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45章 湛哥生气了
  “他们应当还不知晓你的身份。”戈无音原本也以为人是夜摇光所杀,夜摇光素来敢作敢当,绝对不会抵赖。

  “他们是找死。”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冷锐的光芒一闪而过,言罢,温亭湛就站起身不发一言,紧抿着唇瓣走出去。

  夜摇光和戈无音都直愣愣的看着温亭湛的身影消失不见。

  好一会儿,戈无音回过神看着夜摇光:“你家小相公生气了。”

  “嗯,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夜摇光呆呆的点头。

  这是夜摇光第一次见到温亭湛这么冰冷沉寂的模样,他明明没有什么暴怒的举动,可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他浑身萦绕着能够将人冻成冰渣的寒气。

  一直到午膳做好,夜摇光才在饭桌之上看到了温亭湛,此时的温亭湛已经所有冷气收敛,他从屋外穿过洒落的阳光走进来,仿佛带来一股春风,让整个屋子都暖了几分,这变化让夜摇光和戈无音觉得,方才看到的温亭湛都是幻觉。

  但是之前的森然仍在眼前,夜摇光和戈无音莫名的都没有再说话,夜摇光是因为有戈无音在不太方便,戈无音则是内心有点害怕这个容颜漂亮堪称绝色的少年,心思深远不可估测。

  用完膳之后,温亭湛又去了书房,夜摇光因为寻戈无音有事儿,且戈无音特意为她赶来,她总不能将戈无音丢在一边,所以并没有追上去。

  “你不去问问你的小相公在做什么?”戈无音也有些好奇。

  “湛哥儿素来有分寸,他行事我也一向不干预。”夜摇光解释着,就拉着戈无音去了海边,听着海风想了好一会儿,才提心问出口,“无音,缥邈仙宗之事,你可知其内因?”

  “你说缥邈仙宗之事啊?”戈无音提起来就轻叹一口气,“一个月前我们去了缥邈仙宗祭奠,我自然知晓,也是造化弄人,谁也没有想到云宗主竟然会走火入魔,这事儿于我各大宗门都是一个打击,如同云宗主那样清心寡欲,行善积德之人也逃不过心魔,若非先前有虚谷真君飞升在前,只怕整个修仙界的修炼之心都要被动摇。”

  夜摇光并不关心这些,她见戈无音没有理解她的意思,于是直白的问道:“云宗主为何没有被洗去魔性?”

  “洗去魔性?”戈无音看着夜摇光紧张的神色,亲眼见到地宫一切的她不由了然,不由伸手搭在夜摇光的肩膀上,“瞧你担忧的模样,你不会以为是女娲石之故吧?”

  “湛哥儿曾对我说,地宫只有一个女娲石。”夜摇光也不隐瞒。

  “原来如此。”戈无音才恍然大悟,旋即非常认真的对夜摇光道,“你是担忧云非离带回去的女娲石是假的女娲石?你怎会这般怀疑?事关云宗主的性命,你只当他们带回去女娲石就亟不可待的用么?缥邈仙宗七大长老都要亲手检验,女娲石若是假的,如何也不可能用在云宗主身上,这定然不是女娲石之故。原本他们所用的秘法便是空穴来风,后来千机真君也亲自去祭奠,对于此法千机真君虽未曾言及是否可行,可云非离当众问出来,千机真君却是直言闻所未闻,这定然是因为秘法之因。”

  夜摇光听了戈无音的话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她自己都忘了,缥邈仙宗何等之地,事关宗主性命,尤其是从地宫取出之物,就算不检查真伪,也要检查一下是否有毒,若非百分百确定怎么可能拿去给宗主用?

  “你素来聪慧,怎地这一次竟然会这点都想不透?”戈无音纳闷。

  “人情是最沉重的负担。”夜摇光不由长叹一口气。

  若非云非离在地宫两次出手相救,甚至丢了一颗女娲石,她何至于会失了冷静?她欠云非离恩情,所以才会格外的担忧,心存愧疚。

  “我明白,你安心,这绝对与你无关。”戈无音担保,“云非离如今已经是缥邈仙宗的宗主,我以往以为他会是宗门之中最自由无拘之人,却没有想到他如此年纪便临危受命,成了缥邈仙宗的宗主”

  说着,戈无音突然没有声音,她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

  “无音,你怎么了?”夜摇光立刻就察觉到她情绪不对。

  “那女人怀孕了。”戈无音低着头,伸出脚将脚边的一块贝壳一脚踢飞到海里,“且她不知如何得到了一门双修之法,借用她的妖体,助戈裔重修为大涨,长此以往,不出两年戈裔重的修为就能够完全恢复。戈裔重想要娶二妻,祖父虽然一再阻拦,可老太太心疼儿子”

  夜摇光顿时明白了戈无音的处境,戈裔重是铁了心偏向心中朱砂,而戈裔重有戈无音的祖母袒护,现如今已经是这样,戈无音的祖父还在坚持,应该是看重正统,可如今那妖精已经坏了孩子,虽然她是妖体,但只要她没有妖修,依然算是至灵之体,有戈裔重在,也不需要她沦为妖修,等到戈裔重修为真的恢复,只怕戈无音的祖父也会动摇。

  “我当初应该再狠心一些。”戈无音眯了眯眼,再狠心一些,直接让那女人变成妖修,作为修仙大宗门无论如何都容不下一个妖修!

  “你要当心。”除此以外,夜摇光也不知道说什么,其实她早就从戈无音的话中听出那妖精是个性情刚烈且偏激之人。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选择在洞房花烛夜在一个无辜的男人面前服毒自尽,以此来让一个男人一生活在阴影之中,这是一种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容天下人负我一分的人。这种人的占有欲非常的强,她有勇气自尽,是因为她宁死不屈,她可以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戈裔重也许是她的执念,因为爱戈裔重,所以她不会恨戈裔重,可戈裔重到底是取了妻,她心里不能不介意,那就只能将这份恨意转到令戈裔重背叛她的人身上,从最弱的开始,是戈无音的母亲还有戈无音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