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56章 湛麟二次联手
  “大长老担保,我自然是相信大长老,可也请大长老念在我一片焦虑之心,让我进入王宫。”夜摇光颔首道。

  她可不想呆在这里,要是含幽一个不慎提前出关了,那她岂不是掉入了狼窝?而且她到底还是想和温亭湛在一起,心里才会踏实。

  含铭略微一沉吟便道:“今夜天色已晚,夜姑娘还请在族中休息一夜,明日一早,老夫派人将夜姑娘送入王宫。”

  “好,那就有劳大长老。”夜摇光纵然千般不愿呆在这里,纵然心急如焚也不能挣上这几个时辰,因为这几个时辰是密若族要动手的时间,家丑不可外扬。即便泰合族与密若族是两个族,但和夜摇光这些人比起来,他们才是一家。

  “含崆带夜姑娘和陌少宗主去歇息。”含铭立刻吩咐含崆。

  “是。”含崆领命,转身对着夜摇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夜姑娘,陌少宗主请。”

  夜摇光和陌钦被含崆带入收拾好的房间,因着男女有别,夜摇光和陌钦的房间不在一处,且隔得有些远。在房间内夜摇光完全睡不着,这里是密若族,是对于夜摇光而言最为危险的地方,就仿佛枕边有一头沉睡的老虎,叫她如何能够安眠?

  似乎知晓夜摇光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夜摇光简单的洗漱完毕之后略做了片刻,房门便被敲响,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陌钦。

  “便知晓你无心入睡,故而来寻你闲聊。”陌钦笑着步入房门。

  夜摇光也就没有关上大门,他们就坐在正对着大门的圆木桌前,夜摇光为陌钦上了茶水,才落座:“陌大哥,你的身子可还好?”

  “无碍。”陌钦知晓夜摇光指的是他中毒的事情,“地宫之中的鬼道沾染了些煞气,才导致毒发,这一年都在调养,我如今不是好生坐在你身边?”

  “陌大哥还差些什么药材?”夜摇光仔细的端凝了陌钦一遍才问。

  “从地宫回来之后,只差五行之水和妖莲。”说起这个陌钦淡漠的眼底也涌现一丝光亮,他也是希望能够拥有一个完全健康的身体,“明年便是妖莲盛开之年,五行之水尚在寻找之中。”

  “妖莲在何处盛开?”夜摇光连忙追问。

  “妖莲在万妖谷。”陌钦回答,“你为何突然对妖莲有了兴致?万妖谷你可万不能去,你若要妖莲,只管与我说。”

  “陌大哥,妖莲可是你的救命之物,我哪里会要?”夜摇光好笑道,“我只是听无音言及,妖莲盛开之处妖气成煞,这妖煞之气只有真君才能够抵挡,故而我打算让师叔帮一帮陌大哥。”

  陌钦闻言目光一闪,他有些溟濛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夜摇光,看得夜摇光有些纳闷疑惑直到有些不自在,才收回目光:“摇光,多谢你。”

  “陌大哥快别说谢,我们之间指不定谁谢谁。”夜摇光摇头失笑,“陌大哥对我三翻四次相救之恩,我能够为陌大哥所做的也仅此而已。我将陌大哥当做最好的朋友,最亲近的亲人,日后无论我有所求,亦或是陌大哥再帮我什么,我都不会再说谢,亲人之间无需客套。所以,也希望陌大哥亦如此。”

  这句话让陌钦的心顿时冰火两重天,冷意自然是他们之间也许只能是这样,他是修行之人,虽然他不通命里面相但是却知晓夜摇光和他从来是无缘,既然如此,就不必再为她增添烦劳,与其捅破这层纸,他们之间不再能够坦然相对,不如像她所言,做不了挚爱,那便成为至亲。

  爱她,是他一个人的天长地久,何须宣告天下?

  热的自然是他在她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这个地位和温亭湛不一样,也同样无人可以代替。他第一次动情,他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对待一个深爱却不爱自己的女子,可他陌钦也有属于他自己的骄傲,既然得不到她的男女之情,那就完整的得到另一份亲情。如此,于她,于他,于她所爱之人都是最好最圆满的结局。

  “陌大哥,你在想什么?”见陌钦虽然目光看着她,却有些晃神,夜摇光不由担心问道。

  眨了眨眼睛,陌钦微笑着摇头:“我是想,何时带你去九陌宗走走,你是虚谷真君的女儿,若是认我做哥哥,只怕要吓坏我父亲。”

  虚谷真君可比他父亲辈分高出两辈!修炼之人,别的东西看得不懂,但是辈分这东西看得格外的重,虽然他们不是同门同派,但是按照时间来算,虚谷就是和他父亲祖父的辈分,而夜摇光的辈分也一下升到他的祖父同辈。

  “我又不是老头子的亲生女儿。”夜摇光翻了个白眼,老头子活了五百岁,辈分实在是太高,她也是无奈。

  “现在整个修炼界都以为你是虚谷真君的亲生女儿”提起这一茬,陌钦不由将宗门之间流传的谣言告诉了夜摇光。

  夜摇光听了简直哭笑不得,这些人的脑洞可真够大,不过他们想的真是合情合理,这样也解释了她为何会突然懂得了修炼之道,省了她不少麻烦。

  “看来,我日后还是占着老头子便宜为好。”这个美丽的误会,就让它这么继续下去吧,和陌钦无奈的笑了笑,夜摇光放出神识,探查四周没有五行之气波动,没有人监视就问道,“你给含铭的信怎么而来?”

  虽然夜摇光推测泰合族定然是打着将她引入琉球,而后杀了她栽赃给密若族,不但盗尸案掩饰过去,说不定泰合族还能够一跃而上称霸琉球,但她不相信泰合族这么傻,怎么大的野心就写在了信上,还堂而皇之的寄出去。

  “这种手段不是允禾惯用的手段?”陌钦笑道,“早在大军抵达琉球之前,允禾便施计得到了泰合族如何联系的信件,密制了一份,不过这手法看着倒不像是出自允禾之手,他定然是招揽了大将。”

  夜摇光倏地想到了宣麟,那个秋菊一般孤傲的男子,想到他和温亭湛联手拦截柳市荏的信寄给窦刑,一样的手法,这世间能够在这方面做得这么天衣无缝的人只有宣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