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42章 士为知己者死
  温亭湛研制出来的毒,澳门赌博网站:自然非比寻常,这些东西因为和宣麟同在一屋檐下,两人又志同道合,温亭湛自然也不曾隐瞒宣麟,今日恰好用得上。太医寻来一只猫灌了下去,约莫一刻钟左右那只猫就倒下,太医上前去检查,猫儿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然而他用了银针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若非早知是服了药物,他完全查不出只猫的死因。

  “如你所言,此毒既然半个时辰就消失在体内,你要求解剖太子的遗体又是为何?”太后目光凌厉的问道。

  “太后娘娘应当看到,这毒发作的时间在一刻钟。”宣麟恭敬的说道,“草民问过庞统领,太子殿下与陛下前后隔了近两刻钟的时辰进入淳王殿下的寝宫。故此,太子殿下定然不是进入威云宫之前服了毒,毒是太子殿下携带入威云宫之后服下,此毒粉状,必然有纸包住,可草民并没有在寝宫寻到纸,故而草民断定包毒药的纸被太子殿下吞入了腹中。”

  这个推测让一室寂静,大家的思路完全被宣麟所牵引,觉得他所言合情合理。

  薛访却沉声道:“仅凭你的推测,便要剖开殿下的贵体,皇室威严何在?”

  虽然太祖皇帝将解剖学引入了进来,但古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思想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变,包括宣麟自己也是不会轻易决定解剖自己的亲人,尤其是现在要解剖的乃是当朝太子。在固有的思想里,这个先河如果开了,日后谁的死和皇室扯上关系,是不是也要求解剖皇室成员的身体?这是一个相当重大的决定,关乎着皇室的颜面与威严。

  “且你所言也有不合常理之处,按你所言,太子是当着淳王的面服毒,难道淳王就眼睁睁的看着太子服毒嫁祸自己?”太后又提出质疑。

  “是,若是淳王殿下有能力制止,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太子服毒,且看着太子握着自己的剑以死来栽赃。”宣麟面色平淡,“故而请陛下传淳王殿下,问一问这是为何。”

  “传淳王。”兴华帝道。

  在侍卫去天牢押萧士睿之时,宣麟侧首对太医道:“不知太医可知晓太子身子如何?”

  “月前正是老夫为太子殿下请的平安脉。”太医道。

  宣麟伸出手:“请太医为宣某看一看,宣某的身子与太子相比如何?”

  太医看向兴华帝,兴华帝皱了皱眉,却点头。得到首肯的太医伸手为宣麟诊脉之后,脸色大变:“宣公子五脏俱损,竟然还”

  活着二字到底是打住。

  “不知宣某的身子与太子相比,熟弱?”宣麟却不在意,而是坚持问道。

  “宣公子身子之羸弱,恐怕再无活人能比。”太医下了定论。

  宣麟对太医拱手道了谢,而后对仵作道:“请仵作将太子前后两处伤口处指出。”

  “这”

  “便在宣某的身上指出便是。”宣麟面色坦然。

  仲尧凡霍然抬头望过来,目光惊恐的看着宣麟,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宣麟要做什么,就连一直没有退下站在一旁的明诺都震惊不已。仵作也是心口发麻的上前,在宣麟的一前一后比划了一下。

  “请陛下让草民看一看凶器。”宣麟又请求道。

  “你可想清楚?”兴华帝目光紧紧的看着宣麟。

  “草民早有言在先,知己相交,愿以命相搏。”宣麟面色不改,“还望陛下应诺,若是草民证实太子非被剑刺死,请陛下解剖太子殿下的遗体取证。”

  “你若能够证实,朕就允你!”兴华帝一口允诺。

  这个时候萧士睿的宝剑也被取来,内侍双手俸给宣麟。

  宣麟双手捧着宝剑,他闭上眼睛,没有任何犹豫,手腕一转,冰冷的剑光在半空之中划出半个圆弧,扑哧一声从宣麟的腹中穿过。

  他的干脆,他的果决,他的绝然,惊呆了所有人。

  “太医!”仲尧凡是第一个回过神的人,他原本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更加的赤红,一声高喝。

  太医也顿时醒了神,他对宣麟的钦佩本能的奔上前。大殿内顿时有一阵的慌乱,兴华帝也是立刻宣其他太医,就如同抢救太子一般抢救宣麟。

  当萧士睿被押进来之时,他只感觉到了一阵的压抑,看到了大殿飞溅的血迹,目光露出疑惑之色,看向陛下行了礼:“孙儿叩见皇爷爷。”

  兴华帝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挥了挥手让萧士睿站起身,包括太后在内,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言,萧士睿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似乎都在等,等待着一个结果,萧士睿将目光投向仲尧凡,仲尧凡沉痛的闭眼不言。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衣袍沾着血的太医从偏殿走出来,跪在陛下面前:“陛下,宣公子的伤比太子只重不轻,太子殿下未到半个时辰便已经殒命,宣公子经过微臣几人协力暂时无性命之忧。”

  兴华帝的面色铁青,拂袖将御案之上的笔架给甩飞出去:“孽障!”

  “淳王殿下,适才宣公子曾言,太子殿下在你面前服毒可有此事?”薛访上前一步问道,“若有此事,殿下为何不制止?”

  萧士睿脸色一白,他顿时明白了什么,霍然看向偏殿,什么也顾不了朝着偏殿奔过去。

  倒是早就得了宣麟通气的仲尧凡忍着眼中爆发的痛意,对薛访道:“宣公子已经言明,淳王殿下无能制止,本侯记得淳王殿下昨夜用了一份宵夜,薛大人何时调任大理寺,何时去查一查御膳间。”

  言罢,不理会脸色青红交加的薛访,对着兴华帝和太后一躬身,也追到偏殿而去。御膳间他早已经打理妥帖,就让他们去查吧!

  萧士睿绕过屏风,他看着脸色苍白没有血色躺在床榻之上的宣麟,他浑身都在颤抖,双腿仿佛如昨夜一般酸软无力,却又似灌了铅一般走不动,直到仲尧凡追上来,他一把抓住仲尧凡,声音嘶哑而又干涩:“告诉我,为何会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