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44章 无音到来
  温亭湛连忙拉起鱼竿,第一次竟然没有拉动,两人对视了一眼,夜摇光道:“是个大家伙。”

  温亭湛掌心凝聚真气,顺着鱼竿而下,再一次用了才将一条白色的大鱼给拖了上来。这条鱼约莫有一米长,头及体背部蓝黑色。上侧面有数列蓝黑色圆斑点,腹部龙白色,背鳍与臀鳍之后有角刺。

  这种鱼夜摇光见过,是味道鲜美的马鲛鱼。

  “哈哈哈,湛哥儿,你可真行,这鱼用来做鱼羹最是美味。”夜摇光伸手就接过来,“你接着钓,我去做晚膳。”

  “如此大一条,你我也吃不完,提回去让衙内厨子做,我们和严叔一道尝尝。”温亭湛并没有松手,而是放下鱼竿,示意夜摇光收鱼竿。

  “这就不钓了?”夜摇光不确定,出师大捷,竟然就不钓了。

  “玩乐而已,口腹已有多余,何须再费功夫?”温亭湛云淡风轻的说道。

  夜摇光也有些饿了,他们虽然出师大捷,但是在这里做了小半个时辰,眼看着天也要黑透,于是耸了耸肩,俯身收起东西:“那好,明儿我们再来,我要钓龙虾,我最喜欢吃龙虾。”

  温亭湛一路拎着好大一条马鲛鱼,引了不少渔民的围观,他们都不禁对温亭湛竖起大拇指,以往他们都是用渔,也极少遇见这么大的鱼,温亭湛就用钓的也能钓起来,不由佩服不已。

  温亭湛不让夜摇光沾手,夜摇光只能在厨房里盯着,告诉厨子要怎么来做这道鱼羹,为了盯着夜摇光,温亭湛就这么足足的在厨房站了半个时辰,等到做好之后,天已经黑透,严楞也回了衙内。

  澎湖巡检这个职位与其他的不通,只要有过往船只都得待命,有时候还在船上吃,故而严楞回来的晚也是正常。听说了温亭湛的事儿,也不由开怀,加之温亭湛并没有追问他关于前巡检的事情,没有让他为难,严楞反而有些愧疚,对于温亭湛和夜摇光其他的要求自然是有求必应。

  于是吃饭间,温亭湛不着痕迹的打听了琉球往来最多的商户,以及严楞所知晓的关于琉球所有的信息,一顿饭严楞把什么都吐出来,却什么都不知道。用完晚膳之后,温亭湛牵着夜摇光的手在沙滩漫步,沐浴着月光,静谧的时光,温馨的气息萦绕在他们的身侧。

  第二日,温亭湛依然仿佛什么事儿都没有一般陪着夜摇光垂钓,夜摇光问了许多有经验的渔民,弄了一个专门钓龙虾的竿,再寻了一个有经验的渔民指点一个龙虾经常出没的地方,但是夜摇光终究是没有钓起龙虾来,不过老天都要给她解馋,因为早上第一波回来的渔船有人捕到十数只大龙虾,其中还有一只约有二尺长的锦绣龙轩,可把夜摇光美死。

  因着大伙儿都知道夜摇光想吃龙虾,所以人家直接送了过来。

  “海叔,你若不收我的银钱,这虾我可不要。”夜摇光非常坚持,捕到龙虾的这户人家姓海,给夜摇光送龙虾的是海家的老大海石,约莫四十左右,他以前是这里的水兵,现在他的大儿子是,他们一家都生活在此。

  “小公子别客气,严大人平日里也对我们多有照拂,不过是几个虾,小公子这般让我大海子在这里怎么做人?”海石连忙推辞。

  “海叔,我们要在这里留上一段时日,您今儿若是不收钱,明儿我可不敢说我要吃什么,这不是折腾大家伙儿?”夜摇光将五两银子双手递到海石的面前。

  “我说大海,你就收下吧,小公子不差几个钱,这是心意,也让小公子吃得安心不是?”旁边也有人开始劝。

  “是啊,大海,小公子他们一看就是实诚之人,你就收下吧。”

  最后海石还是在所有人劝说之下收下了夜摇光的银子,但表示不要这么多,夜摇光只说这是按照他们家乡的价格给,因为不临海吃不到这么稀罕之物,故而价高。

  两人还有一番推让,这个时候有人奔了过来,说是有人上岛来寻夜摇光和温亭湛,夜摇光恰好趁着这个时机拎着龙虾溜了。

  “无音!”拎着龙虾的夜摇光,看到站在衙门外的戈无音不由惊喜的扑上前,给了一个大拥抱。

  戈无音也没有嫌弃她拎着满手的龙虾,热情的回以拥抱,不过眼睛还是瞟过几只龙虾,“你这是知晓我要来,特意备下好菜?”

  “是啊,无音,这是龙虾,我最爱的海鲜。”夜摇光高兴的把龙虾拎到戈无音的面前,“你今儿可有口福,我去做一道椒盐香酥龙虾给你尝尝。”

  “咳咳。”一听夜摇光要下厨,温亭湛便出声地咳了两声。

  今天才被亲戚造访的夜摇光顿时一囧,而后道:“无音,其实我也没有做过,只是吃过,不过我会把做法告诉厨子。走,我们进去说话。”

  夜摇光把戈无音待到了衙内,然后把龙虾交给下人,又仔细的到厨房吩咐了一遍厨子,才换了一身衣裳跑到戈无音的面前:“无音,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戈无音不由没好气道,“我能不来么,你也不看看你踩在何处,千机真君吩咐传到之时,我便启程先去了百里门,恰好和你们错过,好在百里门和八闽布政使交情深厚,所以让官船送了我过来,倒是你,你怎么去招惹密若族和泰合族两个大家族!”

  “我哪里又招惹两个大家族?”

  “他们两方的人马都死在了梧桐村,且据说守护的至宝不翼而飞,两族彻查之下,最后绘制出来的通缉之人正是你!”戈无音面色严肃,“你可真是能够招祸,一次比一次行。”

  “卧槽,这是污蔑,那几个人根本不是我所杀,且什么宝贝我连影儿都没有见着。”夜摇光气得跳脚,“一定是泰和族栽赃嫁祸,他们定然是知晓我和湛哥儿可能在调查盗尸一案,想借此将局面搅乱,转移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