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55章 阴魂阵
  千年阴珠,也是千年古树之中孕育的天然法器,与温亭湛的千年阳珠一样,尤其是槐树这种极阴之树是最容易形成阴珠,乃是鬼魅修炼的至佳法宝。它所蕴含的阴气,便是千万鬼魂叠加也比不上。难怪这只鬼能够将阴鬼之气收敛,即便她路过下方的村子也察觉不到。也难怪这只鬼能够控制自己伤不伤人,将送上门的活人都可以扔出去。原来,她修炼根本不需要活人的阳气,有阴珠在手,别说一般的修炼者,就算是如今化神期的她也未必能够应付得了。

  面对强劲袭来的阴气,夜摇光双臂一翻,罗盘顿时竖在了她的面前,一圈圈渡上金边的八卦图案光芒射出,阻挡了阴珠的力量。两股力量僵持不下,那边女鬼借助槐树的力量,引动更纯正的阴气,铺天盖地仿佛一张黑色的巨从天上朝着夜摇光扑了下来。

  夜摇光指尖一划,一颗血珠飞出,手腕翻转指尖,将血珠弹入了罗盘之中,罗盘的光芒大盛,顿时光亮犹如天上的皓月坠入了山间,顿时将山林照亮,不过这光芒还来不及散开,就被夜摇光手诀一转,迅速又收敛入了罗盘之中,但见罗盘仿佛变成了一面镜子悬浮在半空之中,苍明的光芒犹如火焰,将四周的黑气全部烧尽。

  夜摇光手腕虚空一抓,将天麟抓回来,阴珠的阴气凝聚了千年,不是天麟可以吸纳干净,吸纳多了反而对天麟不好。

  阴气在罗盘的中心点形成了一个漩涡,仿佛电钻欲将罗盘钻穿。空中响起了火花迸溅一般的呲呲呲声。

  “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能够有这样的修为!”女鬼被夜摇光的修为以及手中的宝物震惊,她从槐树之中飞出来,却只有一颗披散着长发的头颅,苍白的容貌并没有多少出彩,属于其貌不扬的那种,由于此刻空洞的双目透着凶狠的光芒,倒是分外的瘆人。

  “你看着也不老,能够有这样的修为也实属难得,但你未必是我的对手,若是你定要与我斗法到底,你的两个孩子恐怕吃不消。”在那鬼魂飞出来的一瞬间,夜摇光就已经看到这老槐树里面竟然有三个鬼魂,一个女人,一男一女两个约莫三四岁的孩子。

  “好大的口气!”女鬼仿佛被人踩了痛脚,瞬间就炸了毛。

  巨大的槐树四周五棵树的枯枝在阴气的引动之下犹如活了一般开始移动,这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将夜摇光团团围住,五棵树之中竟然突然出现了五个鬼魂,他们竟然着了青白红黑黄五宗颜色的衣裳。

  阴魂阵!

  这个女鬼竟然生前还是一个会奇门之术的女人!

  利用五行来克化她,若非她是五行修炼者,五行之间相生相克,她可以完全将之克服,但凡体内少一种五行之气,就算不被阴气所伤,也得被困死在这里。莫说是化神期,就算分神期也未必能够逃出生天,再加之上方的阴珠

  看着迅速扑上来,澳门赌博网站:要将她困在中间五棵鬼树,夜摇光急忙掐指一算:辛亥年己亥月丁酉日亥时三刻。煞西,生门在西南。阴魂阵,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巳土。西南,火金相交,上方以阴珠为震。

  夜摇光目光一亮,此时恰好是西南为生门,金火相克,阴魂阵最为薄弱之时,她指尖一转,五行之气涌出同等量的金火二气,眼看着五棵鬼树犹如交织的麻袋一般要将她套住之时,夜摇光双掌朝着西南方向一推,火一般的光芒仿佛燃烧了空气,迅速擦过去,五棵鬼树顿时被燃烧,熊熊大火烧得格外的快,五只被女鬼控制的鬼顿时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令夜摇光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鬼竟然在这个时候,催动了阴珠,用阴气将夜摇光的五行之火扑灭,救了那五只小鬼。

  原本打算趁此将女鬼重创的夜摇光收了手,她眼睁睁的看着女鬼救走五只小鬼,才道:“念你有情有义,我且饶了你一回,你须知这世间不是你该滞留之地。”

  “不是我该滞留之地?”那女鬼的声音冰冷而又讽刺,“那你便将我炼化!”

  言罢,女鬼的滔天怨气直冲天际,将天空染成了一种凡人看不到的浓墨一般的漆黑,这一股怨气当真是气势磅礴。

  “你承受了多大的冤屈,可与我道来。”夜摇光皱了皱眉,心里暗道倒霉,这样大的怨气的女鬼,夜摇光还是首次遇见,能够形成这样的怨气,必然是经历非同一般的迫害。

  要解决这样的女鬼,还真的只能将它给炼化,只怕度化是不可能,这绝对不是几遍往生经的事情,要么它自己散去怨气,要么正如女鬼所言被她强势将之给炼化。

  “我自己的债,我自己会去讨回来。”女鬼将怨气收纳进槐树之中。

  “我遇上了你,便不能当做没有遇上。”夜摇光心里叹了一口气,妖魔鬼怪是他们身为修炼者的天职,“既然天意如此安排,你我之间必然会有一个了结。你可以选择,我替你了却心愿,你自行化解怨气,你身上背负了人命,届时是魂飞魄散,还是另有机缘由上天定夺,但你的两个孩子,还有这五只尚且没有沾染过人命的野鬼我可以送入轮回。另外一条路,便是你我再战,我将你炼化。”

  “那我们便再战吧!”女鬼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它的身子也从老槐树之中飞了出来,头与身子相连,是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子,就算她脸色苍白看着也不过双十年华,死的很早。

  它当着夜摇光的面将阴珠吞到腹中,而后身子四周萦绕起一股股阴鬼之气,那一股一股阴气仿佛一条条鲜活的黑蛇缠绕在它的四周,蛰伏着随时都能够一击令人殒命。

  夜摇光素白的衣袍,和被玉簪挽起来的长发在阴风之中款摆,她也是面色凝重,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