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76章 三元及第
  若说闻游故意陷害他,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闻游是什么,他是什么人?闻游需要陷害他,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

  “不可再见你表妹。”夜摇光严令。

  桃花刀,原来在于此。闻游对骆浔没有防备,骆浔对闻游有执念,只怕骆浔已经在寻找时机再给闻游下一次春药,有了上一次让闻游逃脱的机会,骆浔定然不会再让历史重演,闻游这一次绝对在劫难逃。若是骆浔和闻游被其夫婿捉奸在床,闻游就算提前知晓了考题泄露,弃考都没有用,因为他已经有了足够去陷害骆浔丈夫的理由!

  恐怕骆浔的夫君早就已经看明白自己妻子对闻游的牵挂,为了仕途不惜出卖妻子。而骆浔也打着和闻游发生关系之后,耸动闻游以权势相压,让其夫不得不对她放手,从而让闻游不能拒绝的投入闻游的怀抱这个主意,夜摇光都不得不佩服这对夫妻,果然是天生绝配,还是一直缠在一起不要去祸害旁人得好。

  那一夜闻游在院子里吹了一夜冷风,第二日便受了凉,秋老虎凶猛,病来如山倒,这个苦肉计是闻游自己提议,即便夜摇光说有办法让他装病瞒天过海,可闻游都拒绝了,他知道自己需要冷静,需要清醒,这是他给自己的惩罚。

  “湛哥儿,你当真要让蚊子再等三年?”将大夫送走,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走回房间,问着站在书桌背后的温亭湛。

  “摇摇不忍?”温亭湛搁下笔,抬起头。

  “若是我不曾与你们一道或许心中不会如此惋惜。”夜摇光轻声道,十年寒窗苦读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短短的四年夜摇光自己打酱油,但是她还是看到很多学子的勤奋好学,酷暑寒冬,风雨无阻,有些寒门子弟更是彻夜彻夜的宿在藏书楼,为的就是一场秋闱,然后中举参加春闱,最后金榜题名。虽然闻游家境优渥,没有这么悲惨,可夜摇光却也看到他的努力和付出,“三年时光,很多事情都会改变,闻游年纪也不小。”

  “不过弱冠之年,多少人而立之年,不惑之年不也还在参加秋闱?三年后他依然还是一个少年。”温亭湛淡声道。

  “我就不信,你明知道考题被泄露,还让考题不变。”夜摇光凑上前,双手撑在桌面上,与温亭湛隔桌而望。

  “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温亭湛笑道,“我已经传书布政使大人,算是卖他一个人情。”

  “我家湛哥儿越发的厉害,布政使随便使唤。”夜摇光挤眉弄眼道。

  “可不是我使唤得动,只不过我好歹有个陛下封赏的子爵在身,布政使大人如何也要看一看我的信,历来秋闱副主考官都是布政使和提刑按察使联合聘任,出了这样的纰漏,他们也难辞其咎,这可是在自救。”

  “既然你已经说服布政使和提刑按察使插手改了考题,为何还要让蚊子再等三年?”夜摇光说来说去为的还是这个原因。

  见夜摇光如此执着,温亭湛不由叹了口气,绕过书桌,站到她的面前,双手握着她的肩膀,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我是为了蚊子好。”

  “说清楚些。”夜摇光道。

  “蚊子生于官宦之家,他的母亲手段了得,他成了唯一的嫡出,故而他的成长没有争斗,他长到至今只怕没有受过挫,这算是第一次。若是不让他刻骨铭心,日后待他步入官场再栽跟头,我未必能够如这一次救得了他。”温亭湛说的很认真,“再则他学文好,但根基并不扎实,缺少沉淀,我希望这三年他能够沉淀一下自己,日后会少撞些墙。而后此次参加大考,于蚊子而言并非好时机,此次大比各地人才顶尖太多,在此地还不显,秋闱蚊子入前十定然没问题,但到了明年春闱,他进不了一甲,虽然落不到同进士的地步,可名次极难靠前,若是他不负这三年时光,三年后再考进入前三甲未必不能,闻家等得起这三年。最后,他冬日里要大婚,若是再参加来年春闱,或许他们夫妻这一生当真只能相敬如宾,家宅不宁对于蚊子而言也是一大妨害。此刻正是他失意之时,那位罗姑娘我也派人打听过,是个品貌双全的女子,有她在蚊子身侧宽慰,对他们夫妻都是一个机会,即便不能心意相通,至少做到举案齐眉。”

  夜摇光听完,眨了眨眼睛,她抬起一双桃花一般明艳的眼眸:“湛哥儿,我不如你深远。”

  她看事情永远没有这样的长远,和温亭湛相处这么久,她也没有学会他这一份深远。

  “我的摇摇不需要费心思量,你所有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由我来苦恼便是。”温亭湛用额头揉了揉夜摇光的额头。

  “你说闻游进不了一甲,那你呢?”夜摇光也不躲开,掀开眼帘看着他。

  “状元、榜眼、探花,摇摇喜欢哪个?”温亭湛云淡风轻的问,那语气就好似前三名都是由他定论,只要夜摇光喜欢哪个,那就是哪个。

  “好大的口气,你还能左右陛下的心思?”前三甲可都是殿前钦点。

  “我不能左右陛下的心思,却能够揣摩陛下的心思,再动点手脚,自然是不在话下。”温亭湛说的信心满满。

  “我听说三元及第,乃是科考最风光之人,我亲爱的相公,你不会让我失望吧?”夜摇光扬眉。

  所谓三元及第,是秋闱第一名解元,春闱第一名会员,殿试第一名状元。古往今来能够三元及第的人屈指可数,那绝对是科举出仕的文人之最。夜摇光倒不是希望温亭湛出风头,而是她觉得那样的地位理所应当属于温亭湛,她想要看着他站在万人中央,享受无上荣光,仿佛那才是他的归属。

  “原来摇摇想做状元夫人。”温亭湛侧首在夜摇光的脸上偷香一口,“三元及第不难,若是夫人不满足,为夫可以再拿下一个武状元,让夫人成为天下女人艳羡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