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82章 下套
  允禾?武比?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要参加武比,澳门赌博网站:自然对着以文举人的身份硬是要插足武比的温允禾耳熟能详,他们都顿住了脚步,其中一人不由侧首望向脸色猝然一变的何定远:“这不会就是那温允禾吧?”

  有一人猴急的跳到了何定远的面前:“定远,你方才不是与他对了一招,他的身手如何?”

  如何?垂在宽大袖袍之中的手到现在还忍不住剧烈颤抖的何定远自然心里明白,他冷声道:“我突然想到家中有事,先走一步。”

  何定远回到家中,他的手不但依然不由自主的颤抖,一股剧痛从手腕袭上手膀,他当即叫了府中的大夫,大夫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摇了摇头,何定远的母亲何二太太险些哭晕:“远哥儿,你这好好的出去一趟怎么就成了这般模样,这眼看着还有二日就是武比,你此时伤了手可如何是好!”

  “行了,你哭嚎什么!”何定远的父亲何二爷冷喝一声。

  “我能不哭吗?远哥儿可是我一辈子的希望,你的心里偏着,没有了远哥儿自然还有旁人,你自然不急。”何二太太哭着反驳。

  “你——”

  何定远见父母又吵起来,手臂剧痛的他额头上青筋直跳:“你们是不是想看我废了!”

  夫妻俩顿时闭上了嘴,何二太太扑倒在床榻上哭喊着我的儿啊!

  何定远强忍着自己的母亲,对父亲道:“父亲,送我去永安王府。”

  “对,对,对,去永安王府。”何二爷连忙派人去准备。作为永安王府的心腹,他可是知道永安王府有一个神医,而且他的儿子如今正得王爷重用。

  于是何定远就被送到了永安王府的别院,这个别院极少有人知道,正是永安王特意为他手下第一得力助手人打造,非心腹不知晓,他们一路进入了别院,却完全没有察觉温亭湛一直跟踪他们,见他们进入了别院,便转身离开。

  “老先生,我儿可还好?”等宅子里的主人,给何定远看了手,何二爷连忙焦急的问道。

  “并无大事,令郎不过是被内力深厚之人封住了血脉,我行针为他过了气便无碍。”老先生冷漠的说着,就取出了三枚银针,只扎了三个地方,何定远的手臂疼痛感顿无。

  “多谢老先生。”何定远活动手臂之后,对老先生抱拳道。

  “无事。”

  “老先生远哥儿还有几日要参加武比,可有碍?”何二爷又问道。

  “无碍,对方对令郎并无恶意,造成这样的伤势,多半是无心之失。”老先生回答,“如今散了气,再休养一夜便好。”

  何二爷松了一口气,何定远却想到了一件事:“老先生见多识广,不知老先生可知小子若是对上这人,可有胜算?”

  “何人?封了你经脉之人?”老先生嗤笑,“非老夫看轻你,你若对上此人,难在他的手下走三招。”见何定远面色猝然一变,老先生道,“依老夫行走江湖几十年的目力来看,这人只怕只用了五成力,你可想一想他的功力高出了你多少。”

  何定远脸色紧绷的离开永安王府的别院,一路上他神色不对,何二爷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远哥儿,既然老先生都说那人不好惹,索性你也无碍,便别急于一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不急?”何定远冷笑,“我能不急么?我不去寻人家,也避不开,过不了几日,我就要在赛场上和他碰面!”

  何二爷的面色大变:“难道伤你之人乃是武比之人?”

  何定远脸黑如锅底。

  “完了。”何二爷顿时面色一片灰白,双腿一软。

  何定远顿时目光一紧,眼疾手快的扶住何二爷:“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何二爷苦着脸:“远哥儿,你舅舅的赌坊,你娘可是把全部身家都压在了赌你赢。”

  何定远拳头一紧:“你们押了多少。”

  “十……十万两……”

  “你们哪里来的十万两!”他们虽然是嫡系,可却是二房,中馈由大伯母掌握,就他父母那一点身家,他门清,了不起有个二三万两顶天了。

  “我……我寻你祖母借了三万两,剩下的五万里是你娘说动了永安王妃……”

  “你们竟然敢把王妃也扯进来!”何定远觉得天空更加阴沉,一把将自己不成器的爹推开。

  “为父也不是想多在王爷面前露脸,王爷素来敬重王妃,王妃养着一大家子,哪里不需要银钱?且王妃也是看好你,才会出银子,哪里知道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何二爷被儿子推搡,顿时怒气冲冲道。

  何定远极力忍耐没有动手:“好,既然你们如此能,那你们自行解决。”

  言罢,何定远负气离开。何二爷也不敢这个时候追上去,他这个儿子拳头暴,且又得老爷子和大哥的看重,如今在永安王面前也说得上话,他自然不敢招惹他,于是一脸死气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去寻何二太太拿个主意。

  就见之前还要死要活的何二太太,乐滋滋的在床榻上数着银票,当即纳闷问道:“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

  “远哥儿可好了?”何二太太问道。

  “远哥儿无碍,你快说,这些银子哪儿来的?”

  “这可是几个冤大头送上门的。”何二太太将五万两银票在何二爷面前晃了晃,“今日赌坊路过一队从江南来的富商,被我那弟弟忽悠了一通,让他押了那个文举人来武比的书生,我弟弟不是看我们钱都押了,先拿出五万给我们花花,等远哥儿赢了武比……”

  听着妻子滔滔不绝的说着话,何二爷顿时觉得眼前发黑,那赌庄不过是挂在妻子弟弟的名头上,实际上是他的,他既然开了庄,自然对武比的人了若指掌,原本根本没有能够胜得过自己儿子之人,这会儿儿子这样,那么唯一的解释,这个人就是横空出世,他还来不及调查的那个文举人!

  压制着喉头上的腥甜,何二爷紧紧的握住妻子的手臂:“他们押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