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97章 五行之水
  “没事吧?”乾兑已经风一般冲进山洞,夜摇光上前将乾阳拉起来。

  温亭湛扣住乾阳的脉搏,诊断之后才对夜摇光道:“没有内伤。”

  其实温亭湛的内心有些震惊,那么远的距离扔过来,就算乾阳是修炼者也不应该一点内伤都没有。

  似乎是看出了温亭湛的疑惑,夜摇光道:“到底是他的亲儿子,你真当他灭绝人性么?”

  乾阳被扔出去的时候,乾兑自然是在乾阳的身上渡了一层保护的五行之气,若非是感应到了这一点,夜摇光哪里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乾兑得手,拼尽全力也得护住自己的徒儿。

  “师傅”乾阳哭着脸,又想投入夜摇光的怀抱,却被早有准备的温亭湛一把拉开。

  乾阳扑了一个空,险些又一个跟头栽倒。

  不等乾阳委屈,夜摇光先道:“进去看看吧。”

  夜摇光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东西,而且乾兑虽然是分神期的修为,可未必不会遇到危险,虽然夜摇光看乾兑很不顺眼,但到底是乾阳的亲爹,没有道理就这样置之不理,更不可能让乾兑打前锋。

  “你爹可是知晓这里面有何物?”一边往内走,温亭湛一边问道。

  温亭湛观察人细致入微,在他看来乾兑是有目的性的在寻找一个所需求的东西,而非单纯的在漫无目的的寻找宝物。

  “好像是什么五灵之物。”乾阳挠了挠后脑勺,他也没有记清楚。

  “你问他,还不如追上去看看。”夜摇光嫌弃的说了一句,就沿着山洞一路往下,明明光已经渗透出来,可夜摇光却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才走到了最低端,直接走出了山洞。

  一出山洞,夜摇光就感觉到了一股至灵之气扑面而来,那若隐若现的五色之光格外的刺目,令夜摇光都忍不住伸手挡了挡,耳边是一点一滴的水缓慢滴落在池塘之中的声音。

  稍微适应之后,夜摇光移开手,就看到了这里是一个夹道,前后都是奇高的山壁,山壁之间夹着一条约莫一丈宽的河流。河水非常的蓝,一种异于正常河水的蓝色,澄澈的可以当做镜面。

  沿着崎岖的石坡顺着光而去,夜摇光寻到了一个奇异的水潭,这个水潭是一个圆形,在石壁往内凹进去的地方,水潭不知为何形成了一股强劲的吸引力,将从两边流淌而来的水吸了进去,也就是说这个水潭的水是从两边强势吸进来,加上中间的两个漩涡,所以水面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八卦图案。

  夜摇光和乾兑都惊呆了,这样完全不符合逻辑,别说科学,就算是他们修炼者都解释不通的存在,太过于异常。

  就在此时,水潭的中心又渗透一束五彩的光出来,那五彩的光芒在八卦潭水的正中心颜色依次旋转了一遍之后消失。夜摇光和乾兑都非常的纳闷,他们走到水潭的边缘之上,看着水潭的中间,水清亮可见底,水潭里面什么都没有,这光不知从何而来。

  几乎是同时,乾兑和夜摇光盘膝而坐,他们飞出神识,深入水中,乾兑尚且有些朦胧,可夜摇光的神识因为她修炼五行之气的缘故,感觉到了前所未有足可媲美女娲石一般的深厚五行之灵气。除了五行之灵气,再没有任何其他生物,这潭水就好比看到的一样干净。

  两人同时收回神识,都是紧皱眉头。

  “怎么了?”这时候慢一步的温亭湛带着金子和乾阳赶来。

  “这水里太诡异。”夜摇光沉思着摇头道。

  “空无一物,却蕴含着五行。”乾兑接着道。

  温亭湛看了一眼,恰好有五色之光又渗透了一遍,他起初也是凝眉不解,旋即笑道:“我们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这水里怎能说是空无一物,不是有水么?”

  乾兑和夜摇光顿时目光一亮,他们两真是

  乾兑一掌拍在光亮的脑门上:“一叶障目。”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五行之水?”夜摇光明艳的桃花眸仿佛揉碎了星辰,如果这就是五行之水,那么能够吸引龙而来说得过去,如果这就是五行之水,那不就是陌钦所缺的最后一样解药炼制之物?

  “只怕不会如此简单。”温亭湛蹲在水潭边上。

  他仔细的看了看好一会儿,传说之中的五行之水,不可能有这么一大滩。且他看了不少志怪传奇,但凡灵物必然有妖物巨兽看守,未必是守护,也许是窥觊,所以早早的霸占,待到成熟之后采摘。妖灵魔兽对这一类的东西感知力要超越人,因为它们的生存环境是大自然。五行之水,蕴含齐全的五行之气,何等的珍贵稀少。水中蕴含火,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可这一路行来,竟然没有半点危险,竟然连动物的尸骨都没有,这一点太过于反常。

  “先让我试一试。”乾兑自然也明白,可不试哪里知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这里他的修为最高,遇到危险能够逃离的几率也最大,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一个纵身而起,蕴含着五行之金气的手掌,朝着水潭抓去。

  原本平静无波的水潭,就在这一瞬间一阵扭转,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好强的五行之气几乎是冲天而起,分神期的乾兑就如同一块破布一般完全没有抵抗力的被吸了进去。

  “爹!”乾阳第一时间飞身拽住了乾兑,夜摇光腰身一旋,神丝长绫飞出,紧紧的捆住了乾阳的腰身。

  然而,这一股力量太过于刚猛,强劲的五行之力形成了罡风一般往四面八方刮过去,可以听到山壁之间刺耳的犹如尖锐的指甲刮过石头扩大百倍的声音。

  金子身体顿时膨胀大,弯下腰将温亭湛整个人包裹在里面。

  看着两边的水流因为水潭的变化而形成了两条水龙一般从两边向外奔腾而去,所行之处刮起了劲猛的风,夜摇光终于明白为何没有生灵敢靠近,也为何没有任何尸骨存在于附近,四周为何这么清澈没有任何杂草树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