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19章 思归
  百里绮梦又陪了夜摇光十来日,直到戈无音赶来之后,才在夜摇光的催促下离开了缘生观,恰好长建道尊有事外出,正好护送。

  “我记得,你不应该要大婚了么?”送走了百里绮梦,夜摇光疑惑的看着戈无音。

  在蓬莱岛的时候,温亭湛将戈无音的事情对她说了,后来夜摇光抽了空问了陌钦,陌钦说过她两个月后就要和云非离大婚,算算日子也差不多,怎么这会儿却跑到她这里来。

  “我才从缥邈仙宗赶来。”戈无音咬牙气愤道,“云非离那个娘,根本就是一个疯婆子。”

  “怎么了?”夜摇光知晓,绝非是因为她的事情。

  “他娘为了让他修为大涨,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就差没有用妖邪之法!”戈无音越想越愤怒,冷艳的眼眸都快冒火,“竟然逼迫云非离吃了大量的灵物,之前云非离都压制下去,云非离都对她说了好几遍,她竟然还偷偷将灵物融合在云非离的吃食里,这一次云非离因为消化不了过重的灵气,险些爆废筋脉。那疯婆子竟然仍不觉得自己有错,她竟然怪我,说若非云非离急着大婚,怎会分了心神,着急出关,而筋脉逆行!”

  夜摇光听了眉头直皱,她不由叮嘱戈无音道:“你日后要多小心,云夫人很可能会入魔。”

  按照云夫人这样的思维,要是凡人那就是极度的心理变态,但修炼者一旦心理变态就很容易坠入心魔转而成魔。

  “怎么你们的话一样”戈无音脱口而出,声音戛然而止。

  “谁和我一样?”夜摇光连忙问道。

  “陌钦啊。”戈无音不假思索道,“早在我与云非离定亲之时,陌钦就这般告诫我。”

  夜摇光扬了扬眉,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而是转而道:“你的心情看起来极好。”

  “你这都看出来了?”戈无音的眉眼舒展,“我现在心情不能再好,你应当知晓我定亲是云非离给了我祖父一颗七叶玉菩提”

  戈无音眉飞色舞的将前因后果说来给夜摇光,原来那七叶玉菩提人妇不能服用,可这件事云非离没有告诉戈宗主,七叶玉菩提是提亲之物,在民间基本都是给自己的出嫁女陪嫁,当然修仙宗门不讲究。七叶玉菩提蕴含着极其充沛的木之气,也就是生气。本就是树木之体的戈裔重的新欢自然不想放过这个好东西,反正她就是有本事耸动戈裔重通过戈无音的祖母之手得到了,并且还服用了。

  服用的后果,就是修为大减,还险些被打回原形,不过现在也好不到哪儿去,她一张美丽的俏脸,一半人一半树皮格外可怕,天天在戈雾海大发脾气,就连戈裔重都被她牵连,偏偏这个哑巴亏他们只能吃下去。

  尤其是戈裔重被她洗脑,认为是云非离给的七叶玉菩提有问题,还亲自去了缥邈仙宗质问了一遍,最后结果自然可以预见,他们从缥邈仙宗得知了原因,气不过的缥邈仙宗还写了一封责问信给戈宗主,虽然遣词很委婉,但大意就是:

  你孙女还没有嫁入缥邈仙宗,我们缥邈仙宗的聘礼你们就已经用了,也不怕这婚事还有变故,这是欺负他们缥邈仙宗现在没人?用了就用了,还给了和你孙女非亲非故的人服用,给了一个妾,这是看不上缥邈仙宗的聘礼?

  戈宗主被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红,这才知道七叶玉菩提竟然是被发妻动用了,当即气得险些要休妻,他亲手交给发妻,就是让发妻打点戈无音的聘礼,澳门赌博网站:将之陪嫁过去,却没有想到自己共度了近百年的妻子竟然会对他阳奉阴违。最后虽然没有休妻,到底将发妻连同戈裔重和那女人都关了禁闭,戈无音觉得空气真是清新了不少。

  “只怕这里面没有少你的手笔吧。”夜摇光看着偷乐的戈无音。

  “我还真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都是云非离支招,让我用七叶玉菩提引诱她,是她自己经不起引诱,岂能怨我?”戈无音扬眉吐气道,“就连她后来的无理取闹也是云非离让我施了手段,然后云非离早就备好的谴责信,就等着我那愚不可及的父亲上门。”

  夜摇光侧首静静的看了戈无音一会儿。

  “你为何这样看着我?”戈无音莫名其妙。

  “没什么。”夜摇光发现戈无音似乎再提到云非离不再似以往那般要么不屑,要么淡漠,仿佛透着一股子欣赏,她也没有点破,因为她不确定戈无音是不是男女之情,这一块她还真的比较不灵通。

  “你是不是累了,那你好生休息一会儿,我去找陌钦有事。”戈无音想着夜摇光的身子还没有恢复,于是站起身道。

  夜摇光也没有阻止,事实上她的确有些累了。但等戈无音走了之后,她也没有休息,而是提笔写下第一封寄给温亭湛的信。

  信上问一问他好不好,身在何处,又把自己揣测戈无音对云非离的不同说给温亭湛,不知不觉就写了五六页纸,才恋恋不舍的收了尾,落款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思归,最后封好信让小乖乖去送。

  而另一边戈无音正对陌钦道:“允禾猜测云夫人的不正常可能和云垣脱不了干系,也许她与云宗主一样遭了云垣的道而不自知,待到爆发出来必然是魔性大发,让我们想办法查一查这件事。”

  戈无音去了缥邈仙宗,作为未来的女主人,虽然她暂时没有权利放了温亭湛,但她要探望,也没有几个人会阻拦,所以她正好见了温亭湛一面。

  “允禾可还好?”陌钦问道。

  “皮开肉绽,满身伤痕。”戈无音心情顿时沉重起来,即便温亭湛衣衫完好,可戈无音还是看到了他的脸和露出来的手臂,没有血的伤口看起来想外翻的干裂的嘴唇,令人不寒而栗,伤口有些地方仿佛是被缝合一般欲裂不裂,有些地方很明显是刚刚被崩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