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24章 真正的狐狸
  略作休息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就拿着罗盘,和温亭湛一道往林子深处寻去。

  “昨日的飞尸并非蓄意养出来,而是自然形成,这里距离我们家也就四五百里的距离,大黑熊看到的也许就是这具飞尸。”夜摇光虽然语气不肯定,但是她心里却笃定,一具飞尸要几百年才能够形成,而且对地理环境要求相当的苛刻,方圆千里能够出现一具已经是极其难得。

  温亭湛没有搭话,对这一类的东西他并不了解,所以没有发言权。

  又走了一段距离,夜摇光才蓦然问道:“昨夜的盗尸贼你可抓了?”

  “抓了,让浮梁县令送到知府衙门去。”温亭湛之所以这么晚才来寻夜摇光,就是把人送到了县衙,并且与浮梁县令交涉了一番。

  “哦。”夜摇光应了一声表示她知道了,与温亭湛不轻易插言僵尸一样,这一方面是温亭湛的事儿,夜摇光也不太深入了解,所以也不多言。

  可饶是如此,两人也没有觉得无趣,夜摇光蓦地又想到看一件事儿:“户部可是有消息了?”

  “户部五日前夜里有人潜入盗取户籍。”温亭湛轻声道。

  “五日前?”比孟陵来寻他们都还早,果然是行动得快,“他们下手倒是快。”

  “不是对方动的手,是傅老爷子做的局。”温亭湛淡声道。

  “咦?”夜摇光侧首望着身旁的温亭湛。

  温亭湛细心的解释给她听:“我说过,这事儿未传到陛下耳里之前,定然会被其他人收到风声,看就只看谁快一步,如今看来是傅老爷子快了一步,他收到风声之后装作不知,将内鬼给查了出来,而后设了一个局,让其人赃并获,再上了一个请罪折子,向陛下告罪,只说他早就发现户部户籍泄露,只不过蛀虫未寻到,便一直不敢声张,以免打草惊蛇铸成大错,陛下这下不但不会怪罪他,还嘉奖了他。”

  “老狐狸。”夜摇光不由低声道。

  “能够做到从一品,哪个不是老狐狸?”温亭湛笑道。

  夜摇光目光一转:“若是这一次傅老爷子慢了一步,反遭陷害,你管还是不管?”

  “不管。”温亭湛回答的很干脆。

  原本以为温亭湛会出手相救,正打算问一问他又有什么办法力挽狂澜,夜摇光却被这个答案噎住:“为何?”

  傅老爷子可是褚帝师的左膀右臂,若是他被拉下马,褚帝师必然要大伤元气。而温亭湛已经是褚帝师的弟子,只不过没有对外宣布。

  “摇摇,官场能者居之,傅老爷子若是真的栽了,是他的无能,正因为我是师傅的弟子,日后定然要与之为伍。”温亭湛说得很平淡,“我才不要无能之人。且师傅失了傅老爷子,自然还有其他人补上来。既然他做不好这个户部尚书,与其留着他日后再出纰漏,不如让更有能耐之人上来。”

  温亭湛的解释让夜摇光完全找不到反驳的话语,有时候觉得身居高位之人,比他们这些修炼者还要冷漠,官场更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残酷厮杀从来是无声无息。

  见夜摇光不言不语,温亭湛笑了笑:“我知你想知晓若我非得出手救陷入危机的傅老爷子,该如何做。”

  “快说。”夜摇光果然兴致勃勃。

  “其实并不难。”温亭湛莞尔一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就知道占我便宜!”夜摇光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不能让这家伙形成了习惯,要不日后她岂不是得一天亲他个四五回?

  夜摇光明显加快了脚步,温亭湛无奈的笑了笑追上去:“若是傅老爷子寻不出内鬼是谁,师傅也寻不到,我会让傅老爷子负荆请罪。”

  “负荆请罪?失职之罪?”夜摇光一愣。

  “不,泄露户籍之罪。”温亭湛目光变得幽深。

  “你这不是把傅老爷子往死里推!”夜摇光惊声道。

  “哈哈哈哈,置之死地而后生。”温亭湛朗笑道,“师傅和傅家在帝都盘根数百年,势力之大可想而知,即便他们寻不到内鬼,但定然会知道是谁在陷害他们,只不过掌握不了证据,若换做是我,我定然不会如傅老爷子这般轻而易举的罢手。”

  看着温亭湛的目光逐渐变得幽深内敛,夜摇光心里都有些发毛,比对付飞尸还要可怕。

  “今日若我是户部尚书,我压根不会费心去寻什么内鬼,他们既然想让我成为罪人,那我就顺了他们的心思。”温亭湛云淡风轻的说道,“不但让自己成为罪人,我还要给自己下点毒,再伪造一份被威胁的证据,大义凛然的跪在陛下面前,让陛下知晓他的重臣如何被威胁,而他们从我这里原本要得到的也不再是死人的户籍,而是活人的户籍。为了与之周旋,为了戳穿他们的阴谋,我不得不与之虚以为蛇,如今我终于查清他们的目的,也算是对的上陛下的一番信任,故而才来负荆请罪!”

  夜摇光咽了咽口水,她的背脊发冷,要活人的户籍做什么?不是通敌卖国有何用?她相信温亭湛会将这个反过来的局做的完美无比,至于为什么对方得到了死人的户籍还要去挖墓,这些等等温亭湛一定会弄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他不会明说是何人陷害他威胁他,但是他会弄出证据一步步引导陛下查下去,那些在准备揭发他的人会理所应当的想着他应该如同傅老爷子一般赶快的想办法摘干净自己,而不是顺着他们反过来回敬他们,这个时候是对方最疏于防患说不定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

  这一个绝地反击,简直是可怕至极!

  “你才是真正的狐狸。”夜摇光不由搓了搓双臂。

  温亭湛见了她的动作倒是眉头一皱,看着四周:“此处的确阴冷。”

  明明是正午,阳光最温暖的时候,可这个地方竟然犹如寒冬,照射下来的阳光都沁凉无比。

  夜摇光这才抬眼看一看四周的环境,不由骇了一跳:“聚阴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