,至于其他之事,我希望你守口如瓶。”温亭湛淡漠的对着经过一天一夜已经冷静下来的月九襄道。

  “我没有想到当日在九陌宗屋子里的人竟然是你。”月九襄其实在昨日温亭湛在街道之上将夜摇光拥入怀中,就感应到了温亭湛身上阳珠内的魔物,因着阳珠和阴珠的至阳至阴之灵过于纯粹和浓郁,就算是渡劫期的真君不多加留意也只能察觉两颗珠子,无法察觉珠子里的东西。但是阴阳双珠是可以互相感应。

  而昨日夜摇光的情绪过于低落,她并不想再给夜摇光添困扰,却没有想到昨夜她就遇上了岳书意,将这件事抛到了一边,等到她冷静下来,夜摇光一直和温亭湛在一起,并且已经用神识隔绝了她。将她放出来之时,她已经和温亭湛独处。

  “我之事无须向你解释,不知内情之人也无权置喙他人之事。”温亭湛淡声道。

  “你放心,我被男人所伤,但也没有偏激到认为这世间男子都是一般货色,我也无意想去打探什么,我信你不会行迫害夜姑娘之举,自然就不会干涉你们之间事。”月九襄保证道,“不过,魔终究是魔……”

  “你个老女人,你想说什么?”不等月九襄说完,魔君不干了。

  “我是老女人?”月九襄冷笑道,“你怕不知比我大了多少倍,你又是什么?老不死么?”

  魔君:……

  温亭湛扬了扬眉,这一鬼一魔竟然斗起嘴来了,于是他也不嫌事儿多,就将两颗珠子放在房间,让他们打发一下无聊时光。自己走到书房,看了一会儿书,见日头都偏西,夜摇光竟然还没有来寻他,于是便起身去将偃旗息鼓的阴阳二珠拿在手中去找夜摇光。

  夜摇光倒是和喻清袭没有聊多久,也就一个多时辰,可还没有送走喻清袭,罗沛菡就红着眼眶来寻她,意犹未尽的喻清袭非常善解人意的告辞,将时间留给了罗沛菡和夜摇光,将喻清袭送出门约好了改日,夜摇光才来寻罗沛菡。

  “你这是怎么了?和蚊子闹别扭了么?”夜摇光轻声问道。

  “灼华姐姐,我总觉得少谦有事在瞒着我。”罗沛菡哽咽的说道,“尤其是子嗣之事,每次我一提到他总是避开,总是让我莫急,说不是我之故,但我一追问他就顾左右而言他……”

  夜摇光听后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罗沛菡的手:“你为何想知道呢?”

  “我不知道心里不踏实。”罗沛菡擦了擦眼睛道。

  “云舒,我问你蚊子待你如何?”夜摇光突然问道。

  “他待我极好。”罗沛菡道。

  “他可会伤你?”夜摇光又问。

  罗沛菡想了想摇头。

  “既然如此,他不想说的话,你又何必非要追根究底?”夜摇光握住罗沛菡的手,对上她有些茫然的目光,接着问道,“你可知湛哥儿回来,我为何要将他赶出家门?”

  “他隐瞒了你……”罗沛菡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是,他隐瞒了我,可却不是他偷偷去考试,明明就在身侧却故意避而不见。”夜摇光说到这里时,温亭湛恰好走到院子外,但由于他拿着阴阳双珠,阴阳之力将他的气息完全遮掩,就连夜摇光都不知晓,“我将他逐出家门,不是因为恼怒,而是因为想他向我坦白。湛哥儿他懂我比我自己更胜,我不敢说我知他比他自己更多,却也不会逊于他。他不是那种为了给我荣耀,而让我多受一日相思之苦的人。他明明回来了,却对我避而不见,定然是见面之后,有着更可能伤害我之事发生,思念之苦与之相比微不足道,所以他才宁可自己忍着思念我,也让我忍着思念他而不见我。”

  罗沛菡瞪大了红肿的眼睛,她从来没有想到夜摇光竟然是这样想。

  “我想到他离开的三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我不喜欢他独自承担痛苦,我想与他分担一切,所以我才会以此相逼……”夜摇光轻轻的扯开唇角,“其实也是试探,若是我都这般了,他还不愿对我说,那证明他态度坚决。后来我想明白了,云舒,夫妻间难得糊涂。既然湛哥儿他待我比待他自己好,爱我比爱他自己更甚,他苦心想要隐瞒的,自然是一定为我好的,我又何必一定要硬生生的撕开,辜负他一片心意呢?我其实隐约猜想到是因我之故,他不想我难过不愿我伤心,说我逃避也好,自私也罢。既然他付出一切,甚至不惜欺骗我也是想我无忧无虑,那我就成为他所想见到的模样,因为我对他的爱,不会因为多了一份愧疚而变质,也不会因为少了一份愧疚而变淡,我只要知道他对我情比山重,爱比海深,而如今他好好的回到我身边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