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72章 事可以远
  “考题当真泄露,此间牵扯甚大。”温亭湛沉默了片刻才道。

  乡试的考题素来是主考官和副考官商定,但以主考官为主,毕竟主考官乃是翰林学士,有官职,且占着主。如果一个副考官能够稳稳的在进入贡院之前,就确定了自己所拟定的考题,要么就是他能够买通主考官,要么就是有人泄密了主考官是谁,他通过研究主考官这个人,在拟定考题的时候投其所好,即便另外一个副考官持相左意见,二比一也能够盖棺定论。如果这二者都不是,那就只能说明贡院外守卫的外帘官被买通,是考题拟定之后,这个副考官和外帘官联合又把消息递出来。

  这三种情况,无论是那一种牵扯都很大。

  “如此大费周折的将考题传递出去,怎么就被人给得到,而且还是如此不靠谱之人?”夜摇光有些费解。

  本朝律例:凡夹带、代考、贿买、通关节等科考舞弊者,涉案之人皆处以死刑。

  读了这么久的书,夜摇光还是记得一些律例,可谓历朝历代最严苛,因为太祖主张选拔人才,输入真正的新鲜血液,这是太祖修订的律例。夜摇光不相信这些人不怕死,不可能就把题目给泄露出来。

  “百密难免有一疏。”秦敦道,“小枢你忘了,山长最后为我们讲的几堂课,不也有类似之事。”

  其实今年从三月起所有要参加科举的学子,统一由山长授课,授课的不外乎一些考试技巧,以及他们几大书院联合预测出来的考题方向,最后着重讲了考试舞弊的事件与严重后果,其中一件山长没有点名是哪位历史人物,只道有一位主考官接受一位富户的贿赂,这位富户有亲生儿子和两个侄子下场,希望主考官开绿灯,就派了自己的下人按照一人一万两送了三万钱财,哪知道这个下人是个愣头青,悄悄的送来不知事,嚷嚷着要主考官给他们家老爷写个收了钱的回执,这件事就这么泄露出去,还没有开考主考官和贿赂人员就遭到了严惩。

  “对,小枢,就如你所言,再精明的人背后都有一个猪队友。”陆永恬连忙道,这话是夜摇光拿来形容温亭湛和陆永恬,这会儿又被陆永恬学了去。

  “你可听到考题是什么?”温亭湛转而看向陆永恬。

  “我刚开始没有留心,只听到最后一道考题是什么事可以远”陆永恬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挠了挠后脑勺。

  温亭湛倏地皱了眉,秋闱三场,都有固定的模式,第一场必然是诗一首,赋一篇。第二场应该是考帖经,按古代圣贤立言来阐释义理。第三场极大可能是墨义,墨义:就是从经书中编出若干个问题,要求考生用经书原文回答。至于策论、论史和时政这一类一般要春闱考取进士之时才有,殿试的话基本就是看陛下自己的心意出题。

  按照陆永恬所言,他应该是听到了第三场考试的题目。

  “事可以远?”夜摇光想了半晌也没有想到这四个字从何处出来,这样如何立意,如果阐述,如何作答?“你是不是听错了?”

  “我也不知”陆永恬自己也不确定。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应当出自于此。”温亭湛淡声回答。

  “对对对。”陆永恬连忙道,“如此看来我是没有听错。”

  “不然。”温亭湛摇头,“若是以此句出题事可以远,稍显浅显,局限也大,并不是一个好题目,只怕送到陛下手中也会令陛下不满。”

  “那要如何出题才不算落了下成?”夜摇光问道。

  陆永恬和闻游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温亭湛,温亭湛莞尔一笑:“事可以远不如诗可以怨。”

  “妙!”秦敦连忙竖起大拇指,“诗可以怨,以诗怨刺上政,以诗歌对不公不正不平之事之象之举揭露,这道题目一出,可看出世间多少文人的心胸与胆气。”

  “若是考题如是,泄露了也无妨。”温亭湛淡声笑道,“正如敦子所言,考的是心胸与胆气,有些人早早的拿到也未必敢直言,也或许其并无这份胆气与心胸。”

  “事可以远,诗可以怨?”陆永恬都懵了,他都怀疑自己其实听到的是后面这句话。

  “别多想,这便真的是考题,也考不到你。”秦敦打断陆永恬的纠结,陆永恬考的是武举,文考的题目相对简单,且考场与他们也不一样,只考一场,然后就要去武举考场考武试,“天色也不早,允禾与小枢一路赶来,我们便不打扰你们歇息。”

  院子是两进,是因为他们约定好住在一起,原本闻游也是打算一起,不过遇到了未婚妻,妻族的人自然要招待他,这是推拒不了的事情,于是秦敦和陆永恬住在了外面一进,夜摇光和温亭湛住在二进。

  确实是赶了三天的路,夜摇光有些困了,也懒得管他们的事情,于是就去洗漱躺床上。美美的睡了一夜,第二天养足了精神夜摇光用了早膳,距离进场考试还有两日的时间,温亭湛决定带着夜摇光四处走走。

  白日里花楼都歇业,贡院附近除了花楼密集以外,商业自然也是发达,温亭湛自然是带着夜摇光去这些地方游玩,远的景点都已经没有时间。

  “咦,湛哥儿,这里在押解元!”走到一个名叫解元楼的茶楼,里面人声鼎沸,押注的吆喝声传的老远,楼有三层,从上而下,一层比一层热闹,第一层大堂内是挤满了人,夜摇光虽然不喜欢凑热闹,但是她听到了温亭湛的名字。

  “下面这位我们楼内定出最有可能夺得秋闱第一解元名号的乃是陛下钦封的淇奧公子,庐陵温亭湛,押注一赔一,后日就是入贡院之时,今日是最后一日押注,大家买定离手,快下注快下注。”

  “湛哥儿,你真不值钱。”夜摇光不由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