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705章 一线生机
  当大门打开,夜摇光抬眼看到了从未见过的陌钦。

  他依然一袭素白的长袍,一头雪白的银发在飘落的雪花之中轻轻飘扬,不同的是他今日着了一袭艳红色滚着白毛领的披风,他的身后是一轮被云层遮住朦胧的圆月,将他整个人都照亮了起来,他的头顶是从白墙之内伸出一枝红梅,点缀着雪花的红梅,散发着幽幽的寒香,他迎着风雨展开了一抹清绝浅笑。

  那一笑,拂去了寒风

  那一笑,照亮了黑夜

  那一笑,温暖了凛冬

  “陌大哥,陌二叔。”夜摇光眉眼带笑:“你们可算来了,快,我们进屋。”

  将陌钦和陌荻叔侄迎进去,夜摇光才介绍:“这是我的挚友,百里姑娘,此间是她的住所。”

  “百里姑娘。”陌钦叔侄同时客气道。

  “陌道尊,陌公子。”百里绮梦也回道。

  陌钦的修为已经到了练虚期,陌荻更是近乎大乘期真人的修为,陌荻如何看不出百里绮梦的本体,但是他眼眸紧紧闪过一丝诧异,眼神依然清正,没有一丁点旁的异色,让百里绮梦心里多了好感,果然夜摇光的朋友都如同她一样磊落刚正。

  “你们怎会如此之晚才来?”进了屋子,夜摇光才出声问道,“为何只有陌大哥与陌二叔两人?”

  倒不是责怪,而是关心,五行之水何等重要,还有什么能够阻止陌钦来寻五行之水的脚步,那么定然是了不得的大事,且陌钦叔侄还只来了两人,夜摇光不由担心是不是九陌宗出了大事。

  “陌大哥与陌二叔眉宇间除了喜色并无愁绪,应当不曾遇到难事。”这时候问讯而来进屋内的温亭湛先是与二人见了礼,而后坐到夜摇光的身边,“九陌宗若是数位长老倾巢而出,只怕要引来无数好奇之人。”

  夜摇光顿时悟了,然后接着问道:“不知其他人何时能来?”

  “少则三日,多则五日。”为了让五行之水不横生枝节,他们不得不小心谨慎行事。

  “无妨,我们现在有的就是时间。”夜摇光道,因为天气转凉,宣麟的身体到底受不住,他们也不能撇下宣麟,所以都留在了宅子里,想到宣麟,夜摇光不由道:“陌大哥,随我一道去看看明光恢复的如何。”

  “摇摇,陌大哥与陌二叔远道而来,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再言。”不等陌钦回复,温亭湛便先一步道。

  “看我急的,陌大哥和陌二叔先去休息,这个时辰想必明光也已经入睡,我们明日再去吧,我先带你们去客房。”夜摇光才反应过来,陌钦等人的屋子都已经准备好,百里绮梦与他们到底不熟,还是由她来。

  “摇摇,我方才过来之时,恰好看到乾大师在捉小阳”

  “老秃驴,肯定又想蹂躏我徒弟!”温亭湛还未说完,夜摇光愤然站起身,“你带陌大哥他们去客房,我先去看看。”

  看着风一般消失的夜摇光,陌钦和陌荻站起身,辞别了百里绮梦,就随着温亭湛一道去了早已为他们准备好的客房。

  “你们年轻人聊聊,我先歇下。”到了院子里,陌荻伸手拍了拍陌钦的肩膀,就径直选了一间屋子走进去。

  “允禾可有话要叮嘱我?”陌钦缓步走向院子的中间,站在艳丽的梅花树下,侧首看向温亭湛。

  陌钦何等聪明之人,戈无音明明传信给夜摇光,夜摇光却不知他们为何而迟来,温亭湛并不是一个喜好多言之人,方才替他们解答夜摇光的疑问本就有些反常,加之温亭湛似乎刻意不想给他与夜摇光独处的机会,他自然是相信绝非因为儿女私情。

  “戈姑娘的信,晨间已经收到,缥邈仙宗之事不必让摇摇知晓。”温亭湛直言道。

  “不让摇光知晓?她如何提防?”陌钦皱眉表示不赞同。

  “无须提防,因为已经防不胜防。”温亭湛的眉目猝冷。

  “这是何意?”陌钦有心弄不明白温亭湛的心思。

  “戈姑娘已经将云夫人之事详尽道来,云夫人已经疯癫。”温亭湛目光幽冷的看着飘落的雪花,他的神情比雪更冰凉,“云夫人宛如被逼至悬崖边的人,她急需要一根救命绳,让她减轻她亲手杀害丈夫的痛苦,摇摇恰好送上门,她是不会放过摇摇,能够扛起这样大变故的云夫人,只怕心智也非比常人。这样的人,她未必没有怀疑过云垣,只不过现如今,她动不得云垣,且不得不将计就计的迷惑云垣,为了卸下云垣的心防,她最好是依了云垣的心思将恨意转嫁在摇摇身上。尤其是她知晓了云非离对摇摇的心思。她如今孤身一人,云非离是她的全部,她绝不会容忍一个能够让自己儿子舍生的女人存在。杀了摇摇,对她而言百利无一害。若是她有这样的城府,那她定然不会让摇摇的死与缥邈仙宗沾上一丁点的关系。”

  洁白的雪无声的飘落在陌钦的肩头,一股冷意放入顺着雪花渗透了他的衣衫,蔓延到的脊椎骨,令他一阵寒凉。

  世人眼中温柔贤良的云夫人,竟然是个如此心思深沉的女人

  可陌钦偏偏反驳不了温亭湛的推测,陌钦的目光从摇曳的烛火之中投来,落在逆光而立,被寒冬夜清冷的烛光照亮的温亭湛。此时那朦胧的月亮也被云层吞噬,雪下的越发大,眼前这个少年,似乎不论隐藏多深的人,他都能够一眼看透。

  “你已知晓云夫人要如何对付摇光?”

  “我曾听云非离说过坤和宗有一面坤和镜,可知过去未来。难道这世间便无与之类比的法宝,能够暴露摇摇的死穴?且这个宝物必然在缥邈仙宗。”温亭湛转身回视陌钦。

  “为何如此猜测?”陌钦到真没有想过。

  “自收到戈姑娘信起,我想了无数种可能,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引来含幽,如此摇摇必死无疑,摇摇一死,云夫人下一步就是将摇摇的死嫁祸云垣。”温亭湛幽深漆黑的眼眸沉寂一片,“只怕云非离已经被他的母亲暗算。”

  “含幽!”陌钦的眼底一片震惊。

  “我已传信去琉球,希望来得及”夜色下,温亭湛的眼睛轻轻闭上,他收到信已经太晚,他心中有预感,这一次是他慢了一步。

  “你竟然已经猜到,为何不带着摇光离开?”陌钦脸色一变。

  温亭湛没有说完,而是取出一张小纸卷,递给陌钦:“这是源恩大师传给我的话,比戈姑娘尚且早到一步。”

  陌钦伸手接过,展开上面赫然只有六个字:留下,一线生机。

  也就是留下才能有一线生机,逃离反而是必死无疑。源恩大师泄露这个天机给他们,只怕要承受不小的代价,他们如何能够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