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18章 中孚卦
  处理完挤压粮食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就把秋收的事情又全部扔给了幼离,然后带着萧士睿和秦敦几人在村子里带着孩子们上蹿下跳,萧士睿也才虚岁十六岁,陆永恬虽然年纪大一些,但比他们还能够玩,每天都玩的不亦乐乎,时间一晃就到了八月下旬。

  九月十号开课,天气正炎热,夜摇光不打算太早去书院,而是打算七号再启程,萧士睿和陆永恬自然是举双手赞同。在夜摇光家里不但凉爽无比,村子里面的孩子都挺好玩,每日还有美食,兴致一来就可以去后山打猎。温亭湛虽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疯疯癫癫,但逮到机会就和杜荇形影不离,还和杜荇上山采过好几次药。

  最忙的就是叶辅沿,虽然是秋收季节,但他的学生年纪都比起一个半劳力,家里更希望孩子多去上课,故而他依然没有停课。偶尔,温亭湛也会去充当一两天先生,讲几节课。

  夜摇光都快把飞尸的事情给忘了,却偏偏又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

  来的还是县令孟陵,不过孟博也随他一起。去年三载考绩,孟陵评了优,但推辞了上面调任的好意,觉得自己还年轻,还需要沉淀,故而恳求在庐陵县留任,因此还得了陛下的称赞,但夜摇光知晓这是孟陵对温亭湛的承诺。

  “孟大人和孟四哥一道前来,可是发生了何事?”温亭湛已经从两人凝重的面色察觉出了事态严重。

  “这一趟来,还是要麻烦夜姑娘。”孟陵沉吟了片刻才道,“从三个月前,本县各镇就陆续有几具尸骨被盗,因着被盗的不频繁,且相距甚远,我也不曾联想到一起,可昨日我收到邻县县令的私信,才知邻县三月前开始也有几具尸骨被盗,后来就上报知府,知府大人一查,不止整个豫章郡,甚至比邻的八闽也有盗尸案发生,甚至比我们还要猖狂,两府商议了一遍,都觉着这一起盗尸案非比寻常,此事已经上报朝廷。”

  “盗尸?”夜摇光一愣。

  盗尸其实她是不陌生的,在前世这种事情太常见了,国外的盗墓者会连同尸体一起盗走,但那是特殊保存完好的尸体,在国外这种干尸可不比古董价值低,但这个时代盗尸就有点不正常了。

  “墓内陪葬品可有被盗走?”温亭湛问道。

  “盗的都不是大户人家的墓。”孟陵叹气道,“若非如此,也不会到此时我们才察觉不对。”

  不是大户人家的墓,那就是普通的坟地,就算陪葬也不是什么大物件或者值钱的物件,最多就是生前常带或者喜爱之物。至于为什么说不是大户人家所以发现的比较晚,倒不是衙门的不重视,而是平民百姓会给官府更多的时间去处理,但凡有背景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是衙门迟迟不能破案只怕是要各种走关系施压或者自己悬赏之类的手段,自然消息流传出来也就更快。

  “豫章郡没有,可八闽倒是有两户家道中落,颇为讲究的人家。”孟博道,“其中一家的财物被洗劫一空,另一家则是被取走了一半。”

  “取走一半?”陆永恬不明白,“这是何故。”

  “这说明盗尸者其目的实为盗尸,但钱财也不会遗落。”萧士睿听了半天开口道,“若是中途发生了变故,他们的首要目的还是尸身。”

  “这位公子所言极是。”孟陵赞同。

  孟陵和孟博都不曾见过萧士睿,也不知道萧士睿的身份,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两人上门也是有要事,温亭湛也没有来得及介绍,也不打算暴露,不过孟陵因着对夜摇光和温亭湛的态度,对他们的朋友也格外的亲和。

  “纯粹的是为了盗尸”夜摇光略一想就有了猜测,她什么都没有说,而是问孟陵:“孟大人,你寻我是为了让我帮忙寻找遗失的尸身?”

  “是,想请夜姑娘起上一卦。”孟陵颔首。

  “起卦可以,我想问一问孟大人为何起卦?”夜摇光点头,从腰间取出三枚祥符元宝,抬首问道,“是卜盗贼的方向,还是尸体的方向?”

  明显盗尸的人肯定不是为了自己盗,应该是为他人而盗,所以盗贼和尸体未必在一起。一事不二占,夜摇光必须得先问明白。

  孟陵和孟博看了看彼此,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盗贼的方向。”

  “尸身的方向。”

  前者是孟陵,孟陵身为官员认为抓住了盗贼就能够审问,才能够给失主一个交代。可孟博作为一个旁观者,并且他想得更深远,失去亲人尸身的家眷更想要的是寻回尸体,且这些人盗用尸体定然是有目的,若是毁坏岂不是让他们痛失亲人之后又添了一重打击。再则就算抓到了盗匪,也未必能够审问出尸身的方向。

  “尸身更重要。”孟博蹙眉。

  孟陵面色一滞,他不否认他有私心,抓到盗匪才有功绩,略带一点愧色,孟陵点头:“四弟所言甚是。”

  既然两人达成了一致,夜摇光也就起了卦,得出来的卦象竟然是周易六十四卦之中第六十一卦中孚卦。

  夜摇光一见卦象顿时就皱起了眉。

  “如何,夜姑娘?”孟博紧张的问道。

  “中孚卦,今日是丁酉日,六神以朱雀起,便是白虎持世,官鬼则是空亡。”夜摇光摇着头道,“克我者官鬼,你们所求便要看官鬼爻,官鬼爻空亡,只有两个字:难寻。”

  孟家两兄弟顿时面色一凝。

  夜摇光却又道:“不过此卦的乃是消厄解难之卦,多主吉。”

  两人的面色倒是有些松色,但到底还是心事重重。

  “夜姑娘,你可知盗取尸身有何用处?”孟博接着便问道,他因着在家中打理庶务,结交的人也广,所以直觉盗取尸身,尤其不是大户人家的尸身,已经不是做正常人的事情,会不会是什么妖魔作祟。

  “这话我暂时还不能给你们确切的答案,我要先知晓到底有多少尸身被盗,被盗的尸身所有的记录。”夜摇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