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71章 考题泄露
  “你现在不怕我卷入其中?”夜摇光没好气的白着他。

  她又不是瓷娃娃,澳门赌博网站:夫妻一体。他们不应该什么困难都共同面对么?

  “我们夫妻一体,我并非不愿与你共担风雨,而是不想让你看到此间的场景。”温亭湛轻声解释着,他站起身,推开了窗门,过人的耳力远远的可以听到嬉笑调闹之声,“我并非是看不起这些女子,而是不想你看到她们。”

  夜摇光心中一动,一股暖流涌入心口,她明白温亭湛的意思。在这个时代花楼的姑娘是最低贱的存在,这些人其中自甘堕落的怕并没有多少,大多迫于无奈,她们是可怜的人。温亭湛不想让她看到现实如此丑陋的一面,而且她还是女子,不想让她看到这世间对女子如此不公的场景,让她心里因此留下了惆怅。

  “我又没有一颗玻璃心。”夜摇光不由笑道,“虽则我也同情她们,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她们与我非亲非故,这种行业永远不可能杜绝,便是有一日男女平等,女子生来就比男子体弱,许多地方天生没有男子有优势,女子想要立足很难,只要有需求,它就会存在。”

  就算是前世那样开明平等的时代,依然免不了,更何况是现在。

  夜摇光上前一步,从身后抱住温亭湛:“湛哥儿,你无须将我保护得这么好,我所能够接受的比你想得多,我见过的也比你想得更残酷。”

  生活在前世,她什么人情冷暖没有见到过?

  “摇摇”温亭湛正要说什么,猛然听到了脚步声,王一林带着两个临时请来的帮工上菜,“先用膳。”

  夜摇光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两人就用了晚膳,用到一半陆永恬和秦敦便登门了。

  “这么晚了你们才回来?”一边吃着东西,夜摇光一边随意的问道。

  “适才与他们一起去河边走了走,早知道你们今日到,我们自然是不会出去。”秦敦坐在饭桌旁边的靠背椅上。

  “你们确定是去了河边?”离得不是很近,可夜摇光依然嗅到了脂粉味,于是皱了皱眉。别人她不管,可这两人,都已经是名花有主的人。

  闻游和秦敦都已经定亲,尤其是闻游已经在准备成婚,据说是秋闱过后就回家成亲,他们尚且还没收到请柬,具体的日期还不知道,秦敦也是在前年订了亲,当时温亭湛趁着文赛,带着夜摇光去了嬴天书院游玩一遭,顺便看了看洛阳牡丹,秦敦原本是家中母亲又重病,他回去之后没有多久,家里说要冲喜,于是他就和让他心仪的姑娘订了亲。陆永恬这个丑女婿依然还没有去见岳父岳母,就等着此次拿个好名次。

  “我们是去了河边。”陆永恬傻愣愣的回答,他们有欺骗小枢的必要么?

  “河边有个花会,是附近几个花楼举办,我和小六去看了看。”秦敦怎么也比陆永恬开窍一些,于是连忙解释道。

  “蚊子呢?”温亭湛岔开话题。

  “蚊子啊,他此刻可快活着呢!”陆永恬挤眉弄眼道。

  “怎么个快活法?”夜摇光阴测测的说道。

  “小枢别误会,蚊子的未婚妻祖籍在此,恰好回乡,蚊子又来此,这四周又是这般模样,罗姑娘自然是要看紧点,蚊子这会儿陪着佳人呢。”秦敦连忙解释道。

  夜摇光的脸色这才好了些:“你们快去洗洗。”

  一身的脂粉味,嗅觉太好,有些受不了。

  “一林。”温亭湛冲着外面扬声喊道,“让下人给他们两备水。”

  “允禾,我还有话与你说”

  不等陆永恬说完,秦敦就拖着他快步走出去,有什么话洗了澡再说,再待下去指不定他们要被温亭湛给扔出来。

  两个粗汉子,洗澡也不讲究,等到夜摇光和温亭湛吃完饭,消食散步回来,两人头发都绞干了。穿着宽松的衣袍,披着头发就凑到了夜摇光和温亭湛所坐的紫藤花架子下。

  “允禾,我有话与你说。”一坐下,陆永恬就迫不及待的说道,“我方才和敦子在外面听到有人泄露试题!”

  “这等传闻,历来科考屡见不鲜。”温亭湛淡声道。

  科考之前,贡院周围人手一份考题,很多人即便明知道是假的,但依然不惜千金去买,这也是一种暴利,卖的人言辞多是不肯定语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些人也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这些卖考题之人,多是常年在钻研,说不定就押对了宝

  “不,这是我去茅房亲耳所闻,说话的自称乃是此次秋闱副考官的小舅子。”陆永恬面色凝重道,“他们说的有鼻有眼,那家伙把副主考官家的人和事儿如数家珍,我觉着与外面糊弄人的一套全然不一样。”

  “副主考官?”温亭湛目光一沉。

  本朝的考官选拔自成一系,乡试的考试官员,包括内帘官和外帘官。所谓内帘官,即在考场内的主考官和同考官,所谓外帘官,即在考场外的提调官、监试官等官员,其中尤以内帘官为重要。

  乡试主考官都用翰林院官员充任,副考官从儒官、儒士中聘取明经公正的人充当。因而,造成了不是朝廷的命官而多次协助主持乡试的情况。这证明了本朝科举一直是注重考官的休养,也算是夜摇光比较认可的一点,为了防止考生舞弊,主考官更是一入府城就进入了考场的锁官楼,不到考试之时除了布政使和提刑按察使以外根本无人知晓是谁,是防止有人提前知道了主考官的身份,通过研究这个人的习性猜出考题的方向。

  副主考官乃是当地的布政使和提刑按察使联合保举,等到主考官到达之后,一起进入考场的锁官楼,科考没有结束之前,甚至必要时候没有放榜之前,他们都不得离开锁官楼,考题也是在进入锁官楼之后共同商议,这样的保密性恐怕是史上之最。

  也就是说副主考官进入锁官楼之前是绝无可能知晓考题,除非他有本事把他的提议从主考官那里落实,这种可能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