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69章 一语点醒
  夜摇光直接用何物,澳门赌博网站:而非何人来形容,就是想要进一步确定牧童可知情,若是牧童知情,那么这就是陌钦之事,她便不好插手,若是牧童不知情,她绝不会允许陌钦被魔物所欺骗。

  “公子所救之人,自然是知根知底。”牧童非常机灵的回答,但是他却因为慌张没有领会夜摇光最后两个字的用意。

  夜摇光远山一般的黛眉微微一蹙,她自然可以先去寻陌钦问一问陌钦知晓与否,可很明显床榻之上的魔物已经知道她感应出来它的存在,若是陌钦并不知道,她现在离开,这个魔物跑了亦或者造了杀孽,这个罪陌钦也得背上。可若是陌钦知晓,但陌钦救它另有用意或是隐情,她这样不管不顾的拆穿,虽则这是九陌宗,宗主闭关由陌钦掌权,但整个九陌宗还有长老镇守,有人的地方即便是同门也未必没有利益冲突,她不想冲动行事,反而连累了陌钦,一时间她陷入了两难之地。

  温亭湛洞悉人心,他立刻明白了夜摇光踟蹰不前的心思,这时他反而放松了身体,神识传给魔君:把我的话复述出来。

  “这位姑娘,我是人是妖是魔,陌少宗主心中有数。”魔君的声音传来,即便是温亭湛沉稳的语气也被他说的带着一点不耐与狷狂。

  牧童瞪大了声音,心想:温公子还有这等本领!

  站在夜摇光身后,牧童不由竖起大拇指,同时心也落了地。

  虽则魔君的态度不好,可魔物在夜摇光的心里本就是这样的德性,魔君的不加掩饰,反而让夜摇光信了他的话,既然陌钦知道,那就是陌钦的事情,一事不烦二主,即便是对上天职一般的斩妖伏魔,也是有规矩。不说她和陌钦有私交,就算是素不相识的同行,只要陌钦不是助纣为虐,夜摇光都无权干涉。

  夜摇光点了点头,转身正准备离开,哪知道魔君的声音响起:“姑娘既然对与己无关之事尚且热心,对己身之事为何又推给了别人。”

  闭嘴!

  温亭湛神识之中怒喝,这一句话是魔君不经他允许擅自说出来。

  我不也是帮你!魔君反驳回去。

  温亭湛没有再说话,而是一点点将阳珠之中的灵气转移到自己的身体里,魔君顿时犹如被扔上沙滩上的鱼儿缺氧窒息起来,不得不求饶:算我多管闲事!

  见魔君服了软,温亭湛才平息了一丁点怒火,他抬眼看过去之时,夜摇光已经离开了房间,他的一颗心顿时就提起来,挪动了一下双腿,肉裂开的疼痛提醒着他,他现在还不能挪动。

  “哼,你急什么,她已经出了院子,莫说你还不能跑,就算能跑你也未必追的上。”夜摇光已经走远,牧童也跟着追了过去,魔君自然不在憋着。

  温亭湛压制着怒火闭上了眼睛。

  “你倒是说啊,你若不说,日后本君看不惯,可别怪本君忍不住。”魔君这个人,他是由人入魔,性格偏激且自私,还喜欢搞破坏,但他有着所有上位者的尿性,就是护短。现在他依靠着温亭湛,自然把温亭湛当做自己的人,就看不得夜摇光的行为。

  “无人教你,不懂就沉默么?”温亭湛目光犀利的落在阳珠之上。

  “哦,本君两千年前还是个孩子时,有人教过本君不耻下问。”魔君语气欠扁的回道。

  温亭湛觉得魔君的性格像个偏激的孩子,他睁着眼睛望着飘垂的白色素纱帐,沉默了许久,在魔君再三催促之后才道:“摇摇她懂得处理这世间一切的纷繁复杂,唯独对情避之不及,除了朋友之谊,她害怕任何情。”

  虽然夜摇光没有很详细的对温亭湛说过她的过往,每次都是云淡风轻的简略提点过,可是温亭湛却知道不论是骨肉之情还是男女之情,她有着本能的畏惧。他能够想到,在她渴望骨肉至亲的温暖之时,拥有的全然是冷漠,在她努力去表达和追求的骨肉之情时,得到的是讽刺与谴责之后,她对这些就开始有了畏惧,说是将这些摒弃,其实是掩在了最深处,不让任何人去触碰。所以无论男女,她喜欢的在她眼里都是朋友,所以她永远看不出任何男人不表明心迹的爱慕。

  因为她可以做到为这些人比如陌钦不惧生死,她同样也相信她的朋友也可以如此为她。而他的幸运在于,她到来之时,他们就有了婚约。彼时他年幼无助,她出于恩情也好,出于怜悯也好,都扔不下他。其实,在最初最初的时候,他已经敏锐得察觉到她有弃他而去的打算,只不过是在等待他能够生存,故而在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她的面前扮弱,目的就是不让她扔下他。那是尚且还稚嫩的他,对她也不过是唯一至亲的眷恋,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心无寄托。

  及至后来,他日渐长大,日渐将她琢磨透,他用的是她最渴望最没有防备也是最适合他身份的办法一点点撬开她的心房亲情。

  让她习惯他的存在,让她正视他的存在,若非龙涎液之时他以为自己必然要送命,他不会那么早的捅破,他会依然用相依为命来伪装。可这一层伪装撕破,他便不能再如此,否则会将她推远,故而他又借助了他为她挡下那一掌的深情,正式的开始表露他属于未婚夫的心迹。

  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可他却知道若非有这一个过程,他在她眼里永远成不了挚爱。就好比陌钦,便是没有他的存在,陌钦一旦表露了心迹,那就是摇摇彻底远离他之时,这一点他们都懂。

  在夜摇光的心里所有喜欢的人没有男女,都是最纯正的朋友。因为她不需要其他的情意,他几经生死,一点点小心翼翼才敲开了她的心房。目前为止,也仅有他一人敲开。故而,夜摇光不懂如何去处理其他人,她的心里在害怕,也许曾经有什么事给她的心划下了深深的一痕,因此一旦遇上,她本能的想要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