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33章 麻沸香
  “这是托了士睿的福。”陆永恬扯了扯唇角。

  已经在官场上打磨了两年半,尤其是去了巡捕五营之后,他学会了更多,陛下要给长孙殿下培养班底,却又不想放心用已经盘根错节的老牌世家,所以才会这样的提拔他。

  “既然你心里明白,还露出这一副要死不活的的模样给谁看?”夜摇光瞪着陆永恬。

  正如陛下所说,将陆永恬放到巡捕五营磨一磨性子,把国公府的嫡女赐婚给了他,看似为了惩罚慧怡郡主,何尝不是另一种对陆永恬变相的提拔,巡捕五营虽然没有什么油水且皇城脚下用武之地不多,可却是最能够结交到寒门子弟,营造一个小班底,这才是陛下的用心良苦。

  “我哪有半死不活。”陆永恬辩驳。

  “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夜摇光懒得理他,就带着幼离出了大堂门,去了为温亭湛腾出的房间。

  温亭湛的院子与她很近,且非常的精致,所有的布置都是按照温亭湛喜爱的风格,还专门辟出一间屋子做了他制香的地方,夜摇光并没有先去香房,而是去了他的卧室。屋子里纤尘不染,窗台上摆放着一盆千年木,暗红色的叶子和窗外秋季变黄的树叶相映成辉,即便是秋天依然散发着盎然生机。

  “湛哥儿,会喜欢的。”夜摇光唇角微微一扬,然后吩咐幼离,“让王东备几盆土,用白瓷盆便好。”

  “是。”幼离默默的记下。

  夜摇光这才转身去了香房,温亭湛所有的制香成品也好,半成品也罢,都在被完好无损的搬到了香房,香房有个类似药柜的柜子,因着温亭湛的香料药材有些并没有标注,所以幼离只是分类的放在不同的抽屉里,等到温亭湛自己来命名,夜摇光着实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三种混合了迷迭香的香料,好在其中一种是清风香,夜摇光一闻就分别出来,另外两种有一种夜摇光有些相熟,那还是四年前

  “湛哥儿,你又在琢磨什么?笑的如此贼兮兮。”夜摇光正在绣着温亭湛新衣裳上的花纹,看着唇角微扬的温亭湛。

  温亭湛从身后取出一个木盒,里面有一块长方体的香料,令人舒心的香气顿时散开:“好东西,这是我新研制的香料,用的是你前段时日告诉我的几种药材。”

  原来前段时日,温亭湛读医书读到华佗的麻沸散失传颇为惋惜,夜摇光就将后世推测出来的几位药材告知了温亭湛,虽然言明这都是推测,虽然有麻药的作用,可据考证都不是华佗的原方,但依然阻挡不了温亭湛的热情,当即请了仲尧凡将包括曼陀罗花在内的所有药材取了不少来,还特意打造了一张阻断呼吸面具,夜摇光原本还以为他是要去把麻沸散钻研出来,澳门赌博网站:却没有想到他最终用在了香料之中。

  “这香气犹如茉莉清新,你不要告诉我这和麻沸散一样的功效。”夜摇光觉得这股香气怪好闻,正待凑近再闻一闻,却被温亭湛给挪开。

  “正是如此,才能迷惑人。”温亭湛笑道,“我用了三种花草,曼陀罗、茉莉花以及迷迭香,此香点燃会令闻者神清气爽,初时难以察觉,闻得越多,发作的时间反而越慢,若是长期闻着,反而不会发作,可一旦过了身体能够承受的分量,定然会变成一个活死人。”

  “你尽弄一些祸害人的玩意儿。”夜摇光没有好气瞅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开始绣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温亭湛提醒了,还是坏心眼作祟,夜摇光竟然在温亭湛浅蓝色的长袍之上,用银色的丝线绣了大朵白色的曼陀罗花暗纹。

  后来这套衣裳,温亭湛一次都没有穿过,虽然款式新颖,但一看到那袖袍上大朵的曼陀罗花,温亭湛就直皱眉头,后来被夜摇光逼的没法子,温亭湛到底是上了一次身,却不出门,第二日就换了一身。

  回想到的往事,夜摇光不由甜蜜的扬起了唇角,眼中的光亮却有瞬间变暗。

  “姑娘,宣公子和陆公子还在等着你。”幼离一直站在夜摇光的身侧,方才见夜摇光笑的那么甜蜜,就知道她在想少爷,所以没有打扰,这会儿注意到夜摇光的目光黯淡下来,于是连忙道。

  夜摇光迅速的收拾心情,将另外两种香放回原位,就拿着他们需要的迅速的去了正堂,陆永恬和宣麟正在说着什么,见夜摇光来了,就纷纷投来目光。

  “明光,应该是这种香料,不过我不知一次要点多少。”夜摇光将盒子里的香料递给宣麟。

  宣麟接过,轻轻的闻了闻,诧异的扬了扬眉,旋即目光笑意盎然的看着陆永恬:“适才小六说有些累,不如就让他好生睡上一睡。”

  夜摇光立刻明白宣麟的意思,仔细打量了陆永恬一番,看得陆永恬都有些发毛了,才点头:“不错,再没有比之更合适的人。”

  陆永恬和萧士睿的体魄应该差不多。

  “你们两在打什么坏主意。”陆永恬连忙双手撑着扶手,背往后倾,防备的看着夜摇光和宣麟,一副随时要逃跑的架势。

  “没什么大事,让你品一品湛哥儿新研制的香料。”夜摇光笑眯眯道。

  “就品一品香?”陆永恬直觉不信,他狐疑道。

  最后宣麟亲自点了香料,让陆永恬一个人品香。夜摇光和宣麟在外面等着,顺便将金子扔到宫里,将她写的信带去给萧士睿。

  “我进宫见过了那位万昭仪,万昭仪恐怕来者不善”夜摇光将万昭仪的身份告诉了宣麟,而后问出了她心中的疑惑,“为何陛下会带着万昭仪去见士睿?难道不需要避嫌么?”

  “陛下用意有二。”宣麟立刻就明白了万昭仪的心思,“其一,陛下心知万昭仪这一次也做了棋子其二,原就是传殿下与万昭仪有染,若是陛下这时候避讳,弃了万昭仪,岂不是坐实了传言,会让风言风语传的越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