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99章 心有朱砂痣
  在最情-迷的时候,夜摇光以为温亭湛会继续,他却停了下来,轻轻的吻着她,克制着平复着自己的**。

  “湛哥儿,我愿意的……”

  不等夜摇光的话说完,温亭湛狠狠的咬了咬她的唇瓣,声音沙哑而又压抑:“不准再引诱我,我想要给你最完美的洞房花烛夜……”

  也许温亭湛如果在夜摇光的前世生长过不会这么固执,可这个时代,只怕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渴望着最完美的洞房花烛夜,那是一种绝对的尊重,想到这里,夜摇光的心里一阵感动。但她其实并不太看重这个,可她是女孩子,总不好说出口,虽然她同样渴望着他,而且白日宣淫什么的,她还没有开放到这个地步,琢磨着等到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她一定会把这个美味可口的少年郎给吃了!

  两人在房间内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才在用午膳的时候分开。下午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去午睡,温亭湛这三年的经历,他都编织了一份谎言在这一个多月的信中断断续续的告诉了夜摇光,而夜摇光就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这三年她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温亭湛,最后着重讲了月九襄之事。

  末了,就打量着温亭湛:“难道皇家女子都喜欢你们这一款?”

  “我岂是岳书意之流?”温亭湛立刻反驳,“摇摇可不能迁怒。”

  “哼,算你昨夜应答得体,你说要是我昨夜不在场,你是不是就不会那般说?”夜摇光等着温亭湛质问道。

  哪知温亭湛竟然很干脆的点头:“自然。”

  “你!合着那些话你就是专门说给我听的?”夜摇光怒,抡起拳头朝着温亭湛揍下去。

  温亭湛伸出大掌包裹住夜摇光的拳头,用了力握在手里,轻轻的揉着,目光揉碎了银河一般璀璨:“我的心意自然只需要向摇摇表明,何须与旁人多言。”

  夜摇光的怒气顿时就消了,她有些抑制不住的唇角上扬,却觉得没有面子而用力压制,哼了一声:“那你打算如何回绝?”

  “心有朱砂痣,目及白米粒。”

  心中已经有一颗无人可以代替的朱砂,看到任何女子都不过是一颗廉价的米饭,够直白,够冷漠,也够温亭湛。

  心口仿佛覆了一层熬化了的糖,滚烫的甜涌了进来,让她整个人都沉浸其中,她再也忍不住绽开了甜蜜幸福的笑容:“湛哥儿,我想用生生世世的轮回换来和你共度一生,只要这一生就好。”

  她想好了,她依然还会修炼,但等到他百年之后,她就自毁修为,她要与他葬在一起,她要和他永世不分离,他去轮回她也追着。

  “傻瓜,一生你便满足了。”温亭湛捧着她的脸,“我们要生生世世,摇摇,你要努力的修炼,无论我轮回到何处,你都有能力寻到我,若是那一世我有幸成为修炼之人,你便收我为徒渡我修炼,我们便可以成为真正的神仙眷侣。”

  “我就是没有你聪明。”夜摇光点头:“好,我一定好好修炼,我一定会飞升成仙。就如你为我努力站到权利的巅峰造福百姓一样,我定然会成为屹立在最高处的神,我一定会寻到你,我们一定会有永生永世。”

  “嗯,我们相约永生永世。”温亭湛用额头蹭着夜摇光的额头,笑着满眼都倒影这她的容颜。

  没一会儿,幼离来报,说有位姓喻的姑娘求见。姓喻?那只可能是萧士睿即将大婚的正妃,枢密使喻老的孙女喻清袭,夜摇光疑惑喻清袭在大婚之前来寻她是为何,但人家登门了,她总不能避而不见。

  “去见见吧,把阴珠给我,我与月九襄谈谈。”温亭湛顺势而道。

  “好。”夜摇光只当温亭湛是想问一些关于岳书意的事情,并没有多想就将阴珠给了温亭湛,而后离开了房间,去了待客的小花园。

  清风阵阵杏花粉,郁香幽幽馥袭人。

  这是夜摇光看到喻清袭的第一反应,她真的是一位独特的美人,不过二八年华,一袭浅碧色襦裙,粉蓝色外袍,臂弯淡黄色轻纱披帛,站在花园的杏花树下,时值杏花盛放的时候,花瓣在清风之中飘飞,偶尔两三只彩蝶翩跹而过,将她清丽脱俗的容颜映衬得更加绝色。

  “清袭见过姐姐。”喻清袭看到夜摇光先一步行了礼。

  夜摇光正准备还礼之时,却被喻清袭拦下:“姐姐可莫要折煞我,就连王爷都敬待姐姐,清袭哪敢受姐姐的礼。”

  “喻姑娘请坐。”夜摇光也没有非要分得那么清,喻清袭和萧士睿的夫妻关系是铁定了,于是就招呼着喻清袭到已经摆好点心茶水的小亭子你坐下。

  “其实清袭早就想来拜访姐姐,只不过家中祖母一直抱恙,还请姐姐勿怪。”喻清袭坐下后对夜摇光道,夜摇光亲自给她斟的茶水,她也双手接过。

  “我和士睿曾在白鹿书院共读,他唤我一声姐姐,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夜摇光说着便道,“我听闻你喜花茶,这是我今年闲来无事所做的蜜桃花茶,你尝一尝。”

  “香气宜人。”喻清袭闻了闻,才浅尝道,“入口芬芳,姐姐是个懂享受之人,也是一个手巧之人。”

  “你若是喜欢,我便赠你一些。”夜摇光道。

  “那就却之不恭,先多谢姐姐美意。”喻清袭很高兴的说道,“其实来前,也去打听过姐姐,我听闻姐姐最擅地师之道,我在家中也读过几本书,曾祖在世时也喜欢钻研玄学易礼,我幼时承欢曾祖膝下也略有接触,只觉得生涩难懂,繁复多变,故而对姐姐多有敬佩,还以为姐姐会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今日一见,才发觉姐姐甚是亲和,我该早些来拜会姐姐。”

  “你可以与士睿一般唤我。”夜摇光对喻清袭印象极好,尤其是看了面相,喻清袭是个聪慧机敏正直的女子,所以对她的态度也亲昵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