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63章 湛哥占便宜的理由
  “王爷总是不会让学生失望。”温亭湛唇角一牵,似笑非笑,“那便再委屈王爷一日,后日学生定然亲自来迎接王爷出去。”

  说完,温亭湛就留下眼眸可以喷火想要将他烧成灰烬的宁安王,和夜摇光原路返回,夜摇光临走前还瞄了前方一眼,她感觉到了金子的气息,这丫的也不知道发现什么好玩的,明知道她来了都没有黏上来。

  出了暗道,绕过院子,一路往回走,夜摇光有些想不明白:“你为何要特意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将这个消息递给宁安王?为何今日不把宁安王救走?”

  “自然是等着看宁安王的诚意。”温亭湛侧首看来。

  夜色已经深沉,他们又在窄道之中,月已经西移,唯有远处微弱的烛光投来,他的半张脸都笼罩在黑夜之中,显得格外的神秘与深不可测。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夜摇光仔细想了想也没有想明白温亭湛的心思,宁安王的诚意?

  “琉球王不会坐以待毙。”温亭湛的声音在夜风之中显得有些低沉,“他现在应当在犯难,要如何处置我,若非你今日到来,密若族昨日撤走了所有他们的人,让琉球王心中生出了恐慌,只怕他今日便要对我出手,现如今他进退维谷,举棋不定,若是这时候他听闻了尚翔要假戏真做,你说他会如何?”

  “先发制人。”夜摇光立刻反应过来。

  “嗯。”温亭湛颔首,“我便是逼他先发制人,如此才能将他暴露出来。陛下对琉球早有收服之心,若非如今朝局太乱,陛下只怕早已经和琉球开战,故而陛下在琉球定然有眼睛,只不过这一双眼睛尚未深入琉球,若是让尚翔先动了手,虽则尚翔胜了陛下也只能选择信了尚翔之言,可心里到底明白这背后有人捣鬼,大军压境琉球乃是我提议,若是有心人将之栽在我头上,所有一切不过是我一手主导的戏码,我早已经与尚翔串通一气,就算是陛下寻不到确凿的证据,也会怀疑于我。毕竟陛下并不知道琉球的三大世家,而我亦不想将你暴露,那么我们能够轻易的控制琉球王宫,就足以让陛下猜忌。”

  只有让琉球王自己爆发出来隐藏的实力,局面才会不一样,琉球王的谎言不攻自破,既然有那么强盛的势力,还需要千辛万苦到朝中求救?那么很多东西又值得推敲,比如求救的那位郡主的来意,比如引荐这位郡主到陛下面前的人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不需要温亭湛再多做什么,陛下自然回去彻查,而宁安王再在背后加以暗示做点手脚,那人总会暴露痕迹在陛下的眼里。

  “如此一来,这一局就成了一个平局。”夜摇光瞬间明白,温亭湛表面获胜,暗地里却在皇上那里留下了不良记录,深深妨碍了他日后的官途,“你让宁安王做一个传信之人,提醒琉球王,尚翔有取而代之之心。”

  “尚翔为人有些优柔寡断,若是琉球王不先动,且有杀他之心,即便我将他扶上去,他也很可能不会杀了琉球王,琉球王只要活着,便是被废黜了王位,依然会坏大事,我这是斩断尚翔的退路。”温亭湛进一步的解释,“等他杀了琉球王,他就有一个天大的把柄落在我手上。”

  这一刻,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深深的体会到了温亭湛的心思,逼的尚翔不得不杀了琉球王,而宁安王就成了人证,尚翔若是想要扯上温亭湛,说一切都是温亭湛撺使他,可却无凭无证尚翔只怕自己也明白,所以只要温亭湛不过分,尚翔日后都会成为温亭湛的一枚棋子,有一个听话的琉球王,加上温亭湛的智慧,一点点的削弱密若族。

  难怪温亭湛对宁安王说了两个重点,一个是递消息,一个是救命之恩,想必聪明如同宁安王已经明白了温亭湛的意思。

  夜摇光借着月光侧首看着温亭湛在夜色下有些朦胧的轮廓,这个以后会成为她枕边人的男人,深藏如水的心思,每当她以为她已经窥探到最深处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所看到的不过是浮光掠影。

  “那我们是不是接下来只需要等?”夜摇光收回目光,伸手将被冷风吹乱的鬓发掠到耳后。

  温亭湛侧首莞尔,虽然没有说话,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带着夜摇光回了他们的宫殿,温亭湛就洗漱宽衣歇下,看着温亭湛躺在自己白日里所睡的床榻,那么明显意思,夜摇光不由蹙眉:“你竟然睡得着,按你所言,琉球王只怕今夜就要派人来暗杀你我。”

  “他不敢。”温亭湛自动把半边位置空出来,“密若族定然将你的身份与他透了底,在失去了密若族的帮扶,他断然不敢对你出手,与其派人来刺杀你损兵折将,不如全力与尚翔一搏。”说到这里,温亭湛不由一脸无赖,“故而,为了高枕无忧,为夫只能来寻求娘子的庇护。摇摇,总不能看着我被琉球王派人暗杀吧?”

  这理由

  夜摇光给跪了。

  “琉球王虽则不敢暗杀摇摇,可未必不敢暗杀我。”温亭湛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漆黑明亮的眼眸还流露着一点可怜,“便是不敢暗杀我,若是他受了刺激,恶向胆边生,意图擒下我,威胁摇摇,我岂不是又陷入了险境,摇摇你忍心么?”

  夜摇光翻了一个白眼,你是这么好擒拿的么?这借口真是一套一套的,偏偏夜摇光又不好反驳,虽然温亭湛不是那么容易被暗算,可横生枝节到底不好,反正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

  她干脆利落的退了外袍,然后就平躺在了温亭湛的身旁,双眸看着床顶中间结下的香薰球,飘逸的浅蓝色轻纱从香薰球向四周铺散开。

  温亭湛手一伸,将娇香温软的身躯抱入怀中,不等夜摇光挣扎,他把头埋在她的发间,就闭上眼睛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