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82章 耽搁他的时间
  吏部有还没有卸任的中书令掌握着,户部背后是褚帝师,所以柿子挑软的捏,用了三大尚书之中兵部尚书来试水,如果是这样推断,那么这背后动手脚之人就太多,甚至中书令和褚帝师都有嫌疑。

  “你如何看待此事?”宣麟转动着手中的茶杯抬眼看向温亭湛。

  温亭湛喝了一口水,将水杯搁下摇了摇:“风云如何变幻,与你我何干?在其位才谋其政,我尚且不在其位。聂中书令致仕也好,不致仕也罢,都与我无关。至于中书令致仕之后由谁上位,那就与我更无干系,我何必为此白费心神。”

  宣麟微微一怔,他看向温亭湛,目光闪过一丝疑虑,旋即又释然,摇头失笑道:“论心胸开阔,我不如你多矣。”

  若是他站在温亭湛的立场,拥有如同温亭湛的资源和身份,他会借着帝师的手正大光明的插手这件事,帝师定然也会很欣慰有爱徒出谋划策。至少有一个中书令是自己这一边的人,再如何也不是敌方的人,日后为官便利与好处不可想象。这些他相信温亭湛不是不懂,可温亭湛却没有这个心思,是因为在温亭湛看来,任何人不管敌方我方上位,无人可以影响得到他欲得到所想得到之物。

  这份超然的自信,来自于他超越众人的聪慧绝伦。

  “位高者,不望为友,则不衰堕不惧为敌,则勇而敢。守法度,严以克己,不负黎民,不昧本心,何所畏?”温亭湛淡声道,“这世间本就没有生死之敌,将善变的人掌握在手心,不如将可逆转的大局抓住。任他风云变化,我只守我欲守,若有人欲与我相争,那便各凭本事。”

  “那你为何还要救蔡澎?”夜摇光瞪着他,她还以为温亭湛是要插手这件事,费了那么多周折,结果他压根没有这个心思。

  “以防万一。”温亭湛莞尔,“蔡澎和我是同期考生,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若是有人借着这件舞弊案将我们也牵扯进去,我总得提前心里有个数。”

  好吧,竟然是这个理由,夜摇光表示她无从辩驳,于是选择沉默。

  “时辰也不早,早些休息吧。”温亭湛就站起身结束了这一次谈话。

  他们一路赶回来也有些疲倦,宣麟身体不好需要早些休息,于是大家也都没有再说什么,就各自回房洗漱歇下。

  第二日,蔡澎便苏醒过来,这个时候温亭湛和宣麟正在讨论此次科举的考题,并且与宣麟一道分享自己的答案,澳门赌博网站:宣麟赞叹不已。听到王森来报蔡澎醒了,于是两人一道去看望。

  “温温公子”正好喝了药的蔡澎靠在床上,虽然与温亭湛只有考场上的几面之缘,并且连一句话都不曾说上,可温亭湛这个人他却认识,因为是他们所有人心中最崇拜的人,所以温亭湛一入考场几乎每个考生都记住了他尤为出众的模样。

  温亭湛上前再给他探了一次脉才道:“你的伤势复原的不错,就是身子还虚。”

  “多谢温公子救命之恩”

  蔡澎说着要起身给温亭湛行礼,却被温亭湛给按住:“别动,这些虚礼就免了。”

  “你可知你遭何人迫害?”宣麟出声问道。

  “他们看着像是山贼。”蔡澎垂下眼帘有些无力的说道。

  “看着像?”温亭湛玩味的重复了这三个字。

  蔡澎沉默了片刻才道:“我亦不知他们受何人指使。”

  “你与何人有怨?”宣麟又问。

  蔡澎搭在被子上的手指无力的颤了颤,他这一次沉默的比上一次还要久:“在下听闻麒麟公子因病暂居淇奧公子老宅,公子风华绝代,想必是麒麟公子无疑,二位都是聪慧无双之人,既然将在下救到家中,想必在下的一切都已经查得清清楚楚。在下岂敢有隐瞒之理,在下与张遵考场舞弊,可害在下之人绝非张县令父子。”

  宣麟看了温亭湛一眼未语。

  温亭湛也没有说话,蔡澎歇了一口气道:“在下一介寒儒,一年前与张县令千金于花会邂逅,在下痴心妄想难破情关才遭人利用。张县令允诺在下,若是此次秋闱助张遵中举,便将其女许配于在下。在下一时鬼迷心窍,想着今年还未及弱冠,再等三年也无妨”

  夜摇光站在门口听了之后,也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她原本想着可以让一个有才华的人考场舞弊,会不会是性命攸关,或者全家老小被胁迫之内的惊天大事,却原来只是为了一个情字

  不过夜摇光也不鄙视,只是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青春慕少艾,最难看透的不就是一个情字?

  “依你看来是何人要取你性命?”宣麟声音清冷的问道。

  蔡澎摇了摇头:“自醒来,在下心中千百种想法,可却理不出一个头绪,可能害我之人,皆不会在那地那时迫害在下,更不会用那样的方法。”

  “但你心中却明白,起因是因着你考场舞弊一事。”温亭湛直言道。

  蔡澎沉重的闭上了眼睛。

  “此事你打算如何了解?”温亭湛问。

  蔡澎的脸上出现过无尽的挣扎,最后他自嘲一笑:“鬼门关走一遭,还有什么看不透,是在下自己种下的恶果,自然由在下承担,待到在下能够下榻之后,便去府城投案自首。”

  温亭湛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你好生歇着。”

  说完,就和宣麟一道离开了房间,离开了这个院子,夜摇光才问道:“他去投案自首,岂不是提早将此事揭发?”

  “早些了断也好,我并不想再重考一次。”温亭湛颔首。

  “允禾难道还惧复考?”宣麟不由笑道。

  “平白浪费时日,耽搁我与摇摇外出游玩。”温亭湛云淡风轻的甩出一句话。

  宣麟和夜摇光同时一愣,这一刻他们两才细细的体味到,恐怕温亭湛不干涉这次中书令之争的事情,甚至还要捣乱将这根导火索早些掐断,是为了早点把这件事打住,为的就是不麻烦他复考一次,耽误他和她游玩的时间

  褚帝师知晓内因,不知会不会被气死,宣麟不无恶趣味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