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35章 去见宁安王
  “那正好,澳门赌博网站:你就留在我这里歇息一日。”夜摇光道,“我去准备你爱吃的红烧狮子头。”

  “好啊,可是好几年没有吃过,想得紧。”陆永恬目光一亮。

  让他们两人聊着,夜摇光转身进入了厨房,南园真的很大,粗略的估摸应该是五进的宅子,加上花园和观赏的亭台楼阁,应该有他们老宅的一倍,厨房都有四五个,家里的丫鬟倒是不少,好多夜摇光都还不认识,这是幼离为了日后提前培养的,等到抽空了她得看一看这些人的八字和面相。

  这样想着夜摇光进了厨房,按照各自的喜好做了几道家常菜,用了午膳,连晚膳一起吃了之后,金子终于跑回来了,带回了一封信。

  “快看看王爷说了什么”陆永恬高兴的站起身,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觉得脑子一麻,还来不及多说什么话,就两眼一翻倒了。

  乾阳眼疾手快的将他搀扶住,看着睡得仿佛像个死人,被她用了几分力捏住肩膀也无知无觉的陆永恬,夜摇光让乾阳将之送回房间。

  “四个时辰。”宣麟从陆永恬品香开始就在计时,“用的是最少的分量。”

  夜摇光点了点头,而后将萧士睿的信打开,上面很详细的讲诉了当日他什么时间段在何处,四周都有些什么人,并且标注什么场合有香,在场的都有哪些人,就连记得住的宫娥内侍都尽量的详尽。

  “士睿并未闻到茉莉花香的香料。”夜摇光将信递给宣麟,“若对方真的用的是香料,只怕未必是湛哥儿研制的这一款。”

  “但只怕也相去不远。”宣麟点头,接着将萧士睿的信一览而尽,“王爷是午后入宫,王爷只怕是在宫外吸入了迷香。”

  在宫外下手,更不露痕迹,难怪宗人府和大理寺查了这么久,头发都愁白了,却毫无线索,这不能说他们无能,只能说他们被误导了方向。

  “那岂不是他提早就能够确定士睿当晚必然要入宫?”

  宣麟摇头:“要让陛下招王爷入宫很容易,只需有人提及到德明太子或是元皇后,陛下自然会移情,将王爷召入宫中。”

  也是,陛下最爱的老婆,最爱的儿子,想念这两人只怕陛下会定然希望和萧士睿一起缅怀,尤其是这个话题是一开始,就很难刹住。

  “若是在宫外,那么就只能是这个茶楼,士睿才可能接触到香料。”夜摇光记得萧士睿所说的行程,陛下现在让他在吏部任职,一整天都在吏部,吏部人多口杂,不可能单独对萧士睿下手。只能是他中午回王府之时路过这个茶楼,才有可能单独对他下手。“士睿说是因为遇到了福安王,受福安王邀请上去喝茶,但福安王却只是和他闲话家常。若是在这里中了药,那么为何福安王没有中?”

  “正因为福安王没有中,所以福安王并非下药之人,否则他装也得装上一回。”宣麟道,“尤其是顺妃娘娘那日恰巧不适,请了太医,若非如此万昭仪不可能会极早的遇上太医,只怕会更加的麻烦。”

  夜摇光赞同宣麟所言合理,她扬了扬眉:“只怕福安王是设局的人准备好的一个替死鬼,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极有可能。”宣麟欣然颔首。

  “所以,我们可以把这件事知会福安王。”夜摇光笑的贼,福安王险些给人做了替罪羊,不信他会咽得下去这口气,不论是宣麟还是她,对宫里的势力都鞭长莫及,甚至完全分不清有多少,但有一个母妃在宫里的福安王绝对和他们不一样。终于有了点进展,夜摇光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对付士睿的人,也算是煞费苦心,小心谨慎到了极致。”

  从布局,到后路,所有的意外都想得非常的透彻,若非单久辞与温亭湛有五年之约,时间还没有到,夜摇光会觉得出手的是单久辞。

  不过和单久辞的五年之约,也只有半年,朝廷之中真的藏龙卧虎,还有当初逼着温亭湛去琉球的人,加起来至少有三方人令人心惊胆战。

  想到这里,夜摇光眼睛一眯:“也许还有一个人能够帮我们一把。”

  “何人?”宣麟扬眉,直觉应该不是褚帝师。因为褚帝师并不喜欢站队,是实打实的保皇党,只怕褚帝师都不知道萧士睿和温亭湛的关系。

  褚帝师会袖手旁观,是因为在褚帝师眼里和陛下一样,萧士睿若是挣扎不出来,就没有资格涉足储君之争。

  “宁安王殿下。”不想到琉球的事情,夜摇光就想不到宁安王。

  “不错。”琉球的事情宣麟和温亭湛私下也商讨过,就是想看一看他们心里猜测的人是否一样,所以宣麟也很清楚。

  “福安王那里,就让明光走一趟,我明日就去拜访宁安王殿下。”

  “好。”

  想出了头绪,夜摇光就心情轻松的去歇下,她相信有了福安王和宁安王两个人插手,这件事要水落石出已经不远。悬着的心放下来,夜摇光就提笔写了一封信让小乖乖寄给温亭湛,暂时应该用不上小乖乖。

  第二日一大早起来,夜摇光就拿了温亭湛的名帖去了宁安王府,恰好宁安王就在府中,看到温亭湛的名帖,宁安王并没有拒绝,让大管家将夜摇光迎入府中。

  “本王只当温允禾已经修道成仙,不问俗世了。”看着一生女儿装的夜摇光,宁安王声音不疾不徐的说道,夜摇光的身份和能力,他已经查清楚,这三年温亭湛不见了踪影,传说进入了蓬莱岛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这话可不单单是讽刺,而还真是这般想过。

  “因为忍不住,故而王爷就忘了昔日的诺言?”夜摇光也不冷不热的反驳回去。

  “诺言?”宁安王细长的剑眉一扬:“夜姑娘只怕还未见过士睿,这三年,不,自琉球回来,四年多本王对士睿可是诸多帮扶,少则也有三次救他于危难之中,难道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