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95章 御赐婚姻
  大殿有那么一瞬间安静的针尖落地可闻,澳门赌博网站:天地间仿佛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唯有那个站在席间的少年,他是鲜活的是有色彩的。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他,心中说不出的滋味,有些人心里觉得他傻,有些人认为年少轻狂,什么话都敢说出口,有些人却是纯粹的欣赏,有些则是深深的敬佩……

  且不说个人的心思复杂,兴华帝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好一个情深义重。温允禾,至情至性,朕今日便成全你的一片赤诚之心,朕为你夫妻二人赐婚!”

  岳湘龄霍然抬眼看向她的外祖父,她的俏脸煞白。御赐婚姻,除非温亭湛愿意纳妾,是不可停妻再娶,更不能休妻,更何况温亭湛已经当众立誓永不纳妾,她站在这里就像一个小丑。

  看着爱女孤零零的站在那里,邑德公主忍不住要站起身,却被岳书意按下去,邑德公主瞪着他:“你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受辱么?”

  “屈辱从不是旁人给,而是自己去找。尊重亦然,我岳书意的女儿,既然有当众表明爱意的勇气,那就要有承担得住被拒绝的本事。”岳书意沉声道。

  “你!”邑德公主顿时红了眼眶,“你好狠的心!”

  兴华帝当众为夜摇光和温亭湛赐婚,岳湘龄才知道这个方才有一面之缘的夜姑娘竟然就是温亭湛的未婚妻,她已经将温亭湛打听得很清楚,夜摇光比温亭湛还长了三岁,温亭湛很快就要弱冠,夜摇光已经二十有三,生于农户,自幼操持家务,在她心里夜摇光应该是一个粗糙的女子,可她的青春貌美竟然比自己更胜。

  她隐忍着泪意,深吸一口气,从自己的桌子上端起了酒杯走到因为被赐婚而被人恭贺的温亭湛和夜摇光面前,所有人看到她走过来,都是尴尬的让开了路。

  “我活了十八年,从未有一个男子让我动心,温允禾你是不一样之人,我不知日后我能够遇上怎样的人,可我信都比不上你温允禾。方才是我言辞不当,还望夜姑娘见谅。夜姑娘,温公子,这一杯酒岳湘龄敬二位,祝,二位白头偕老。”岳湘龄几乎是含着眼泪看着温亭湛和夜摇光,她握着酒杯的指尖也泛白,但是她却当先仰头喝下去。

  她是皇室的郡主,她尽了最大的力量去争取了自己所爱之人,可依然得不到,纵然心中疼痛难以割舍,但她已经输了人输了阵,却不能输掉郡主的骄傲和风度。

  其实对岳湘龄,夜摇光并没有多厌恶,哪怕她是邑德公主和岳书意的女儿,可岳湘龄也只是无辜的女子。哪怕她当着众人的面向温亭湛告白,哪怕她方才情绪慌乱之下言辞失当,但那也只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夜摇光看了岳湘龄的面相,和邑德公主完全不一样,她不能说是一个仁善的女子,但却也不是一个阴毒的女子。

  “多谢郡主,也祝郡主早觅良缘,得配佳偶。”夜摇光同样落落大方,不输一点风度的喝了酒。

  岳湘龄深深的凝望了夜摇光一眼,才转身回到了自己的父亲身边。岳湘龄的举动不但一点没有让在坐的人升起轻视之心,反而更加赞誉了她身为皇室子女的气度,一时间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只有温亭湛特别开心,因为有了陛下的赐婚,他强制性的将夜摇光拉着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夜摇光自然当众不会给他脸色看,只能配合着他。甫一落座,温亭湛就连忙伸手抓住她的袖袍晃了晃:“摇摇……”

  夜摇光面色不变,借着端茶杯的动作,另外一手就将自己被温亭抓住的袖袍给动作自然的抽出来:“淳王殿下,民女敬王爷一杯,王爷春闱以来对湛哥儿多有照顾,民女只能以薄酒一杯聊表谢意。”

  原本还在幸灾乐祸的萧士睿顿时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他怎么觉着摇姐姐这是秋后算账的节奏呢?但是这么多人看着呢,萧士睿只能连忙端起酒杯:“嘿嘿,摇姐姐,在书院之时承蒙你照顾,应该的应该的。”

  萧士睿内心此刻是奔溃的,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明明是温亭湛自己作,偏生他也要跟着倒霉,被摇姐姐给记上了一笔。

  夜摇光没有说话,而是饮下了酒,将酒杯搁下,不着痕迹的和温亭湛拉开了一些距离。宴会接近尾声的时候,万昭仪突然晕倒在了兴华帝的怀里,倒是让宴会慌乱了一阵,最后草草收了尾。

  众人各自出宫归家,温亭湛推拒了所有的邀请,跟一条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一般紧紧的跟着夜摇光,看得所有在殿试时看到过温亭湛气度的人瞠目结舌,都怀疑这个可怜巴巴的少年和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是两个人。

  走到了宫门口之时,一直没有交集的单久辞倒是走上前来:“夜姑娘。”

  温亭湛的目光一沉,因为他从单久辞的眼里看到了单久辞第一次见到夜摇光没有的光芒,能够让单久辞发生改变,必然中途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不由心里对卫荆升起了不满,都让他跟好摇摇,事无巨细,都要向他通报,竟然给他漏了这么重要的一环。

  “三公子。”夜摇光回礼。

  “初见时夜姑娘一身男儿装英姿飒爽,再见时夜姑娘一身女儿装翩若惊鸿,今日夜姑娘盛装出席却又端庄清雅,夜姑娘可真是风华万千。”单久辞仿佛没有看到温亭湛眼中的敌意,毫不吝惜夸奖之词。

  “三公子特意过来,就是为了赞美我么?”夜摇光挑眉,她再恼怒温亭湛,都不会用别的男人来气他,什么手段都可以,唯有情伤不行。

  “自然……”单久辞唇角的笑意加深,那一双细长的狐狸眼流露出夜色一般醉人的风情,“不是,那日之后,单某一直在养伤,一直不曾登门谢过夜姑娘,故而今日前来问一问,夜姑娘明日可方便,单某好携礼登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