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43章 凶多吉少
  对上萧士睿的质问,仲尧凡无声的低下头。

  眼眶一酸,两行热泪滚落下来,萧士睿到底跌跌撞撞,扑倒在了软榻边缘,他声音颤抖而又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明光”

  然而躺在床榻的人,却一动不动,若非他感受到他还有微弱的呼吸声,他都要怀疑这个面色惨白如纸的人已经

  萧士睿压抑的从喉咙发出一种受伤的幼兽的嘶吼声,侧首目光如狼一般盯着退到一边的太医:“说。”

  太医被素来温和的皇长孙如此瘆人的眼神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结结巴巴道:“宣宣宣公子的身子原就五脏俱损,如今、如今又添如此重的剑伤,虽然暂时无性命之之忧,可可可今日若是醒不来,只怕只怕”

  太医只怕了半晌说不出话来,萧士睿的目光越发阴寒。

  “只怕凶多吉少。”眼睛一闭,太医几乎是哭着说出来,而后颤抖着身体匍匐在地,不敢多看萧士睿一眼。

  萧士睿的拳头捏的咯吱咯吱作响,却是一拳砸在了地板之上,血顺着他的手背流了出来。错的是他,是他的疏忽,才酿成了这样的局面。

  宣麟的身体,一直是夜摇光和温亭湛的心病,他们费尽了心力小心呵护,好不容易宣麟就要养好了,最多不超过两年,宣麟的身体就能够恢复如正常人一样,可如今却为了救他,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允禾和摇姐姐

  仲尧凡看着这一幕,内心沉重不亚于萧士睿。如果可以他宁可躺在那里的是他,可他堵不住悠悠之口。只有比太子更加体弱的宣麟才能,就算他挨了也是白挨,可宣麟

  宣麟的生命垂危,萧士睿就算再不敢面对夜摇光,也不得不第一时间通知夜摇光。夜摇光才刚刚接到消息,太子被定下了谋逆之罪,还没有来及高兴,仲尧凡就带来了这样的事实,夜摇光有那么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带我入宫,快带我入宫!”夜摇光抓住仲尧凡,直接拖着仲尧凡和夜开阳御剑飞到了宫门口,若非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耽搁她的时间,若非不知道宣麟在何处,她早就直接闯进去了。

  早就得到了陛下的默许,仲尧凡带着夜摇光入宫很简单,而此时宣麟已经被转移到了威云宫,夜摇光飞奔进入威云宫,没有多看任何人一眼,寻着气息直奔宣麟所在地。

  当她看到奄奄一息的宣麟,想到早上还与她轻声细语,冷静沉着的人,不过几个时辰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她的眼睛一片赤红。

  “把他们都带出去。”路过萧士睿的身边,夜摇光道。

  萧士睿看了看夜摇光的背影,才沉默的带着御医们离开,房间里只剩下夜摇光陌钦还有夜开阳。

  “替娘守着外面。”夜摇光吩咐夜开阳之后,动作轻柔的将锦被掀开,看着上半身缠着绷带的宣麟,她的心里一阵揪痛。

  双手运气,五行之气丝丝缕缕缠绕在她的指尖,手掌悬浮在他的伤口之上,一点点的渗透入他的伤口,很快原本渗着血的伤口开始愈合,直到结痂。夜摇光才收手,却见宣麟面色苍白依旧,伸手扣住了他的手腕,瞳孔倏地放大,她身子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宣麟。

  “开阳!”夜摇光迅速的转身看着夜开阳:“你最近几次替宣伯伯行针,可与往日不同?”

  夜开阳年纪尚且但是他的聪慧让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事:“宣伯伯自半年前起行针,便总是疼的比往日厉害,娘亲,宣伯伯怎么了?”

  夜摇光的双腿一软,她伸手抓住床幔,背靠住床柱,龇目欲裂的看着宣麟。没有一会儿,她又回过神,翻身上榻,将宣麟扶起来,盘膝而坐在宣麟的身后,五行之气强势的萦绕着宣麟的周身。

  知道夜摇光的脸色都变得苍白,宣麟的脸色也没有好多少,夜开阳惊恐的喊道:“娘亲,你快住手,宣伯伯也承受不住了!”

  夜摇光又坚持了一会儿,察觉到宣麟的底线,她迅速的收手,宣麟就倒在了她的怀里,却是颤了颤眼皮醒了过来,恰好对上夜摇光,他无力的笑了笑:“夜姑娘莫要再白费修为,我吃了伏灵果。”

  即便已经猜到了,但是听到宣麟亲口说,夜摇光依然红了眼,她的颤着声音道:“为何?为何要这般做?”

  “一年前小六之事,奔走之后我的身体已经吃不消,开阳还我空了多少,每次他为我行针我便会吸他多少,有一次他替我行针之后昏睡了整整六日”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他如何忍心?然而小六之事又到了紧要关头,他无法坐视不理,在白鹿书院那两年,他们也结下了交情,再则这些都是他此生最要好的知己亲如手足的朋友。伏灵果是他在缘生观时偶然听陌钦提到,可以抑制灵气流出,但也同时阻挡灵气蹿入,他知道一旦服下伏灵果,等他体内的五行之气消耗干净之时也就是油尽灯枯之日,然而灵气一日未耗尽,他的身体就永远保持着最佳状态,这就是为何夜摇光回来探脉,没有查出他有问题的原因。陌钦出关之时,他以长见识为由要了一个,就是以备不时之需。

  他没有遗憾,这么多年他拥有了曾经难以想象的快乐。

  “咳咳”宣麟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很快大口大口的血咳出来。

  夜摇光手忙脚乱的用被子,用自己的衣袖替他擦:“明光,你不要说话,我会想办法,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

  五行之气再也入不了他的体,已经枯竭的五脏六腑,还能有什么办法?

  “夜姑娘,我很欢喜,这么多年你和允禾一直在为我忙碌,我终于可以为你们做点什么,这才是我咳咳咳”宣麟捂住咳嗽的鲜血,压下喉头的腥甜才道,“这才是我这几年生命存在的意义。若非有你们,只怕我在六年前岳鹿书院之时就已经死去,如今坟头都该长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