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62章 你真是一个妖孽
  于黑暗之中,夜摇光和温亭湛借着微弱的月光,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琉球三大家族不论发生了多大的摩擦,都会一致对外。这时候,夜摇光不得不佩服密若族大局为重的心胸,明知道泰合族不但利用了他们,甚至还生出了欲取而代之的野心,密若族依然可以在夜摇光还没有离开之前忍而不发。

  夜摇光示意温亭湛在这里等着她,她一个纵身而起,半空之中几个翻飞,就飘然落在了两人面前,这是一个两侧都是宫墙的窄道,就在两人要走出去时,夜摇光拦在了前面。

  两人对视了一眼,时局微妙,并且族长已经说过,那位大神就在琉球王宫,所以决定先礼后兵:“混元族元吉,元利,不知小公子是何来路,因何阻拦我二人去路。”

  夜摇光伸出手,对着二人摊开了手掌,一物落了下来,却被夜摇光的五行之气包裹着,悬浮在半空之中,远处高楼摇曳的烛火,和天空之中投射下来的月光,将那东西清晰的照亮,那一点翠绿的光刺得人睁不开眼,蕴含着强盛的五行之气。

  正是长延道尊送来的缘生观观主的信物。

  两人眼睛一凸,心里真是要将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刚刚还在嘀咕,怎么眨眼就让他们两给遇上了?

  “见过夜姑娘。”两人行礼。

  “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夜摇光冷漠的说道,“我道是密若族想插手俗世之事,原来是混元族,你们族长是在责怪我远道而来,不曾上门问候他一番么?”

  两人听得大滴冷汗都落了下来,元吉连忙道:“夜姑娘息怒,夜姑娘也知晓我们虽则是修道之人,可也在俗世之中历练游走,免不了也欠了恩情,此次我师兄弟二人前来,实在是为了还情分。”

  “好,你们这般说了,我也就信了,可这个人是我要保之人,你们看着办吧。”夜摇光站在出口处,淡淡的看着两人。

  面对夜摇光分外强势的态度,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交流了半晌眼神,才无奈的对夜摇光拱手:“既然是夜姑娘欲保之人,我等自然不敢冒犯夜姑娘,夜姑娘请。”

  温亭湛这才缓步走过来,走到夜摇光的身边,转身欲走出窄道之时,夜摇光顿住了脚步:“因果还报,若为还恩情,而罪孽加深,不如做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也不管两人是什么脸色,夜摇光和温亭湛转身进入了四方围墙围出来的院子,院子很空旷一个建筑物都没有,只有正正方方的围墙。

  “关在这里?”夜摇光皱眉,一个守卫都没有,四周也没有可以关人的地方,也没有什么阵法。

  “关在王宫的天牢,此处是天牢的必经之地,天牢还在后方。”温亭湛拉着夜摇光进入了院子里,在一个角落铺满稻草的地方,挥开了稻草,推开一块厚重的石头,竟然是一个大洞口,看着四周泥土的痕迹,这个洞应该时间还不长远。

  “你这么快就挖了个密道?”夜摇光不由错愕。

  “让金子挖的。”温亭湛冲着夜摇光一笑。

  夜摇光默,她忏悔,真的。合着金子就是被叫来做苦力。

  这里距离天牢并不远,而且挖的地方直通宁安王被关的房间,金子用了两天两夜,今日才挖好,温亭湛也是首次进入,所以天牢的地板还没有打通,站在地下的夜摇光为了不惊动天牢其他人,运足五行之气才将之撬开,被铁索捆住坐在床榻之上的宁安王听到动静,不由皱眉目光锐利看向松动的地板,直到地板被移开,温亭湛从下面冒出了头。

  “淇奧公子的能耐,本王当真是小看了。”宁安王不由出声道。

  温亭湛先上来,澳门赌博网站:然后将夜摇光拉了上来,才转身看向宁安王:“王爷的能耐,学生可不敢小看。”

  宁安王没有接温亭湛的话,而是转而问道:“淇奧公子大费周折来见本王,所为何事?”

  “来给王爷递消息。”温亭湛走到宁安王的对面站定,“明日琉球王就要被杀,王爷的兄弟白日里不能出去,我特意来给王爷送信。”

  宁安王的目光一沉,他冷冷的看着温亭湛。

  “王爷听到这个消息不应该高兴么,怎地反而有些恼怒?”温亭湛扬了扬眉,做出费解的模样,“哦,王爷定然以为琉球王若是死了,王爷岂不是永无回朝之日?”

  “温、允、禾!”宁安王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咬出这三个字。

  他是何等聪明,琉球王被杀,那么上位的就必然是尚翔,尚翔若是奉上大批朝贡向他的父皇请罪,直言琉球王才是一切的主谋,已经尘埃落定的事情,在还没有做好收服琉球充分准备之前,他的父皇才不会去深究琉球谁当家做主。这样的翻转,必然是温亭湛和尚翔通了气,等到尚翔掌握了大局,被动的就将会是他!就算他真的死在了这里,尚翔也有本事捏造出他和琉球王串谋,他才是盗尸案给琉球王大开方便之门的人!他如何敢死?死在这里,他一辈子都洗不清白,温亭湛反而成了叛乱的有功之臣,而真正将他逼迫到这里的人只要温亭湛伸出橄榄枝,难道还不顺势可着劲往他身上泼脏水?

  “王爷,对待救命恩人便是如此态度?”温亭湛笑的云淡风轻,“亦或是王爷不屑于学生相救?”

  救命之恩!宁安王险些要喷火,从这里走出去,宁安王欠温允禾一个救命之恩,将会天下皆知!然而,他敢说不要温亭湛救么?他现在就算是想死都不敢死!

  “温允禾,你真是一个妖孽。”宁安王咬牙切齿道。

  “内子曾言,妖孽一词多是卑微之人仰望一个无法企及之人的愤恨之言,学生深有同感,故而多谢王爷赞誉。”温亭湛完全不怕气不死宁安王,“王爷打算如何回报学生的救命之恩呢?”

  深呼吸,宁安王努力的平息着怒火:“本王定然会让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