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16章 无尽煎熬
  双方僵持不下,澳门赌博网站:顶着长延寒冷的目光,云垣本想改口,可云夫人亮出了一样东西,云垣心头一凛,只能深吸一口气道:“无需五年,何时温公子能够挣脱离去,何时得到自由之身,若是五年内温公子尚且没有挣脱,我们自然放人。”

  然而,这话却毫无意义,连修为高深的魔君都不曾挣脱,更何况是温亭湛一个凡人,看就看温亭湛能够坚持多久。

  温亭湛许久没有说话,若是此刻他放弃,那么之前所受的苦都是白受,生命之花在缥邈仙宗手里,强势去抢,云夫人定然会将之毁去,这世间仅此一朵,若是没有了,就是断送了他挚爱的生命。他不敢去赌,赌注太大。

  “我若应允,何时给我生命之花。”温亭湛抬起头淡声问道。

  “只要温公子进入阴阳谷,生命之花即刻给长延真人。”云垣承诺道。

  垂下眼帘,温亭湛低声道:“好,我去。”

  “允禾!”陌钦一把拽着温亭湛。

  “你放心,我不会死,只要她活着一日,我就不会允许自己死去。”温亭湛拂开陌钦的手,双腿有些无力的站起来,“不要让她知道,想办法把她留在缘生观。”

  言罢,温亭湛随同云垣一道进入了阴阳谷,阴阳谷非缥邈仙宗的修炼者不得入,陌钦等人都被挡在了外面。

  这一方小谷,没有任何火焰,唯有两块巨大的漆黑山石,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亭湛竟然在这个地方见到了传说之中开在地狱的彼岸花,妖冶而又绝美。当温亭湛被铁索捆绑起来,石门被关上,那一股热气犹如烈火寸寸燃烧着温亭湛的肌肤,神奇的是他的衣衫没有任何毁坏,但衣衫下的身躯却在正午最烈的阳光下被晒得皮开肉绽。

  寂静的火谷之中,温亭湛都能够听到自己的皮肤绽开的声音。然而在这样的烤灼之下,他身体里的水分竟然没有流失,且绽开的皮肉竟然也没有鲜血流出来,除了灼热的疼以外,竟然没有任何其他反应。

  “摇光是我缘生观的人,温公子是我缘生观的女婿,今日我们求你缥邈仙宗生命之花,过你们三关,无可厚非。”长延脸色阴沉的接过生命之花,“可若是温公子在你们缥邈仙宗有个闪失,本君请在场所有人作证,缘生观势必要追究到底,从此与你缥邈仙宗不死不休!”

  长延扔下这句话,便拂袖离开了缥邈仙宗。

  其他人就连曾经与缥邈仙宗交好的宗门,也是皱眉叹气离开。缥邈仙宗这一次的举动的确让他们有些不耻,可不耻归不耻,别人的东西别人要如何,他们也无权置喙。

  “夫人,云垣长老,你们怎能如此将缥邈仙宗置于孤立之地!”云酉等人都走光了,才和几位长老表达了不满的情绪。方才他们不能开口,云垣暂代宗主之位,这是尊重,若是他们反驳便是以下犯上,让那么多人看着缥邈仙宗内讧,可不代表他们赞同这样的做法。

  “从我们缥邈仙宗一落千丈之后,他们已经在孤立我们,何惧多这一次。”云夫人冷声丢下这句话,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宗主闭关前,让我们对夫人多加顺从。”云垣直接拿了这句话堵住这些人的口。

  云酉几人看着远去的云垣,气得心胸起伏,一位长老皱着眉上前:“云酉长老,如今如何是好?”

  “事到如今,只能看顾着温公子,这五年万不能让温公子有性命之忧。”云酉沉声道。

  此时,长延已经带着陌钦取的生命之花回去。

  “我爹爹呢?”夜开阳站在缘生观的门口,他看着只有陌钦和长延回来,伸着脑袋往后看,却只有云雾缭绕间的空荡荡阶梯。

  陌钦看着身板小小的夜开阳,虽然他知晓这不是夜摇光和温亭湛的亲生骨肉,可对上孩子那一双肖似夜摇光清亮的眼眸,他心也是揪得一疼,他蹲下身,双手握住夜开阳小小的肩膀:“你爹爹”

  刚刚开了一个口,陌钦的声音就有些哽咽,他完全无法去欺骗这样一个孩子。

  “你爹爹被要事缠身,他去处理事情,等办完事他就会回来。”长延真人语气沉重的僵硬扯着唇角。

  夜开阳清亮的眼眸定定的看着他们两人,却不言不语。受不了孩子如此直戳内心的眼光,长延真人牵着夜开阳走进了缘生观,在长延真人带着生命之花进入房间救夜摇光之时,一直不曾开口的宣麟问道:“允禾到底在何处。”

  陌钦一拳砸在眼前的廊柱之上,目光冰冷:“缥邈仙宗提出三关”

  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宣麟听了之后面色一变:“那阴阳谷会不会”

  陌钦摇了摇头:“阴阳谷考验的毅力,伤的都是皮肉,动不了根骨,越是如此才越折磨人,一千多年魔君忍受不了,八百年前妖王也忍受不了。允禾能不能忍受,我也不知,不过缥邈仙宗绝不敢要了允禾的性命。”

  “我们要如何隐瞒夜姑娘”宣麟长叹一口气。

  “我如今也毫无头绪,不知你可有良策。”陌钦伸手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穴。

  “最好是不隐瞒。”宣麟道。

  “若是摇光知晓,定然会闯上缥邈仙宗,生命之花已经服下,契约已成,断无反悔之理,除非摇光承受天罚,或者就是缥邈仙宗主动放人。否则无法将允禾救出。”陌钦手掌紧扣廊柱,“摇光的修为是不可能受得住天罚”

  “可否从缥邈仙宗宗主下手?”宣麟道,他偶然听到夜摇光和温亭湛谈到过云非离,似乎他们有些交情。

  “且不说云夫人只怕早已经想到了阻拦云非离的对策。”陌钦面色清冷,“便是允禾自己,他也绝不想欠下云非离一丁点人情。”

  了解温亭湛至深的陌钦和宣麟都知道,温亭湛恐怕宁可承受五年的煎熬,也不愿欠下云非离人情,因为他定要对云夫人这个威胁到夜摇光的人痛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