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23章 陌钦解毒
  自从收到温亭湛一封回信,夜摇光整个人都鲜活,眼角眉梢流转着无尽的神彩,不但修炼更加的积极。做任何事都变回了以前那个夜摇光,浑身充斥着朝气就如同初春嫩芽抽出的树枝,正在茁壮成长。

  看到这样的夜摇光,所有人的心都放了下去,压抑的缘生观也多了一丝生气,三月的时候萧士睿又寄了一封信给夜摇光,原来是陆永恬终于取得了武状元,早在蓬莱岛的时候陆永恬就被陌钦让其叔叔送回去,为的就是不耽误他二月的武考,但由于夜摇光和温亭湛的突发事,陆永恬原定计划的补习也只进行了一半,夜摇光还有些担心,好在陆永恬的努力没有白费。

  另外就是秦敦取得了两榜进士,虽然名次略微靠后,但也没有沦为同进士,萧士睿说和秦敦商议之后,因为名次太过于靠后,给他谋了一个县丞的缺。所去的地方县令已经做了四年,再过两年估摸着就要高升,秦敦先去那里熬资历,两年后顺利升任知县,熟悉政务过后,做三年的知县,算着他做了两年的县丞,在同一个地方也已经五年,无论如何都是要有调动,只要有政绩,高升不是不行,比那熬了六年才脱离知县的好很多。

  这些夜摇光看着非常的欣慰,虽然没有温亭湛,但萧士睿却好似脱离了母鹰的雏鹰,迅速的成长了起来,上面还有不少朝廷的事情,萧士睿都吐槽似的告诉了夜摇光,最后提到他皇祖父应该今年要给他赐婚,然而看得姑娘当中,就没有一个让他看得上眼的,他先拖着,等夜摇光好一点之后去帝都帮他掌掌眼,一定要给他选一个温柔贤良的王妃。

  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信的末尾说道秦敦回家之后要大婚。

  “怎么刚刚还乐不可支,看完了又皱眉?”戈无音坐在一旁,端着一杯水喝了一口问道。

  “秦敦要大婚,我现在离不了缘生观,湛哥儿也不在,心里有些愧疚。”夜摇光轻叹。

  她如今修为尽毁不说,身体都还没有完全康复,和一个重病在身的人唯一的差距,就是她的精气神还不错,也没有什么地方疼。但一样经不起颠簸,别说骑马,就算是坐马车也去不了那么远的地方。要恢复,至少要一年,而她要早日恢复修为,最好是在缘生观闭关三年。

  “早让你闭关,你非要犯倔。”戈无音伸出手指戳了戳夜摇光的额头,“你好生闭关,不出三年出来,修为怎么也要恢复到元婴期,要恢复到化神期也不是不能,可你偏生不愿,也不知你如何作想。”

  戈无音可是盼望着夜摇光闭关盼望得都快着急上火了,要是夜摇光闭关之后,他们哪里还需要每天都在编织谎言的,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一个不慎漏了马脚。

  “我想再等等。”夜摇光何尝不知她现如今最需要的是闭关。

  尤其是她身体里百里绮梦的灵根和生命之花的力量在融合之际,这个时候闭关修仙是最佳的时机,可她心中有了牵绊,有了执念,就算闭关,也不能安心,与其被心魔所扰,不如让她再花些时间想通。

  害怕戈无音再催促她闭关,找了个借口就偷溜。回到房间之后,夜摇光赶紧写了一份信给幼离,让幼离把她早就备下给秦敦的贺礼算准时间送过去。并且亲自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做完这些事,夜摇光拿着萧士睿给宣麟的信去寻了宣麟,她知道肯定是朝堂的事情,如今温亭湛不在,有什么也只能多听听宣麟的意见。

  “可有大事?”等宣麟看完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问。宣麟和温亭湛都属于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她什么端倪都看不出来。

  “一些小事,你就不用担心。”宣麟摇头浅笑,“与其关心这些,不如想一想何时闭关。”

  “又来了,怎么你也与无音一样,总是想着让我闭关。”夜摇光双手捂住耳朵,“我不爱听。”

  见到夜摇光如此孩子气,宣麟有些哭笑不得,倒是有些疑惑:“你为何不愿闭关?”

  按理说,温亭湛不在,她又不能去寻,这不是最好的闭关时间么?闭关时间弹指而过,说不定她一睁眼就是和温亭湛重逢之日。

  “我在等。”夜摇光收起了嬉笑之色。

  “等?等什么?”

  “等很多。”夜摇光伸出手指头,“陌大哥在炼制解药,我要等陌大哥身体里的毒解,如此我才能将士睿托付给陌大哥。还有你的身子尚且不稳定,开阳才离了父亲,若是我又闭关,他难免孤单,影响对你行针,我在多陪陪他,最后”说道这里,夜摇光顿了顿,她垂下眼帘,长翘如蝶翼的睫毛,遮住那一双艳灼的桃花眸,落下一片轻浅的阴影,好一会儿她才若无其事的抬起头,笑道,“等他是不是会再回我一次。”

  “也许还有”宣麟语气平淡的说着。

  虽然,温亭湛已经有所暗示,让他见机行事,等同给了他阅览夜摇光信件代他回复夜摇光的权利,可宣麟依然尊重温亭湛和夜摇光的情意,他是真君子,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过多参与这一份世间难得的至深之情。

  夜摇光和宣麟又说了一会儿话,才转身离开。她前脚才走,后脚她的那些顾虑,陌钦和戈无音都知道,陌钦便离开了缥邈仙宗,一连十来日不曾出现,半个月之后他的解药终于炼制成功,他特地传信给夜摇光。

  而在夜摇光为陌钦高兴的时候,却不知道刚刚服下解药的陌钦,此刻盘膝坐在软榻之上,明明是四月初夏的时候,外面霜白的杏花与粉嫩的桃花开的正艳,交错的在阳光之下泛着晶莹的粉光。而陌钦的身上却附着一层薄薄的冰,他隽美的面容完全扭曲,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起。

  “阿钦能不能承受过去?”守在门外,陌钦的姨母尤氏格外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