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36章 险些遭人利用
  “正是如此。”温亭湛笑着点头。

  “可哪一方才是盗尸背后之人呢?”夜摇光托着下巴,看似目光落在田野上,其实是用余光瞄着两边的人。

  “随便抓一个问一问便知。”温亭湛道。

  “随便抓一个?”凌度一愣,“这”

  要是抓错了可如何是好?不是打草惊蛇。

  “既然他们能够和平共处,自然是彼此知根知底,且势均力敌。”温亭湛解释了一句。

  夜摇光顿时就明白了,如果不是双方都忌惮的对方,下场早就已经是如同凌源他们一般被绞杀在此,夜摇光目光一眯:“晚上就行动。”

  夜摇光路上用绳索将那一张淡蓝色的符纸串了起来,此刻正绕着指尖在转着玩,目光飘过符纸萦绕的浅蓝色之光,扫到田野之中同样有一个人身上在萦绕着类似的光,果然在此。

  “无需费心,他会主动寻上门。”温亭湛轻笑道。

  “主动送上门?”夜摇光狐疑的问道,“你是说他们会如同对付凌源一样来对付我们?”

  “不,他是来递消息。”温亭湛摇着头道。

  “递消息?”夜摇光和凌度都茫然的对视了一眼。

  温亭湛的目光从夜摇光指尖转动的符纸上投了过来,纵然他看不到那符纸的反应,但是他却从夜摇光的表情之中看出她寻到了下降头之人:“我原本以为他们放凌源回来是为了威慑凌掌门,现在才知道这里还有这样一个遗漏之处,对凌源等人下降头的并不是盗尸的幕后之人,而是另外一伙人,他们应该知晓我们要寻盗尸幕后人,且也知晓盗尸幕后人所为之事,故意对凌源等人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就是为了激发凌掌门的怒意,让凌掌门寻高人来对付盗尸之人,如此他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这是在借我们的刀杀对方的人。”

  “可恨!”凌度大怒,这次若不是将夜摇光和温亭湛带来,指不定他们真的就算是回来报仇,也会是被人利用一把。

  “他们这样做”夜摇光听完皱了皱眉,“岂不是暴露了?”

  既然那么费心的不惜派人来这里扎根落户,就是想要做到悄无声息,即便误打误撞被盗尸的人发现并且打算横插一脚,但到底只有两方势力,得到的几率也更大,用这样的手段将百里门请来的人引来,这对于他们好处并不多,而且百里门请了人赢了自然好,若是输了背后很可能会牵扯更大,比如她若是在这里有个意外。只怕千机师叔会灭了他们两个家族。

  倒不是自以为是,千机师叔肯定不是为了她,为的只是对义父的承诺,千机师叔那样高冷的性格,也许只有一个义父是他唯一的知己,如今这个知己飞升,他本就陷入了寂寞如雪的僵局,一个人即便是清心寡欲的修炼者如果没有一点精神依托都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缘生观现在明显不需要千机师叔操心,而她就非常幸运的成为了千机师叔的精神依托,说直白点就是唯一需要操心的人和事。

  也真是如此一个会犹如滚雪球越滚越大的局面,夜摇光才不明白。

  “因为等到再有人寻上来之时,他们已经人去无踪。”温亭湛替夜摇光解惑。

  “人去楼空”夜摇光默念了一遍,她目光瞪大,“你的意思岂不是他们所图之物,就在这几日就可以得到手,才会把我们引来,只是为了替他们将盗尸那一伙人给缠住,他们得了宝贝就逃之夭夭!”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夜摇光冷笑。到时候就算她死在这里,那也只是盗尸那一伙人的责任,和他们无关,就算是追查下去,这几个人躲起来,他们的门派家族来个打死不认账,甚至说这些人不知所踪,千机师叔还能如何?

  “这世间从来不少聪明人。”温亭湛笑道,“别气,不值当。”

  “是啊,这世间聪明人不少,自私自利,阴险狡诈之人就更多。”摇光目光微眯,显示她很不高兴,她最恨的就是被人利用,任何人哪怕是陌生人的利用她都会非常的反感,其他背叛都没有这样让她厌恶。

  温亭湛瞬间感应到了夜摇光的情绪波动,也不避讳凌度握住夜摇光的手:“要如何才能让你消气?”

  既然劝慰不行,那就只能是让她出了这一口气。

  “我想让他们反过来狗咬狗。”夜摇光的语气带着一点自己都不知道的娇气,仿佛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女孩子寻求坚实臂膀依靠。

  那一点从未有过的情绪变化却犹如清风送入温亭湛的耳里,撩动得他的心湖微微涤荡,若非还有一个人在,他一定会趁机狠狠的亲她一口。

  渐渐日落的光晕染上了秋季独有的火红色,照应在她的脸上,仿佛娇羞的红晕,明艳得令人怦然心动。

  “好。”温亭湛的声音轻柔如燥热的金秋从田埂吹来的凉风。

  “你有办法?”夜摇光立刻反握住他的手。

  另一只手搭上去,将她的素荑包裹:“便是没有办法,也要绞尽脑汁为摇摇想出办法。”

  “咳咳,天色不早,我们回去用饭吧。”凌度活了几十岁的人,实在是有些尴尬,于是站起身就朝着他们投宿的农户而去。

  夜摇光难得脸一红,不过在火红的霞光照射下并不明显。

  等到他们回去的时候,果然人家一家子都在等他们用膳,让他们有些尴尬,时下很多农户其实都是用两餐,天一黑就入睡,省灯又省粮。

  用完膳,因为夜摇光是男装打扮,虽然这户人家看着不错,建的也是砖瓦房,但是人口多,凌度就和其他挤在了一起,而夜摇光和温亭湛分了一个房间,外间还有这户的一个十二岁孩子。

  因为有人,夜摇光也不好多问,但是等她洗漱回来之后,温亭湛已经不见了踪影,她等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温亭湛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