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65章 回去造儿子
  没有顾忌,就不会被掣肘。

  所以,温亭湛早已经将这个局所有可能出现的危机一一化解,无论局面如何演化,他都能够全身而退。

  有宁安王当面指证前琉球王掳劫意图杀害他,琉球王庭内许多对尚翔口诛笔伐的大臣在面对澎湖明诺的几万大军以及十几门大炮的威胁之下纷纷偃旗息鼓,尚翔趁此大展身手将一些不忠于他的人统统贬斥,大力提拔任用新势力。

  夜摇光却发现了一个弊端,尚翔从前根本没有为王的野心,所以他不敢也没有想过培养自己的势力,他如今排除异己,操之过急,新升上来的人未必稳得住大局,琉球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出现一个磨合期,好在琉球的国土不大,出不了什么大乱子,不过这一乱也足够朝廷休养生息,尚翔还在心心念念大展手脚之际,已经一脚踏入了温亭湛挖下的坑中。

  在琉球又呆了两日,尚翔借用够了宁安王的名头,就亲自备船将宁安王和温亭湛还有夜摇光等人送到了澎湖,随行的还有大批珍宝,明诺等人亲自来迎接,夜摇光和温亭湛并没有在澎湖逗留多久,他们提前一步离开赶往书院,已经十月初,开课半月有余。

  等他们赶到书院之后,陌钦接到了信,才从密若族离开回了九陌宗。

  从含幽的眼皮子底下走了一圈,夜摇光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后续的事情她并没有去刻意打听,比如密若族如何收拾泰和族,比如尚翔给了陛下多少诚意,比如宁安王回朝之后又做了多少动作,夜摇光都不知道。

  但她却知道泰和族的两位长老陨落,平安王没有几日就冲撞了陛下,陛下怒斥其不孝,将之罚去守皇陵。但这是明面上的说法,实际上和琉球勾结的正是这位隐藏极深的七皇子平安王。

  夜摇光心里也给平安王记上一笔,当初截杀萧士睿就是在宁安王的封地,澳门赌博网站:没有想到背后还是他在捣鬼。

  “不是平安王。”温亭湛对夜摇光道。

  “不是平安王?”夜摇光目光一凝,也意味着这人又金蝉脱壳,又把锅成功扔到了平安王的背上,“妖孽啊。”

  可一点也不逊与温亭湛,琉球之事可以将宁安王逼到来送死,事情要败露之际,他竟然又把锅扔在了平安王身上。

  “陛下并没有削了平安王的爵位。”温亭湛又道。

  “皇爷爷心里明白,不是七皇叔,只不过寻不到证据,皇爷爷也还不确定是谁。”萧士睿叹了一口气道。

  “宁安王在搞什么鬼?”夜摇光不解,“他竟然没有揭发对方。”

  宁安王手上的证据绝对够充足。

  “若是对方愿意和宁安王证据换证据,同归于尽和各取所需,宁安王自然选择后者。”温亭湛淡声道。

  “”夜摇光虽然郁结于心,但她却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站在宁安王的角度,他的选择没有任何不对。

  “摇姐姐快别烦恼,想想开心的事儿,陛下可是给允禾进了爵位。”见此,萧士睿连忙岔开话题。

  嫌弃的话在夜摇光的嘴边绕了一圈,最终咽了下去。

  对于琉球的朝贡陛下龙心大悦,还赏了温亭湛一个子爵,不过这个爵位也就是中看不中用,虽然食邑三百,但没有食实封。不过本朝爵位被陛下撸的太多,就算温亭湛是个不起眼没有什么用处,名义上相当于正五品的子爵,可依然让很多人瞩目。毕竟温亭湛才十三岁。游说琉球有功,且救了宁安王,让朝廷不费一兵一卒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加封的圣旨都是在书院颁发,禾山长觉得实在是太有面子,现如今温亭湛三个字彻底传遍整个大元朝,成为了白鹿书院的金字招牌。好处就是,温亭湛才去书院二十日,就向山长请了十日假期,并且是他和夜摇光两个人,禾山长竟然连问都没问请假的缘由,就大笔一挥准了。

  果然学霸,在什么时代,都是老师校长的宠儿。

  他们请假自然是为了十月二十九这个特殊的日子,给夜开阳重塑真身,原本夜摇光说她一个人赶回去就好,可偏偏温亭湛怎么也要跟着,言之凿凿拿她的话堵她,说夜开阳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哪儿儿子降生的时候,做父亲的不在场?

  夜摇光拗不过他,只能在十月二十五这一日和温亭湛一道赶回温宅。

  “小枢,你和允禾这又是去作甚?”陆永恬这才见到两人没有几天,又要分开他心里分外的不舒服。

  “回去造儿子。”夜摇光想都不想便回答。

  陆永恬顿时呆了,就连萧士睿和闻游都是满脸不自在。

  夜摇光这才察觉气氛不对,于是白了几个人一眼:“亏你们还在读圣贤书,脑子一点也不正派。”

  “小枢,这能怪我们不正派么?分明是你自个儿说”陆永恬委屈的嘟囔。

  “我说什么了?”夜摇光瞅了陆永恬一眼:“我又没有骗你们,还有五日便是月末休沐,从书院到我家快马加鞭大半日的功夫,你们几个做叔叔的给我备好礼,来参加我儿子的洗三礼。”

  “啊?还有洗三?”三人都是一惊。

  “怎么不洗三了?”夜摇光说的理所应当,“我儿子四日之后出生,等你们来了恰好可以洗三,记得给我备好礼,不然休想进我家门。”

  说完,夜摇光翻身上马,那干净利落,英姿飒爽的模样,吓得一直用古怪目光盯着夜摇光小腹的陆永恬一愣:“这这这这是有孕的模样?”

  萧士睿和闻游还有秦敦默默的退开,拒绝和这个傻货站在一起。

  “府中等你们。”温亭湛随后也翻身上马,对着几人说了一句,便扬鞭而去。

  “你为何要告假十日?”奔在路上,夜摇光才问道。

  她原本想着告假三日,二十八日再出发,二十九日就赶回去开坛做法,然后趁着三日休沐完后又赶回来。

  “前面五日,是怕你劳累。”早些赶回去,可以有多余的时间来休养与筹备,“后面五日,是怕你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