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92章 闻喜宴
  圣祖皇帝迁都到此,澳门赌博网站:将闻喜苑建立在漪澜园,不在皇城之中,而是类似于圆明园之类的皇家园林。每一年的闻喜宴都是二月春闱就开始筹备,因为从太祖皇帝开始,就非常重视科举吸纳人才,闻喜宴的规模仅次于皇家的年宴。故而,从今日早上起整个闻喜苑都是宫婢内侍进进出出,直到夜幕快要降临,华灯初上,受邀之人大多数已经到了场,尤其是前三甲,可谓这次宴会的主角,许多人围绕着他们,大多都是同科的进士,直到褚帝师的到来。

  “帝师。”围绕着温亭湛身边的进士们纷纷行礼,并投以崇拜目光。

  有官身被邀请而来的人都身份不低,尽管温亭湛破了有史以来状元之最,已经被陛下授予了从五品的翰林侍讲学士的官职,但这些人都看不上,自持身份的坐在一旁,所以众人看到褚帝师走过来,不由纳闷。

  “老师。”唯有温亭湛谦逊的行了礼,但是他喊的不是帝师,而是老师,这一下子让听到的人都愕然。

  “好,你的考卷为师看了,你的殿试对答为师也已知晓,你果然不曾让为师失望。”帝师已经近八旬的高龄,但他依然气色极佳,颇有些鹤发童颜的模样。

  这下众人才知道这个看似不显山不露水的贫寒出生的状元郎,竟然大有来头,早几年就听闻不再收徒的帝师收了一个关门弟子,但具体是谁无人得知,却没有想到竟然是温亭湛。而且温亭湛是中了状元之后才暴露出来,也就是他的高中全然靠的是自己的本事。

  褚帝师和几位学子说了几句话便把空间让给了年轻人,温亭湛也应付了两句之后,就以侍奉褚帝师为由,将已经凑上来的官员给甩开,真的规规矩矩的站到了褚帝师的身后。

  自然,除了萧士睿几人无人知晓,是因为褚帝师地位非凡,他的位置已经靠近了陛下,那个位置可以极佳的将整个闻喜苑收纳眼底,温亭湛是想在那里等人,好让他在心心念念之人一出现,他能够第一眼就看到。

  “老头子这是又给你做了筏子。”听到枢密使喻老向褚帝师夸赞温亭湛不但才华横溢,又孝顺,品貌无双,褚帝师寒暄了几句,才低声对身侧恭敬服侍的温亭湛道,“虽说陛下赐了你状元府,可空房子置办起来都得十来日,这十来日恐怕又得老头子收留你。”

  温亭湛已经有了官身,再住在淳王府就说不过去,对萧士睿的名声也不好,又被夜摇光给赶了出来,自然最好的去处是褚帝师府。去外面住客栈,哪里能够将堆上门拜会的人杜绝?

  “老师就不用为学生操心,学生岂能让自个儿无家可归。”无视褚帝师隐含挪揄的语气,温亭湛恭恭敬敬的回答。

  “哼,老夫就看着你如何归家。”不知道是不是天才身边的人都很病态,和温亭湛在一起,不仅是夜摇光时时刻刻想要看到温亭湛吃瘪,就连褚帝师知晓他这个无人能够拿捏得住的小徒弟被赶出家门,也是好一阵乐呵,今儿他本是可以不来,可他还是来了,自然不是像其他人想得那样给温亭湛撑场子来,而是来看好戏的。

  “邑诚公主携驸马到——”

  就在此时,外面内侍一阵高喝。旋即就看到素来雍容华贵的邑诚公主,与其驸马牵着一个四岁的孩子走了进来,邑诚公主此刻小腹微凸,搀扶着她的却不是她的侍女,而是一个堪称倾国绝色的女子。

  这个女子她面若桃花,殊色昳丽。

  她着了一袭淡紫色缕金蝶飞桃花云缎抹胸曳地长裙,腰间是浅粉色的飘飞花瓣宽腰带系着水绿色丝带,腰带的边缘点缀着浅粉色的珍珠,再着了一身透明金色绣蝶缕金素纱,外罩一袭翻领浅粉色桃花薄水烟逶迤广袖长袍,臂弯一条紫色轻纱披帛。配上她精致的桃花妆,以及眼角精细点上去的一只萤火蝴蝶花钿,眼波流转间说不尽的美艳绝伦,一时间看呆了一大群人。

  褚帝师听到咯吱咯吱关节脆响,侧首看向脸色已经黑了一大半,那仿佛要将所有看向少女的眼睛都挖出来的架势,不由乐了:“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邑诚公主的位置比褚帝师还要靠前,夜摇光扶着邑诚公主目不斜视的走过温亭湛所站之处,好似完全没有看到他一般,待到邑诚公主落座,她就坐在邑诚公主的身侧,女眷和男子自然还是分开,很快一众内命妇就围了上去,不着痕迹的打听着夜摇光是谁,有那不是很婉转的直接就可以听出这是要给夜摇光说媒或是相看的。

  温亭湛耳朵好,尤其是他时刻关注着夜摇光,听了这些话脸色一沉再沉,萧士睿和陆永恬凑在一起,两人很不仗义的背着温亭湛笑。

  而温亭湛的目光几乎是黏在了夜摇光的身上,那火热的目光想忽视都不行,于是夜摇光终于瞟了过来,温亭湛不承认那一眼明明略带挑衅,可偏偏风韵无尽,让他的心都险些漏了一拍。

  他心想,他家摇摇还有这样仪态万千,高不可攀之姿,真是美到了骨子里,这样的美只给他一看就好了,以后脂粉什么的他得告诉摇摇,伤肌肤少用,女儿家的首饰戴久了也压身……

  “你们两较劲也不要闹得久了,温允禾三个字现如今是香饽饽,多少人眼馋着,就算是打听到了他有婚约,也有不少人没有死心,你可不要让人钻了空子。”邑诚公主打发了见礼的内命妇,就对夜摇光低声道。

  夜摇光正要回答一句,却感觉到了一股狂暴的气息从腰间传来,她立刻伸手按住突然发狂的阴珠,耳边便响起内侍的高喊:“邑德公主,驸马到——”

  夜摇光抬眼,就看到了一个与邑诚公主有两分神识,与邑诚公主清雅高贵不同,一身华丽即便年近四十依然美得张扬的女人和一身深蓝色端得是谦谦君子的中年美男子缓步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