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06章 希望这个人是我
  “源恩大师乃是得道高僧,我自然不会疑心大师,可难道我们就要坐以待毙?”陌钦的心突然前所未有的焦虑。远处高楼树梢覆盖了一层厚雪,沉甸甸的压在陌钦的心头,寒凉的冷意渗透骨髓。

  “为今之计,走一步算一步。”温亭湛凝眉,恰好一片雪花飘在他长翘的睫毛之上,为他漆黑的眼眸蒙上一层化不开的阴影,“云夫人,绝不敢直言许之以利让含幽对摇摇出手。”

  夜摇光的身份摆在那里,除非是生死相关,否则含幽绝对不会为了任何利益冒险挑衅千机真君,也要对付夜摇光,所以温亭湛才笃定,云夫人必然是知晓含幽只要与夜摇光碰上,就必然会出手。如此,才会让含幽完全不觉得自己是被利用了的情况下对上夜摇光,否则等到含幽脱身,澳门赌博网站:云夫人何以承受含幽的怒火?

  “所以,我们只要避开含幽这一回即可?”陌钦瞬间明白了温亭湛的意思。

  云夫人手上能够有多少筹码?含幽作为一族之长,请得动一次,难道还请得动第二次?这一次要避开了含幽,下一次云夫人想要对夜摇光动手就没有那么容易简单,躲过这一次的被动期,他们自然是腾得出手来对付云夫人。

  “既然如此,源恩大师为何让你们留下?”陌钦愁眉不展。

  “天机,谁能真正的算透?”温亭湛缓步朝着院子外面走去,“天色不早,陌大哥休息吧。”

  温亭湛觉得,他若是带着夜摇光走,很可能会势单力薄的遇上含幽,很多事情绕了一个圈会回到原点,到时候恐怕真是必死无疑。若是留在这里,能避则避,云夫人既然不敢直言要含幽来对付夜摇光,那么含幽定然是有目的性而来,很可能是为着五灵潭,至灵之物一旦被寻出,灵气散开,再多的遮掩总会有人手眼通天知晓。既然是为着五行之水,在含幽没有出现以前,温亭湛不让夜摇光出了这个大门便是。

  就算真的避无可避,含幽投宿上门,难道他们还不能拒绝?

  温亭湛走回自己的院子,一跨入月亮门就顿住了,幽冷的寒风在吹,清寒的梅花幽香在飘,却也掩不住那一股子清洌的桃花之香,反而将之衬托得越发清新,顺着浅淡的芬芳抬起头,叶子已经落光的梧桐树上,少女一袭明艳的红衣,如同一只孤单的凤凰,双手托着两腮,晃动着细长的腿,坐在粗壮的枝干上,梧桐树上搁着一盏灯笼,晕染的火光从她的头顶打下来,将她照亮的更加明媚。

  雪花还在飘飞,却仿佛被渡在她身上的那一层火光阻隔,怎么也飘落不到她的身上,她依然一袭淡薄的轻纱罗裙,若非发丝与裙摆在风中飘拂,当真不似一个真人。

  温亭湛一个纵身,冲开层层雪花,坐在夜摇光的旁边:“等我?”

  这是他的院子,他们并不在一个院子,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夜摇光在等他无疑。

  夜摇光侧首看向温亭湛:“等你,向我坦白。”

  她又不傻,只要略微一想就知道温亭湛今日的异常,肯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且关乎她的事情。之所以还要顺着温亭湛,仿佛被他骗到,只是他们是一家人,没有在外人面前拆台的道理。她永远不会在任何情况下,任何人面前,让他为难。

  “我以为摇摇会不追问。”温亭湛莞尔,他早知道瞒不了夜摇光,但很多时候夜摇光明知道他有很多事情不说,却从来没有追问。

  “以往是你与士睿,那是与我无关,我也插不了手,故而不知比知好,可今日事关乎我,我自然要明白前因后果,就算我插不了手,总要知道你又为我付出了多少。”夜摇光的声音在寒风之中很轻,她的目光落在温亭湛的肩头,伸手为他拂去衣衫上的雪花。

  温亭湛却顺势握住了她的手,明明穿得这样的单薄,明明在寒风之中等待了不知道多久,可她的手却比他要温暖。

  “摇摇,我终究还是不够了解你。”温亭湛轻声一叹,手指摩挲着她的指尖,低着头看着她葱白的手指软软的搭在自己的手心,“要从我收到源恩大师与戈姑娘的信说起”

  在风雪声中听着他温润的声音,夜摇光的眉头一点点的凝聚起来,听完之后,她面无表情:“你为何要隐瞒于我?”

  “你欠云非离一个救命之恩。”温亭湛的声音压得极低。

  “?”夜摇光眉头皱的更紧,这和她欠云非离一个救命之恩有什么关联,“我不会因为救命之恩,就不顾自己的生死。”

  “你会为了这个救命之恩,绕过云非离之母一次。”温亭湛语气笃定。

  夜摇光眉心一跳,不由自主反握住温亭湛的手:“你要做什么?”

  “摇摇,毒瘤不可留。”温亭湛说的很认真,他之所以要隐瞒夜摇光,是因为他已经打算对云非离的母亲下死手。

  而夜摇光欠着云非离一个救命之恩,云夫人是云非离的亲生母亲,云非离定然会求夜摇光,夜摇光会为了还当年的恩情,定然会应允,从此恩怨一笔勾销。可如同云夫人这样藏在阴暗之处的毒蛇,根本防不胜防,放过她第一次,恐怕要再杀她第二次将会难如登天。可若是夜摇光不答应放过云夫人,便成了恩将仇报之人,他不知道对于修炼者而言会不会有影响,可只是对她的名声有碍,他都不能容忍。

  故而,他打算自己动手,他并不欠云非离,也不欠缥邈仙宗任何情分,所有的恶举都由他一力承当,她只需要过得平安喜乐便好。

  “湛哥儿,你可知杀孽一旦上身,千百个功德都未必能够一笔勾销!”夜摇光紧紧的盯着温亭湛。

  “若是你我的安乐一定要一个人手染鲜血,我希望这个人是我。”

  他温柔的声音,就如他拂去她乱舞发丝的指尖一般轻暖,让夜摇光的眼眶不由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