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60章 近在咫尺
  夜摇光先去了一趟木老爷子家里,澳门赌博网站:在她的房间桌子上留下了两个五两的银锭子,而后就无声无息的上路。钱财这种东西酌情帮助和答谢,有时候给的太多,反而是害了人家。

  夜摇光才刚刚走到了咸宁府,就在那里遇到了缘生观的弟子,然后隔天就收到了温亭湛拖缘生观寄来的信,当晚她高兴的不能自已,把那一封厚厚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险些把信纸都翻烂,尤其是那句:桃花信期,余归来日。

  兴奋了一整晚的夜摇光,第二天精神抖擞,原本打算直接去南海,却没有想到又碰上了老和尚。

  “老和尚,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来寻我。”对于上次寻找佛舍利,夜摇光可是记忆犹新,老和尚寻她肯定没有好事情。

  “小友可放心,老衲此次前来,并非请小友降妖伏魔。”似乎也知道自己上次的事情给夜摇光造成了心理阴影,于是源恩大师先保证。

  “也不是找东西?”夜摇光狐疑的问道,

  “亦非寻物。”源恩大师笑道。

  “那你先说。”

  欠债真是不好,尤其是欠了个和尚的债,不提之前种种,就说给夜开阳重塑真身,老和尚千里迢迢赶来给她送信,再到含幽的事情老和尚给她泄露一线生机的天机,夜摇光也不能拒绝老和尚的事。

  “请小友随老衲去一趟永安寺,为老衲开一个盒子。”源恩道。

  “开盒子?不会是湛哥儿开的那种盒子吧?”夜摇光罢手,“可别寻我,我可没有那个脑力。”

  “自然是唯有小友能够胜任。”源恩含笑回答。

  夜摇光垮了脸,最后罢了罢手:“算了算了,我算是明白了,当初啊,我带着湛哥儿寻你的永安寺接香火情,就是一脚踏入火坑,走吧走吧,我今儿心情好,既然您老人家都亲自求上门,我哪里还能够不给你点面子。”

  反正豫章郡和南海也就是一条路,就绕了一个小弯儿,逗留几日罢了,而且这里距离帝都那么远,也遇不上月九襄的仇人。只要没有遇上邑德公主,月九襄应该不会失去理智。于是夜摇光就随着源恩去了一趟永安寺。

  到了永安寺,夜摇光才知道这事儿还真的只有她能够干。原来是四百年前,有得到高僧用了唐代高僧的佛珠将一个妖物消灭,只不过当时佛珠断了,每一颗都流落在了不同的地方,而那位高僧真是永安寺的高僧,这四百多年历任主持都在极力将那一串佛珠给收集回来。经过包括源恩在内的六代主持收集,已经所缺不多。源恩又寻回来一个。只是这一颗被锁在了一个五行盒内,这五行盒乃是一种特殊的盒子,融五行之力,一定要用五行之力,且是同等大小的五行之力才能够将之打开。

  因为五行相生相克,一旦五行之力失了衡,盒子就会被毁去,而里面的佛珠肯定也会受损,故而便是请了几个人凑齐了五行之力成功率也是十分的底。

  “老和尚,我帮你开盒不难,你把湛哥儿在何处告知我如何?”夜摇光拿着正正方方只有一个大骰子一般大小的盒子,里面估摸着就装了一颗佛珠,隔着五行之气,她也能够感受到它蕴含的古朴力量。

  “小友不是已经知晓温公子的归期?”源恩语气温和,“小友须知,这世间万事都有定数,你与温公子乃是命定夫妻,见面是早晚之事,与其执念想寻,不如远处相待,以免更多的擦身而过。”

  夜摇光撇撇嘴,其实她也不指望源恩能够告诉她,如果可以告诉她,她相信源恩不会推辞,不过是抱着希望一问,既然源恩都这么说了,她也不能相逼。

  于是她很干脆的给源恩打开了盒子,然而这个盒子却耗费了她尽全部的修为,无奈之下她只能在永安寺休养,这一耽搁就是近两个月,转眼进入了十一月,修为恢复。比起呆在永安寺过年,夜摇光更喜欢南海,再则她去南海也是有事情,陌钦说过凝幽草的存活时间是每年的最后一个月,现在正是时候,她一点也不耽搁的去了南海。

  所以当说笑没几天的陌钦刚刚给温亭湛换了药,就接到下人的禀报,有一位姓夜,自称是少宗主的妹妹的姑娘寻上门的时候,陌钦和温亭湛都紧张极了。

  温亭湛更是因为伤口紧绷而扯疼,见此陌钦连忙道:“你莫急,我先去见见摇光。”

  疼痛让温亭湛回过神,他迅速的放松自己,点头:“有劳陌大哥。”

  陌钦点了点头,就让九陌宗的弟子将温亭湛扶回房中,自己去了大殿,这时的夜摇光正站在大殿看着殿内的摆设,听到脚步声才回过身,见到陌钦眉眼一笑:“陌大哥,见到我可有惊喜?”

  “自然是惊喜。”陌钦的面色没有一丁点异样,唯有喜色,“你不是去寻允禾么,怎么来了我这里?”

  “陌大哥不欢迎我么?”夜摇光打趣了一句,才道,“我收到了湛哥儿的信,后来”夜摇光将收到信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陌钦,“我已经到了永安寺,自然也回了一趟家中,可恶的小乖乖,一点也不听话,到了家中愣是不飞了,好似湛哥儿家中一般,寻不到湛哥儿,我只能来寻陌大哥,是为了凝幽草。”

  “凝幽草,你要凝幽草作何?”凝幽草的阴气太重,凝聚的是幽阴之气,对于女子伤害极大,陌钦连忙面色凝重的问道。

  “我在咸宁遇到了一桩事”夜摇光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了阴珠,将月九襄的事情简略的告诉了陌钦一遍,最后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又揽事了。”

  “无妨,既然允禾说了来年三月归,有他在,你再多的烦恼也会烟消云散。”经历过温亭湛的割肉换肤之事,陌钦对于他和夜摇光之间是完全看开了,不是不再心存爱慕,而是知道这世间自己不是那个最与她相配之人。

  果然,这话让夜摇光的眼角眉梢都染透了笑意:“自然,我的湛哥儿,他是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