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28章 百里门相求
  结束了温馨的早餐,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和夜摇光也不能再耽搁,马不停蹄的两人一骑,一道快马加鞭的赶回家里,倒是在路上看了不少沿途的风景,原本正午的时候就能够赶回家,却偏偏拖到了日落黄昏。

  当然,如果夜摇光知道家里有人正等着她,她一定会再拖延二三日。

  “姑娘,少爷您们可算是回来了。”夜摇光和温亭湛牵着马儿才刚刚进入村子里,王一林带着王森就村口张望。

  “发生何事?”温亭湛把缰绳递给王一林,而后问道。这两人,明显是特意在这里等他们,看来也不是第一天如此,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儿,才会每日在这里等待,好第一时间知晓他们回来。

  “少爷,以前来过家里拜访的凌公子登门拜访。”王一林连忙回复,“似乎有要紧之事,王爷传讯去浮梁县,今早浮梁县县令回信说少爷已经离开两日,王爷说您和姑娘应该这两日就回来,所以让我们在这里候着。”

  王森已经激灵的跑回家传信,所以当夜摇光和温亭湛跨入家门之后,幼离已经备好净手的水,夜摇光和温亭湛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就去了饭堂,果然是百里门的人,依然是凌度带头,有凌朗和凌玲师兄妹。

  “夜姑娘。”凌度他们见到夜摇光都从靠背椅上站起身,然后态度格外的恭敬。

  “凌度道君别客气,我们一路赶回来,如今已经饥肠辘辘,有什么要紧之事,我们饭桌上说。”说着夜摇光就将所有人往饭桌那边领去。

  等到先后落座之后,凌度等人也没有开口说什么,道家修炼虽然讲究修身养性,但其实更宣言随心自在,自然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凌度等人选择沉默,应该是念着他们奔波回来,故而有心让他们好生用一顿晚膳。

  夜摇光和温亭湛也不辜负他们一番心意,于是大家都静默的将晚膳用完,等到宜芳等人收拾饭桌的时候,夜摇光就在饭堂旁边的大堂招待他们,让幼离沏了一壶菊花茶。

  “凌度道君,不知被何事困扰?”夜摇光主动问了出来。

  “其实这事儿,夜姑娘定然是有所耳闻,我听闻夜姑娘是去浮梁县缉拿盗尸之人。”凌度端着茶杯道,“不瞒夜姑娘,我们百里门就在八闽,师兄与八闽布政使有些渊源,这事儿八闽布政使求到了百里门,师兄便派我前去协助,原以为是魔门作祟,可我与对方之人打过交道之后,才发现竟然不是魔门所为。”

  “不是魔门所为?”夜摇光也有些诧异,其实她也是猜测是魔门,毕竟正统的修炼者哪里会去养尸,而且一养就是这么多。

  “不是魔门,而且牵扯到了隐世大家族。”凌度说到这里,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起来,“隐世大族所修之法亦正亦邪,所习秘术更是神秘莫测,我们百里门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但也不能因此而坐视不管,故而才求上了夜姑娘。”

  “凌度道君,当日摇铃之事,道君仗义相助,但凡道君有所求,我本不应该推辞,可我的能耐道君也应该知晓,我的修为犹在道君之下,连百里门都应付不了,我便是随道君一道而去,也是无足轻重。”夜摇光不解,为何百里门竟然会求上了她。

  夜摇光的话让凌度一愣,就连凌朗都是错愕,性格直爽的凌玲气愤不已,她站起身,用一种我看错你的表情看着夜摇光:“夜姑娘,你能够为了一个女鬼奔波,能够为了摇铃而挺身而出,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坦荡的奇女子,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推诿!”

  对于凌玲的指责夜摇光是有些莫名:“凌姑娘,并非我推脱,而是这事我根本无能为力”

  “夜姑娘,你是虚谷真君的女儿,你是千机真君的世侄女,你如此惧怕一个邪门歪道,你将虚谷真君的威名置于何地!”凌玲高声指责。

  夜摇光一怔,已经很久没有人在她的面前提到老头子,她倒不是把老头子忘了,而是她从来没有把老头子当做一个靠山,而是当做真正的亲人,所以压根没有往这一方去想。

  可饶是凌玲提到这一点,夜摇光还是没有逞强:“爹爹已经飞升,人走茶便会凉,虽则千机师叔允诺要照料我,可这事儿我不能自作主张,冒用缘生观之名。”

  “夜姑娘你”

  “玲儿!”凌度沉声低喝,他看向夜摇光,态度诚恳:“夜姑娘,此事是我没有考虑走到。”

  “凌度道君,此事虽则我不能借用缘生观之名,但我却愿尽我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夜摇光也非常认真的说道,“至于千机师叔的名头,我会传信给师叔,让师叔代为查一查究竟是哪一个隐世大家族。”

  当日潘卓之事,若非有凌度,他们要做出那么完美的局也会很困难。百里门对上缥邈仙宗,天壤之别的差距,但凌度也没有因此而明哲保身,投桃报李,夜摇光也不能因为这一次牵扯到隐世大家族就退缩。

  只不过,她不会未经千机师叔的允许就贸然代表着缘生观而去。虽然她相信千机师叔一定会做她的后盾,但知道是一回事,不知会一声就用,等到自己摆平不了,要别人来营救的时候,就会让别人有种赶鸭子上架的强迫感,这是在消费情分。另外,就是百里门都查不出来,对方肯定大有来头,让千机师叔去查也算是打个招呼,若是能够私了最好对方提前收起爪牙,兵不见血刃。

  “夜姑娘,百里门多谢夜姑娘大义相助。”凌度带着凌朗师兄妹站起身对着夜摇光行礼。

  “凌度道君客气。”夜摇光连忙谦逊道,“既然是朋友,自然是应当守望相助。”

  “夜姑娘,你看我们何时启程?”凌度有些不好意思,“实不相瞒,我们几人已经离开八闽十日有余,我是担忧日子一长出现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