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77章 唯你一人
  “你这样小六会哭的。”陆永恬可是指望着中了武状元,然后鼓起勇气去国公府提亲呢。

  “技不如人,如何能够怨怪他人?”温亭湛不以为意

  “你可收敛些吧,到时候哪个公主把你看上了,陛下若是赐婚,你难道还要让我做小?”夜摇光伸出手指戳了戳温亭湛的额头。

  “这个摇摇便不必担心,陛下的公主,就连士睿的小姑姑邑诚公主都在一年前出嫁,邑诚公主尚且比我长六岁,更遑论是其他公主?”温亭湛道。

  “公主没有,几位王爷的郡主可是大了,我可是听士睿说了,宗室待嫁的姑娘十根手指头都数不完,到时候都看上了你,你又如何?”夜摇光皱了皱鼻子,用额头撞了温亭湛一下,“”

  “她们想嫁也要看我愿不愿娶。”温亭湛语气平淡。

  “若是陛下下旨,你还敢抗旨不成?”夜摇光好整以暇的睨着他。

  “陛下是明君,不会为了一个宗亲女舍去一个栋梁之才。”温亭湛又道。

  “臭美,哪有人这样自恋,栋梁之才都可以自封。”夜摇光白了他一眼。

  “我难得不是么?”温亭湛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夜摇光,“若我都不是,这世间还有人是么?”

  “噗。”夜摇光被逗乐了,一把推开他,“真是越来越大言不惭,你就只能在我面前信口开河。”

  “那是因为只有摇摇值得我去哄,对其他人我都是用手腕让他们臣服。”温亭湛起身去追。

  夜摇光似乎早就发现了他的举动,身子一让就朝着一边闪过去,一边朝着门外跑去,一边回头对温亭湛做个鬼脸:“又想占我便宜,你休想。”

  温亭湛迅速的追上去:“原是没有想过占便宜,既然摇摇都给我按了罪名,我若是不坐实,岂不是让摇摇冤枉了我?我岂能陷摇摇于不义。”

  “呸,我说不过你,我还跑不赢你了?”

  “那摇摇你就跑,看我追不追得到。”

  “来啊来啊,有本事你就追上我啊。”

  “我若是追到了如何?”

  “悉听君便!”

  “摇摇可莫要反悔”

  于是小花园内就上演了一场追逐,欢声笑语冲破了院子里的桂花树,缭绕着花香盘旋在房屋之上。

  就在两人围绕着假山绕圈的时候,在夜摇光看不到的情况下,温亭湛对着远方打了一个手势,夜摇光见温亭湛追来,一个闪身往前,却顿时感觉到一股暗劲儿从远方射来,她倏地回头,就见温亭湛猛然一个踉跄闷哼一声,就跌到在地。

  “湛哥儿,你怎么了?”夜摇光迅速的跑过来,她浑身冷气萦绕。

  一双铁臂伸出来,紧紧的将她锁住,夜摇光才发现自己上当了,当即一怒,这家伙竟然用自己来哄她上当,于是双手一挣就要挣脱他,却被温亭湛用力往旁边一扑,两人就朝着一旁的草地倒过去,由于夜摇光的愤怒挣扎,温亭湛的死皮赖脸,但是双方都舍不得用力,两人就像完全没有功夫的凡人一般在草地上滚做一团。

  直到前方一颗巨大的桂花树,眼看着夜摇光就要撞过去,收势已经来不及,温亭湛迅速将她往怀里一拉,自己一个翻身背部撞在了树桩上不止,还被惯性的夜摇光撞在了怀里。

  “唔。”这回是真的闷哼出声了。

  “你有没有被撞到?撞到何处?疼不疼?快给我看看。”夜摇光顿时心疼的不行,连忙手脚并用的想要去解温亭湛的衣衫。

  八月桂花成熟的季节,树干被撞,桂花扑簌扑簌抖落,犹如雪花一般洒下来,此情此景,他看着面前神色慌乱,目露疼惜的女子,他此生挚爱的女子,后背上的疼痛完全消失,他忍不住就趁着她不妨,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任由无尽的桂花抖落。

  他俯身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犹如桂花飘落一般轻轻的一吻,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与压抑:“摇摇,别动。”

  心爱的未婚妻动手解自己的衣衫,他又不是柳下惠,如何没有绮念?若是不制止,他觉得他很可能会做出冒犯她的事情。

  夜摇光听着他的声音,并且挣扎间,她已经看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不由脸一红,火辣辣的烫,偏偏又是这样暧昧的姿势,她恨不得钻入地缝,阳光从抖落的桂花之中纷纷落下,夜摇光借此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状似阻挡刺目的阳光。

  温亭湛好一会儿才平复了自己的躁动,他翻身平躺在她的旁边,手缓缓伸过去,抓住她手,慢慢与她十指相扣。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温允禾这一生,唯有灼华一人足矣。”他的声音轻柔却坚定,在飘洒的桂花之下,他缓缓侧首,漆黑幽深内敛的眼眸仿佛将日光吸纳,明亮灼目而炙热,“你我之间,再不会有第三人。”

  那声音仿佛最美的乐音,化作动人的旋律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耳边飘荡重复,她的目光看着天空,迎着阳光,秋风之中的暖阳分外的温情,暖了她一整颗心。

  次日,夜摇光亲自将温亭湛送入贡院,为了杜绝作弊,本朝可谓不惜血本,进考场前要在考场外间沐浴穿上朝廷发放的衣衫,进入贡院,什么都不准携带,蜡烛,笔墨,粮食、被褥甚至便桶等等东西,都是朝廷发放。考生只需要带着自己这个人进去就好。

  为了打击替考,考生必须提供详细的体貌特征的履历,进场前考官会根据履历验明考生的身份,验证是本人无误之后,才能真正的进入自己对应的考场。

  从八月九日到十二日再到十五日,这短短的六日时间,对于很多人都是煎熬,因为温亭湛参加考试,夜摇光也陷入了这种煎熬,其他朝代考生还能携带一些东西,夜摇光都从陌钦那里要了提神之物,才知晓本朝考试与其他不同。

  好在十六日温亭湛出来之时,除了略有点倦怠之色别无他样,夜摇光才放下心,余下只待十月放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