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46章 与魔交易
  就算夜摇光多么希望时间慢一点,可天依然亮了起来。最后一次亲自给开阳穿了衣衫,夜摇光一直带着温和的笑,宣开阳也一直挂着乖巧的笑,他们母子就好比往常一般,仿佛忘记了今日的分别。

  用了午膳之后,宣夫人带着宣开阳亲自将夜摇光等人送上了官道,宣开阳看着骑在马儿上的夜摇光,他的眼中有泪光在山洞,却努力的在笑着:“摇姨,你一定要来看我,给我来信。”

  “好。”压下心口微微的疼,夜摇光目光柔和,“好生听祖母的话,替你父亲尽孝道。”

  “嗯。”宣开阳重重的颔首。

  夜摇光转身,一扬马鞭,马儿便狂奔而去。她一路狂奔,将所有的不舍,所有的难过都在飞扬之中散去,她此刻心真的好痛。虽然她知道,夜开阳跟着宣夫人他们极好,肯定不会比跟着自己差,甚至可能得到的关怀会更多,但知道是一回事,用她和温亭湛的血肉养出来的孩子,和亲生的有什么区别?她依然会痛。

  “既然舍不得,何苦割舍。”陌钦追上看着停在高山之上的夜摇光。

  “做母亲的如何不眷恋自己的孩子?”夜摇光失神的望着前方云岚之中的山峰,“可这并不是割舍,而是成全,开阳当着宣夫人的面说出来,我若拒绝,日后宣夫人便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不会再求上我和湛哥儿,再说我又如何能够看着明光后继无人。我只是乍然丢了一个儿子,有些伤感罢了,人之常情,让我静一静便好。”

  于是陌钦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退到夜摇光的身后陪着她。直到天空盘旋,飞来了一抹白影,陌钦实力极佳的看到了上面绑着竹筒的布条,趁着夜摇光还在平复心情之时,陌钦吹了一个口哨,小乖乖从后方无声无息的落在了陌钦的肩膀之上。

  待到夜摇光回过头之时,陌钦已经将小乖乖脚上的东西取下来,见夜摇光回望过来,陌钦也没有遮掩的展开了信:“九陌宗发生了一些事,我让小乖乖替我送了一封信。”

  闻言,夜摇光只是点了点。见陌钦看完信之后凝眉,便问道:“可是九陌宗发生了大事?”

  “是大事。”陌钦却没有说什么大事而是道,澳门赌博网站:“摇光,你随士睿他们一道回帝都,我得回一趟九陌宗。”

  “好,陌大哥不用担心我。”夜摇光颔首便道,“我便不随士睿他们回帝都,我想去寻湛哥儿。”

  “你知晓他在何处?你要去何处寻他。”原本准备掉转马头的陌钦握住缰绳的手顿住了。

  “我不知,可我带着小乖乖,我总能够寻到他。”夜摇光的目光恍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的心里很难过,我很想念他,很想让他的肩膀给我依靠。”

  陌钦张了张嘴,到了喉咙的话绕着舌头转了一圈变成了叮嘱:“你一个人在外要多加小心,若有事就让小乖乖传信给我。”

  “好。”

  陌钦独自一个人离去,夜摇光则是和萧士睿与陆永恬告别,让乾阳和连山护送他们回去。然后带着小乖乖和金子,独自踏上了寻夫的旅程。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的夫君此刻正在九陌宗,方才那一封信也是温亭湛传给了陌钦。

  时间回到半月前,戈无音接到陌钦的信,在陌钦赶往帝都的同时出发去了缥邈仙宗,她已经有两年没有上缥邈仙宗,云非离一直没有出关,戈雾海现在每日都是水深火热,她已经很不想呆在那个地方,但她却不能轻易的离开,为了她的母亲。

  戈无音去了缥邈仙宗,直接避开了云垣,寻了云酉长老,她没有把云垣是妖物的事情说给云酉,而是希望云酉让她见一见温亭湛。这个要求云酉自然没有拒绝,亲自将戈无音送到了阴阳谷。

  “戈姑娘,是否摇摇出了事?”温亭湛看着戈无音面色凝重,他立刻想到了夜摇光,紧张的问道。

  “允禾,不是摇光,是宣公子。”戈无音语气沉重的将陌钦的话转述给了温亭湛,就见温亭湛眼中杀意涌现。

  那一双漆黑幽深的凤眸,蕴含着比极阳之气还要红热的光芒,仿佛可以穿透人的灵魂,好一会儿温亭湛眼底的暴戾才被压下去,他的唇瓣颤了颤才道:“明光他”

  虽然温亭湛没有问完,可戈无音却懂他的意思,她摇了摇头:“陌钦信中说,若是真如摇光所言的那般危急,只怕他赶不上。便是他赶上了,除了吊着宣公子的命,让他痛苦的活着以外,也再无治好宣公子之能。”

  温亭湛沉沉的闭上了眼,他布满伤痕的脸,让人看不到情绪,但戈无音却看到他紧握的拳头让捆绑他的玄铁链发出了刺耳的争鸣声。有那么一瞬间,戈无音感觉到阴阳谷的炽烈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仿佛火山即将爆发。

  却终究没有爆发,被温亭湛一寸寸的平息下去,他沉声道:“戈姑娘,你在外面等等我。”

  “啊?”戈无音有些没有听懂温亭湛的话,却发现温亭湛似乎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她便没有再问一遍,而是心底翻涌着惊涛骇浪走了出去,出去之后她就站在阴阳谷的外面,她竟然真的相信温亭湛能够走出来。

  待到戈无音离开,石门被关上之后,温亭湛才冷声道:“出来吧。”

  “哈哈哈哈,你终于忍不住向魔低头?”魔君的轮廓凭空出现。

  “这世间能够让我低头的只有一人。”温亭湛目光危险的看着魔君,“我与你做一场交易,你助我离开此地,我尽我所能达成你一个心愿。”

  “哈哈哈哈,到了此时此刻,你还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么?”魔君不以为然。

  温亭湛却不疾不徐道:“这三年你应当知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急于离开此地,你助我脱困,我感念你恩情。你若执意要威胁我也成,你最好保证你能够控制我一生一世,没有被我反制之时,否则你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