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75章 不辜负牺牲
  感觉到卓敏妍压抑的哭泣,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的眉目一冷,她冷眼看着陆永恬:“所以,你是后悔了?”

  “是,我后悔了。”陆永恬很干脆的承认。

  “你!”

  “小枢,当日在蓬莱岛,你为何选择以灵魂祭天?”不等夜摇光呵斥,陆永恬便梗着脖子反问道。

  夜摇光一时间语塞,她不知道该如何来回答这个问题。

  她不回答,陆永恬替她回答:“因为你知道你的活,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蓬莱岛的生灵,以及千机真君的生死,这些太承重。故而你宁可选择用自己的死来成全所有,即便明知允禾会因此伤心欲绝,我们会因此难过,你依然这样选择了不是么?”

  “你倒是变聪明了。”夜摇光一直以为陆永恬会想不明白。

  “只可惜这一份聪明的代价太大。”陆永恬惨笑道,“我若早些聪明一点,我若早知我那样的行为会给一个女孩子造成这样大的羞辱,以至于不得不以死明志,我会选择娶了她。我娶了她,陛下为了士睿也会让这件事平息,我可以带着她远离帝都,亲手斩断所谓的儿女之情,等到我放下之后,再回来面对。就不会有她的死,更不会有明光……我此刻才明白,你当时为何绝然的选择。原来自己的生命和幸福背负着至亲挚友的性命是那样的痛苦。我却不敢在她的面前表露,因为她没有错,我每次见到她都在忍耐,好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伤了她,所以我现在更害怕看到她。小枢,我对她情有多深,我心就有多痛。若当日,你等到了千机真君回来救了你,千机真君当真因此而殒命,你会不会也活在痛苦的煎熬之中。而看到你痛苦内疚自责的允禾,会比你更煎熬。”

  夜摇光闻言,微微仰起头,她的眼睛有些湿润。其实,定然有很多人责备她那时的选择,因为她在一定程度上抛弃了温亭湛。却没有想到,第一个说出了她的心声的竟然是他们眼中一直缺了一根筋的陆永恬,这样的感同身受。

  “小枢,我真的好难过,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她,我害怕伤了她,可我这样避着她又何尝不是对她的一种伤害?”陆永恬一个大男人,眼泪和鼻涕都流了出来,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小枢,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做?”

  这时凌乱的脚步声响起,陆永恬满是泪水的眼睛倒影的是同样泪流满面的卓敏妍,她静静的看着她,而后奔过来,不顾夜摇光还在场,紧紧的抱着陆永恬:“小六,对不起,我从来不知道你心里这样的苦,这样的愧疚和自责,我还向你发脾气,说你冷待我,是我不好。”

  陆永恬伸出颤抖的手,想要回抱卓敏妍,可他的手僵硬在半空,却完全落不下去。

  “小六,你没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卓敏妍越发用力的抱着陆永恬,仿佛要将自己融入陆永恬的骨子里。若非,她的母亲嫌弃陆永恬,暗中做下这样的事情,想要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陆永恬,又想同时将萧士睿的侧妃给打压下去,以为这样她就可以成为正妃,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恨吗?

  恨的,但是她却不能恨自己的生母,她恨的是自己,为什么她要生在那样的地方,恨的是自己的无能,若是她丢开女儿家的颜面,看见陛下明显不想让她嫁给萧士睿,趁势向陛下求赐婚……

  “不是你的错。”陆永恬终究是落下了手,将和他一样痛苦的卓敏妍抱入怀中,“我们都没有错,只是天意弄人。”

  “的确是天意弄人。”收拾好情绪的夜摇光站起身,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两,“小六你说的没错,若是当日千机师叔为了我而殒命,我会一辈子内疚自责痛苦,可若是这一份痛苦让湛哥儿更加的煎熬,我会选择自私的将之遗忘。”

  夜摇光冷静的话,让陆永恬和卓敏妍顿时都愣住了,泪眼朦胧的两人同时抬起头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逆着光,无人看得到她的神色,只听得到她带着独特磁性的声音:“小六,你没有权利不幸福,你的幸福是明光用生命在成全。若是当初我做了另外一个选择,千机师叔若明知会殒命还要救我,那是他对我这个晚辈用生命诠释爱护,背负着他这么沉重的爱,我若走不出阴影,活得不幸福,那我就真的辜负了那一份牺牲。同理,明光如何不知道服下伏灵果意味着什么,可他还是义无反顾,是因为你与他易地而处,你也会如此为他。明光已经去了,我们都无力改变,你没有资格让他的牺牲变得没有意义。便是为了宽慰他的在天之灵,你也要活得更幸福。这才是他最想看到的,如此,他的牺牲才值得……”

  夜摇光说完,便转身离开。只留下想用坐在回廊之下,被夜风之中摇曳的灯笼拉长身影,呆滞的两个人。

  夜摇光近乎飞奔离开了永福侯府,她独自钻入了一片空旷的树林,靠着树木,她抬眼看着浅淡的月光:“湛哥儿,你在何处,我真的好想你,你快回来吧。”

  而远在九陌宗的温亭湛,也在今夜彻底的脱离了木乃伊装束,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肤都恢复的完美无瑕。

  “恢复得比我预想的好与快。”陌钦赞叹道,“你脸上的肌肤已经可以见光,身子上的一个月内最好不要被日头所晒,平日里穿着衣裳应是无碍,你可以回去了。”

  “是该回去了,我仿佛听到了摇摇的思念。”温亭湛披上衣裳,唇角绽放出了温润内敛的浅笑,他一双漆黑的眼眸满是思念与柔情,“今日才一月二十,来得及……”

  春闱在二月九日,他恰好可以赶上。既然是三年的分离,那么他便要用最震撼的方式从新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成为这世间所有女子都只能艳羡的幸福与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