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87章 赔礼
  吴澤亲自将匣子递给了温亭湛:“祝贺爵爷秋闱旗开得胜,澳门赌博网站:些许贺礼,还望爵爷莫要嫌弃。”

  温亭湛没有客气,伸手接了过来:“多谢大人,大人留步。”

  等到温亭湛和夜摇光坐上马车,走了老远的距离,夜摇光才气势汹汹的质问:“你为何到处败坏我的名声!”

  “我何时有败坏过摇摇的名声?我哪里舍得?”温亭湛一脸茫然。

  “少跟我装,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没有连中三元就休想娶我过门?”夜摇光说着气不过,又伸手拧了拧温亭湛腰上的肉。

  “原来摇摇并无此意,那是我领会错了,在此向摇摇赔礼。”温亭湛一本正经,对着夜摇光恭恭敬敬的作揖。

  “芝麻馅包子!”夜摇光咬牙切齿。

  这是把什么路都堵死了,正如温亭湛所言,万事无绝对,他就算有真材实料,步步为营,也不能什么意外都掌握尽,假使有个意外呢?如今他说了这句话,就算真的有个意外,他没有连中三元,她也得嫁。

  “哈哈哈哈”温亭湛不由将夜摇光拉入怀中,不容她抗拒的抱紧她,他们耳鬓相碰,他低声在她耳边道,“但凡是摇摇所想,我定然能竭力满足,我不过是给吴澤一个定心丸。”

  “定心丸?”跟她有毛线关系,夜摇光斜眼等着他。

  温亭湛没有说话,而是将吴澤送的贺礼当着夜摇光的面打开,是一个首饰盒,里面有八块开采出来,却没有加工的玉石,圆润光泽,每一块都有鹅蛋大分别是:南阳白玉、南阳绿玉、南阳紫玉、南阳黄玉、南阳青玉、南阳红玉、南阳墨主、南阳杂玉。

  夜摇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齐全的南阳玉,南阳玉又称之为独山玉,独山玉为四大名玉之一,以其质地温润,色彩丰富傲视群玉,前世夜摇光曾听过有人用四个词来形容它,独玉、独厚、独步、独秀。

  可以想见独山玉的珍贵与其价值不菲。这八块玉石的价格,不要说是前世,就是现在那也是天价!

  “你,你这是收受贿赂!”夜摇光虽然爱财,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我有什么值得堂堂十三布政使之一来贿赂我?”温亭湛扬眉。

  “哪有如此重的贺礼!”

  “这自然不是贺礼,是封口费和赔偿礼。”温亭湛莞尔。

  “封口费?赔偿礼?”夜摇光满头问号。

  “考前泄题,责任在于布政使和提刑按察使。”温亭湛解释道,“若是此事被陛下知晓,他们两人只怕要停职降职。从今日吴澤请我,客气而又礼待,包括吴夫人设宴赏菊的姑娘,都是吴澤准备送我的赔偿礼,他只当我出身寒门,定然想要求得一位贵女为妻,故而今日被吴夫人宴请而来的姑娘,至少是三品以上的官家女。我特意点出你,便是告知他,我对女色和权贵姻亲无意,同时也是告诉他,要讨好我,不如讨好你。”

  “这事儿,就算他们感激你没有捅出去,封口费还说得过去,赔偿又从何说起?又没有影响你的利益。”夜摇光不懂。

  她原本以为吴澤是看上了温亭湛这个潜力股,所以想提前拉拢温亭湛,才有之前的美人计,却原来根本不是她想的那么回事儿。

  “怎么就没有影响我的利益?”温亭湛一脸郁结,“我若将此事揭发,我的功劳、我的名声这些难道不是我的利益?”

  “你可不可以再无耻一点。”夜摇光被温亭湛说的理所当然,“就算他们不给你好处,我难道还要为了这份功劳、这份名声将兄弟给出卖了?”

  这件事是因为牵扯到了闻游,温亭湛才使了这样的法子。一旦揭发,闻游也难逃一劫,恐怕和蔡澎的结局差不多。

  “这是你知晓内情,可他们不知。”温亭湛挑眉,“不能因着我是救兄弟,就抹杀我也救了他们二人的事实,这是我应得之物。”

  “”

  夜摇光被这厮无耻到无语,但是她偏偏无法反驳,并且她绝对不会说她心里在呐喊,干得漂亮:“你收了这么重的礼,就不怕日后被他们翻旧账?”

  “他们敢么?”温亭湛伸手揉着夜摇光的长发,“吴澤在大门口送给我,便是过了明路,无论这里面装着多么价值连城之物,都不会落人口实。就算是有人日后要来翻,难道吴夫人不能因为喜爱我夫人,觉得我家夫人实在是惹人疼,送她一份重礼?”

  “好啊,合着我成了你的挡箭牌?”夜摇光怒。

  “哪里是挡箭牌?这的的确确是我凭自己的本事赚来送给我心爱的夫人。”温亭湛将盒子往夜摇光手上一放,从中抓起一块玉,“正好我们要大婚,这东西拿去打些头面和饰品,做成一整套,给摇摇做嫁妆。”

  “你的算盘可真是贼精,我最后还不是带着这些东西又成了你的!”夜摇光气哼哼道。

  “不然,是我连人带物,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摇摇的。”温亭湛连忙讨好。

  果然这话夜摇光爱听,她扬了扬下巴:“你知道就好,要乖乖听话,知道么?”

  “是,一定听夫人的教诲。”温亭湛点头非常积极。

  一下子就把夜摇光给哄开心,她这才有心情去欣赏几大块玉石,这样一大块,真的一块可以做一整套饰品了,而且这样齐全的独山玉要收集一份真的是非常的难得,夜摇光虽然不是很喜欢穿戴奢华,但那纯属是因为嫌弃笨重,并不代表她没有女人的天性,不喜欢珠宝。

  “回去就找人给做了,早些毁尸灭迹。”夜摇光振振有词道。

  这个词

  温亭湛无奈的摇了摇头,侧首漆黑幽深的目光温柔宠溺的看着摆弄玉石的夜摇光,柔和的阳光从一晃一晃的车帘子打进来,照射在她明艳的脸上,透出比玉还诱人的光泽。这世间,再没有什么,比得上她露出如此开心满足的微笑,更让他欢乐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