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40章 情不自禁
  “这些人,是如何被烧死?”后赶来的温亭湛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震惊不已,四周的一切都太不合常理,仿佛这些人是在另外一个地方被烧死而后又被抛尸到此。

  “我也不知。”没有亲眼所见,夜摇光是不会胡乱推测,凤凰浴火重生这样的言论,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此处太过诡异,我们早些离开。”温亭湛看了看眼前这颗巨大的树,不由面色凝重。

  “好。”夜摇光点头。

  于是他们回到村子里就立刻收拾行礼,带着不明就里的凌度离开了梧桐村,在回去的路上夜摇光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凌度,凌度也大感意外,将凌度送回了百里门,温亭湛带着夜摇光由着凌庚的带领去见了福建布政使。

  夜摇光知道温亭湛这是要对泰和族出手,琉球现在算是大元的附属国,琉球的人盗尸盗到了大元朝的土地上,这是一个发难的好机会。

  不过二人却在这里少见的起了争执。

  “摇摇,澳门赌博网站:澎湖县距离琉球太近。”温亭湛要将夜摇光放在这里,他独自一个人去澎湖县。

  澎湖县乃是大元设立来辖制琉球的一个小岛,它在八闽和琉球之间,只不过更靠近琉球,从泉州行船到澎湖县约莫一天一夜的行程,而从澎湖县行船到琉球则只需要半日的功夫。

  就因为澎湖县距离琉球那样的近,温亭湛才不想让夜摇光去澎湖冒险,这个中点位置,是两方相互往来的重要之地,距离密若族已经太近。

  “不,我一定要与你一道去,澎湖定然势力杂乱,且危险重重,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夜摇光不是不害怕碰上含幽,但是把温亭湛一个人放到澎湖县,那个势力错综复杂的地方夜摇光实在是不放心。

  “摇摇,你便不能信我一回?”温亭湛哭笑不得,到了今时今日,难道他还不值得让她信任?

  “并非我不信你。”夜摇光摇头,“你若去了我便会牵肠挂肚,心神不宁,与其让我疑神疑鬼,不如我们一道而去,澎湖毕竟还不是琉球,我可以想你保证,若是你需得去琉球,我绝不跟去可好?”

  沉默着看了夜摇光一会儿,温亭湛最后还是点了头。他想到当初她独自去府城,他一个人在杨家的焦虑。

  既然决定好,夜摇光自然不耽搁,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一番行礼,温亭湛和夜摇光就在八闽布政使的安排下坐着官船去了澎湖。

  在夜摇光和温亭湛赶往澎湖之际,远在南海的陌钦终于在结束倒数第三次治疗之后,看到了牧童正捧着小乖乖,准备放飞。

  “小乖乖何时来的?”一袭白衣无暇,广袖飘逸的陌钦大步上前。

  “少爷”牧童没有想到陌钦竟然这么快就出来,“已经有两日。”

  “摇光有何事寻我?”陌钦接过小乖乖,低头摸着它的小脑袋。

  “不是夜姑娘,是温公子传信来问关于密若族之事。”牧童从怀里将温亭湛的手书递给陌钦。

  陌钦放下小乖乖,接过展开一看,看完上面的内容,他的面色变的有些沉凝,复又抱起下乖乖,回到自己的房间写了一封信,将小乖乖送走,而后他迅速的将一身洁白的衣服换下,穿上了行走于俗世的粗布蓝衣,旋即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物,早在他换衣服时牧童就见事不对,跑去禀报了九陌宗的宗主,陌钦的父亲陌莸。

  所以当陌钦背着行李迈出房门口就撞上了陌莸:“父亲。”

  “你要去何处?”陌莸的容貌与陌钦有六分相似,只不过较之陌钦更加刚毅与成熟,目光也更加深沉,身上多着几分严肃之气。

  “孩儿欲往琉球。”陌钦回答。

  “阿钦,从此地到琉球,何止两千里,你还有两次余毒未清。”跟在陌莸身后一个面容姣好,看着三十出头,打扮清雅的女人立刻皱眉道,“何事如此焦急,不能派人去?你体内的余毒压制下来不容易,你又去外面,若是再遇上了事儿,恐有性命之忧。”

  “姨母,我心中有数,会谨慎行事。”陌钦道。

  “那也不行”

  “非去不可?”陌莸拦下了陌钦的姨母,目光沉静的看着他。

  “非去不可。”陌钦点头。

  “你可知你若是现在走了,这一年多受的解毒之苦便是前功尽弃。”陌莸又道。

  “父亲,我体内的余毒根本无法根治,不过是压制,少了两次,也不过是压制的时间缩短。可若今日我不去,我也许会悔恨终身。”陌钦抬起头,目光直视陌莸,他的眼底一片坚定。

  “阿钦,你要知晓,你们终究是无缘无份,这是天命,无人可改。”陌莸语重心长的说道。

  “父亲,孩儿知晓。”陌钦垂下眼帘,“这世间许多事许多人,并非有所图,才肯付出。父亲,有一种情,是情不自禁。从见她第一眼起,孩儿便知与她注定是擦身而过,可这世间只有她一人能够让孩儿看清面目,孩儿才知原来人的容颜可以这样的美,孩儿只愿她如繁花,四季常开,终年不凋,为此孩儿愿不惜一切。”

  陌莸叹了口气,他连连点头:“你自幼便心性坚韧,忠你所钟,既然你已经明白了什么是你想要,什么是你所坚持,为父也不阻拦你。做父亲的惟愿儿女能够喜乐无忧,欢颜无憾,你去吧。”

  “姐夫!”

  “多谢父亲。”陌钦行了礼,就转身沿着回廊箭步离去。

  “哎哎哎,少爷等等我”牧童也顾不得收拾自己的东西,摸了摸身上有不少银钱,就连忙飞奔追上去。

  “姐夫,阿钦是九陌宗的独苗!”陌钦的姨母眼神带着责备看着陌莸。

  “孩子长大了,我们关的住他的人,也关不住他的心。”陌莸看着陌钦消失的方向,“清毒需要他心无旁驽,此刻将他强留于此,也无法清毒,不如让忠于本心。”

  陌钦的姨母闻言,动了动嘴最后只能目光复杂的问:“那姑娘是阿钦的劫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