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40章 太子的疯狂
  “微臣叩见陛下,叩见太后娘娘。”外面响起了庞统领叩拜之声。

  太子的眼睛顿时变得万分恐惧,他突然充满恨意的喊了一声:“治彦”

  被这震耳发聩的一声高喊掩盖的是太子握着萧士睿的剑刺入自己腹部的声音,血顿时溅了萧士睿的一身。不等刚刚褪去了麻痹之感的萧士睿挣扎,太子倾身紧紧的抱着他,吐着血的嘴里在萧士睿的耳边发出满是恶意的声音:“我便是要死,也要拉一个垫背,六叔在黄泉路上等你”

  而下一瞬房门被推开,疾步而来的人恰好看到的就是皇长孙手握长剑刺穿了太子的腹部,浑身已经彻底恢复力气的萧士睿无力的闭上眼。

  “你说什么!”宫外,夜摇光是第一个知道事情全部经过的人,金子虽然中了药,但是药性去的也仅仅之比得了解药的萧士睿慢了一步,她脸色大变的看着手舞足蹈的金子。

  她迅速的翻身下榻,抓起衣服,就一边穿一边冲向宣麟的房间,她的到来惊动了阿奇,看着披着衣服拉开门的阿奇,夜摇光迅速道:“阿奇,我要见明光,现在就要见明光!”

  阿奇看着披散着一瀑青丝,脸色沉凝的夜摇光,就知道发生了大事,也不敢耽搁的转身就去将宣麟唤醒,宣麟也是手脚麻利,衣襟穿戴好就走了出来:“夜姑娘,发生何事。”

  “士睿被陛下关入天牢。”夜摇光将金子带回来的消息告诉宣麟,而后将发生的事情详尽的叙述给宣麟。

  听完之后宣麟的面色变得冷凝,他没有想到太子不但真的如夜摇光所说一般疯了,还做出了这样疯狂到了举止,只怕无人可以想到。毕竟一个正常人很难去理解一个疯子的行为,然而这个疯子的举动,却已经将萧士睿逼入了死路。

  “我们如今该如何办?”夜摇光已经完全没有了分寸,皇帝太后还有御史中丞亲眼所见,就算是陛下再怎么想要包庇萧士睿,难道还能够将御史中丞甚至太后都灭口?但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萧士睿被陷害致死,她绝对做不到。

  宣麟迅速的冷静了下来:“夜姑娘,我们先等等。”

  “等什么?”夜摇光问道。

  “等天亮,等陛下的态度。”宣麟沉声道,“如今就要看一看陛下信不信他一手教出来,放在心口疼爱的孩子会是一个杀叔之人!”

  “这和陛下是否信有何关系?”已经不是陛下一个人亲眼看到,还有太后和御史中丞两个人,就算陛下相信,也不可能将这么大的事情压下去。

  那是太子啊,就算在所有人眼里都知道是个幌子,可太子就是太子,太子是君,诸王是臣,萧士睿已经是弑君大罪!

  “若是陛下信,就必然会将御史中丞留在宫中,在太后面前争取时日,今日必然会对外宣称抱恙免朝。”说到此处,宣麟的目光变得幽深,“如此,我们才有翻盘的机会。”

  夜摇光张口想问一问,这样的局面他们要如何去翻盘,但最终她还是闭上了嘴,压下心中的疑惑,对宣麟道:“好,我们等一等。”

  言罢就折回身,简单的洗漱了一遍,又取了一些千年雪菊熬了粥给宣麟,她一时情急,如今只有宣麟一个可以商量的人,却忘了宣麟的身体虽然好了大半,但到底经不起折腾,好在只此一次,日后可要惊醒。

  夜摇光还在煲粥之际,宣麟便已经完全打理干净自己,让阿奇前来知会夜摇光一声,他需要寻一味对士睿有帮助的药材,需要去一趟温亭湛的药房,夜摇光想都没有想就让幼离开了房门。

  等到夜摇光熬好粥,宣麟已经在大堂,天已经蒙蒙亮,和宣麟一道吃完早膳,果然打听到了陛下龙体抱恙,今日免朝的消息。

  “明光,现下我们要如何做?”夜摇光目光期待的看向宣麟。

  宣麟面色如常,没有回答夜摇光的话反而道:“夜姑娘,你再让金子讲诉一遍案发时的经过,一字不可漏。”

  夜摇光便把因为觉得自己贪吃良成大错垂着脑袋的金子拎了过来,让它将经过细致的讲诉一遍,而后全部复述了一遍给宣麟。

  宣麟听完面色有些松弛:“昨夜便收到了永福侯的传信,他已经入了帝都地界,想必很快就会来此,让永福侯带我进宫,夜姑娘什么也不必做,我定然会将殿下平安带出来。”

  仲尧凡一个月前就被派出了帝都,萧士睿的事情发生之初便联系了他,他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将陛下交代的事情办完,如今正快马加鞭赶回来。

  “你要如何做?”夜摇光连忙问道,“我也随你一道进宫。”

  “此事用不上夜姑娘,夜姑娘若是信我,便在此等候消息。”宣麟语气突然有些强硬。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宣麟毕竟不是温亭湛,夜摇光也不可能用对付温亭湛的方法对付宣麟,所以只能压下心中的焦虑颔首。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一身风霜,下巴满是青茬的仲尧凡就赶来,他的双眸布满红血丝,整个人看起来不但狼狈甚至疲惫不已。他什么都没有说,仿佛早已经知道了一切,和夜摇光打了一个招呼,就带着宣麟火速的进了宫。

  看着远去的马车,夜摇光心不知道为何越发的不安。

  永福侯奉皇命去办差,如今办完复命,尽管陛下已经下令不见任何人,但碍于永福侯的恩宠,还是一层层通报,却没有想到陛下果然对待永福侯不一般,下令召见。

  “公子,今日皇城看着风雨欲来。”皇城之外,可以看到宫门口的一个大楼美人靠前,站着一个身着墨绿色长袍的青年,男子浑身散发着一股慵懒之气,他身侧的人低声道。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单久辞,只见他唇角缓缓的扬起:“皇城之上哪日不是风云变幻?不过今日的天儿确然有些暗沉,怕是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