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74章 仲尧凡大婚
  仲尧凡下了狠心要追查到底,就算这里不是应天府,但一样并没有耗费多少时间,尤其是夜摇光让金子镇守,想要自尽的下手人,都自尽不了,还被抓了一个现行。

  后期的审讯结果,仲尧凡没有告诉夜摇光,至于私下有没有告诉百里绮梦,夜摇光便不得而知,但是百里绮梦经历过这件事之后,明显脸色的喜色没有往日多。

  “绮梦,人类的世界是所有生灵世界中最复杂的世界,因为人心复杂。”夜摇光伸手搭在百里绮梦的肩膀之上,澳门赌博网站:“有时候便是你曾与任何人为恶,甚至不曾与任何人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也依然会成为被牵连的无辜,只因伤了你,他们从而得到他们想要的,不一定是利益,有时候更甚只是一点病态的快感和成就感,更或是没有任何因由……”

  “原来人类的世界是这样……”百里绮梦听后呢喃了一遍。

  她曾经努力的和人类融合,但她看到的最丑陋也不过是有人窥觊她的灵气,其余的都是美好与纯粹,即便是这几年跟在仲尧凡的身边,她也遇上了不少对她言辞挑衅甚至羞辱的人,但都没有这样的狠,仲尧凡也没有让她接触过直面过人世间的阴暗,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她险些已经忘记,忘记那些曾经为了得到她的灵根不择手段的人。

  “后悔吗?”夜摇光低声问道。

  百里绮梦摇了摇头:“我不后悔,只是有些自责,我没有学会更多。”

  更多的人性,所以才没有好好保护自己,保护她的骨肉。

  “既然不悔,那就学会坚强。”夜摇光道。

  “我会的。”百里绮梦的目光变得坚定,她并不认为她失了灵力而遭人暗算就感觉到了无力,这世间那么多的女子,她们生来就是平凡人,一样有可以活的精彩的人,她也可以,“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孩子,为了我家,也为了他,我一定要学会坚强,我不会拖他的后腿。”

  为母则强,在那一瞬间,夜摇光看到百里绮梦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吸纳了无尽的光芒,转瞬即逝,很快就沉入了眸底消失不见。

  之后的几日,他们再没有提到这件事,百里绮梦仿佛已经将这件事遗忘,又开开心心的备嫁。

  过了元宵节,一月二十日,在继闻游之后,夜摇光又参见了第二场婚礼,这一次除了秦敦夫妻以外,书院认识的人都来了,闻游也带着妻子到帝都准备春闱,自然不会错过仲尧凡的婚礼,看得出来两夫妻的感情极好。

  “灼华姐姐。”等到百里绮梦被送入洞房之后,罗沛菡特意逮到一个闲工夫,拉住了夜摇光,“灼华姐姐,我们去一边说说话。”

  “好。”

  两人去了新房后的小花园无人的小亭子,并肩坐在一起,罗沛菡搓了好一会儿的手绢,才咬牙道:“灼华姐姐,你可懂医理?”

  夜摇光顿时明白了罗沛菡寻她是为何,她摇了摇头:“我不懂。”

  “那、那灼华姐姐可否替我占个卦或是看一看我的面相。”罗沛菡低声道,“看一看我何时能够有子。”

  “云舒,这孩子是缘分,两个人都身子健朗,也未必很快就会有子,还未来只是是因为缘分未到,静待便是。”夜摇光轻声安慰道,“你和蚊子的时运极佳,身子也无碍,该来的时候自然回来,莫急。”

  “可是我和少谦成亲已经三年,少谦也没有旁的人,我的肚子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说着罗沛菡的眉宇染上了轻愁,“婆母已经打算给少谦纳妾,少谦为此和婆母闹了好大一顿,害怕我在家中受了委屈,甚至赴京赶考也带上我,我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愧疚,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婆母。”

  三年无所出,要是放在前朝,是可以构成休妻的理由了。难怪罗沛菡压力这么大,这种事情就是她的娘家也没有办法替她出头。可罗沛菡的命,夜摇光叹了一口气:“云舒,蚊子今年春闱定然会高中,你不要担心,待到蚊子高中之后,他不管是留在翰林院还是外放,你们都不会回襄阳,你在其他地方多孝顺一点,别在逼着自己,情绪不好对于孩子很有影响,越是急着就越不容易如愿。我不能帮你算卦,你也莫要去寻人以此算卦,更不要为了孩子而寻什么求子秘方,你身子好着,一切都是缘分未到。”

  罗沛菡咬了咬唇,她显然是听进去夜摇光的话,可心里还是着急,却不知道要如何表达,夜摇光也明白她的压力,只能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灼华姐姐……”

  “云舒。”罗沛菡再开口之际,闻游和陆永恬相携而来,“小枢。”

  “天色也不早了,云舒我们回家吧。”闻游看向罗沛菡,伸手握了她的手,旋即两人向夜摇光和陆永恬辞行。

  “你不去寻妍儿?”等到闻游夫妻走了,夜摇光坐在廊下睇了陆永恬一眼。

  哪知陆永恬不仅躲开了夜摇光的目光,还在隔着夜摇光一段距离的廊下也闷声坐下来。

  夜摇光顿时好奇了,既然是陛下赐婚,为何陆家到现在都不曾去卓家提亲,她坐直身体:“你和妍儿怎么了?”

  “我也不知……”陆永恬的目光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夜摇光皱了皱眉,好不容易修成正果,怎么这时候闹情绪,她张了嘴蓦然一顿,因为她感觉到人靠近,放出神识才知道,竟然是卓敏妍,侧首看了看陆永恬,要问出口的话,到底吞了下去。

  但是夜摇光没有问,陆永恬仿佛是憋久了,他需要倾诉:“我和妍儿身上背负着两条人命,从孔氏到……明光……若非因我,孔氏不会不堪受辱选择自尽,若非为我奔走,明光不会损了身子,我有时在想,若与她不曾相识,此刻我与她是否各自婚嫁,过着毫不相干的平凡日子,她不哭,我不累,我们不会害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我的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