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34章 符篆
  夜摇光的话让原本好奇的想要触碰小玉瓶看看里面小黑点卵虫是什么样的凌玲顿时缩回手。

  对此夜摇光轻轻一笑,五指一握将东西收入囊中,然后转身看着凌源:“可感觉好些?”

  杨枝甘露是这些死降的卵虫最大的克星,基本不分种类,所有的蛊虫都可以克死,夜摇光仔细的凝了凌源的眼瞳一眼,果然那一圈小黑点变得淡化。

  “似乎身体里轻了不少。”凌源迟疑的说道,他真的有一种骨头被刮干净的感觉。

  “如此便好。”夜摇光听了也就点了点头,“你好生歇息会儿,等用了午膳,我有话问你。”

  “夜姑娘有吩咐只管说。”凌源万分感激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就和温亭湛一道去了前院,此刻已经是正午,零度和凌庚都在等着他们用膳。两人看了看凌朗师兄妹的神色便知道事情已经解决,等到落座之后,凌度连忙举起酒杯:“夜姑娘这杯谢你,这次百里门能够请到你,真是请了吉神。”

  “凌度道君过誉。”夜摇光端起杯子,杯子里没有酒,倒不是他们不能饮酒,应该是估计到温亭湛的年纪,故而大家都不饮酒,夜摇光见此心里也更加的舒服,这是一种细微的重视。

  “夜姑娘无需谦虚。”凌庚紧接着道,“不过我倒是有些疑惑,夜姑娘似乎对克制降头术极其的在行。”

  他们虽然是修炼之人,但是修炼之人未必懂奇门之术,懂也未必全懂,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局限,门派之间的修习之法或者擅长之道是绝对不会外传,而夜摇光很幸运的生活在前世,加上她真的不安于室,总喜欢到处去游玩,所以交游广阔,大家对于学术都是极尽探讨,互相增进彼此之间的交流,而她记性又好,对于这方面有肯下功夫,才会有今日。

  “爹爹活了五百年,总要有些压箱底留给我。”夜摇光隐晦的将这个锅甩给虚谷去被,“其实降头术可以算得上是茅山术的分支,只不过去是去了正道,取了其邪恶之法,要克制降头术用茅山术准没错。我今日便是用的茅山术,以药王菩萨结印得杨枝甘露。”

  “原来如此。”凌庚和凌度点了点头,要说茅山术那还真的没有人比虚谷更加精通,而涉及到任何的传家之宝,两人也不好深问。

  用完午膳,夜摇光和温亭湛才在午休前去寻了凌源,问了问他们中降头的具体位置,具体经过,掌握了一些基本信息之后,夜摇光才回到房间内,取出了那一个虫卵。

  “摇摇这是决定要去寻他们?”温亭湛见此便问道。

  “嗯,方才据凌源的描述,背后应该不是密若族,以密若族的强悍,他们不屑如此遮遮掩掩。而且虽然我未曾见过含幽,但也不知道是否含若诅咒的缘故,我莫名的便对含幽的性子有些了解,她应该是一个极其张扬,独裁,刚断,阴沉的女人,这样的性子,绝对不会选择如此迂回的办法,利用凡间之人的贪念去挖墓盗尸。”夜摇光分析之后,便低声道,“既然不是密若族,其他二族不论是哪一族都不足为惧,我猜想下降头之人未必就回了琉球,从他下降头的道行来看,他还不是我的对手,不如趁此时将他擒获,若是能够逼问出些什么自然是好,若是不能,我也能够让他死的无声无息,他用五毒降害了太多的人,这种人死不足惜。”

  既然夜摇光什么利弊都分析清楚,温亭湛也就不再多言。他默默的退开身,站在了远一点的地方。

  夜摇光手在光洁的桌面之上一挥,一张张黄表纸便平铺在了上面,她双手行了一个双穿山独龙诀,平铺在桌面上的黄表纸就蓦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抬起来,与她的视线齐平,随着夜摇光双臂环绕,目光紧缠,符纸飞跃,有秩序的旋转,最后边缘仿佛镀了一层光一闪而过,等到光芒在尾端消失,所有的符纸猝然交叠在一起,夜摇光迅速的划破指尖,在飞速交叠的符纸之上绘制复杂的图案,每一次收手都是堪堪划过符纸重叠的一端,最后数张符纸,凝聚成了一道蓝色的符纸!

  夜摇光两指夹着这一道符纸,唇边绽放一抹得意的笑容。

  “这符怎会是蓝色”温亭湛看着分外惊奇。

  “这证明我制符之力大涨。”夜摇光将符纸放在了温亭湛的掌心,“符箓的类型包括金色、银色、紫色、蓝色、黄色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银色次之,紫色、蓝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黄色,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

  “原来一道符还有这么多的门道。”温亭湛拿着这一张符纸,明明数张交叠却格外的薄,但却非常的重,这份重量不是来自于符纸的数量,“你绘制这张符纸是为何?”

  夜摇光抽回符纸:“我方才行的是双穿山独龙诀,澳门赌博网站:代表入地穿山,勇猛穿截。”说着,夜摇光就将小玉瓶里面的卵虫倒了出来,用五行之气将之控制着,将之前裹入符纸之中,又用手诀封住了符篆,“有了它,便是养出这降头之人化成了灰,也能够寻到。”

  温亭湛看着薄薄的一张符纸,目光闪了闪。

  夜摇光扬了扬下巴,一副崇拜我吧的表情:“是不是神乎其技。”

  “是,摇摇最是厉害。”温亭湛自然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顺毛。

  志得意满的夜摇光完全没有发现,温亭湛宠她就像宠着一个宠物,若是站在旁观者立场,指不定真的炸毛。

  “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捉人。”夜摇光一把抓着温亭湛,就急不可耐的去给凌庚二人打个招呼便离开百里门,朝着海边而去。

  凌度赶紧放下手中的事儿追了上来:“温公子,这一代路上不太平,我随你们一道。”

  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没有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