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15章 八字相克
  然而,夜摇光却没有想到给夜开阳引魂却有了波折,而且这个波折竟然来自于源恩老和尚。

  “咦,旭日自西边升起了?老和尚你竟然亲自登我家大门。”夜摇光听说有个和尚拜访,亲自去开了门,看到源恩惊讶不已,还特意伸了伸脖子,看了看外面的天空。

  “阿弥陀佛,老衲路经此地,记得小友家居于此,故而上门化缘,不知小友可否赏一碗饭菜。”源恩依然挂着温和无害看起来非常慈悲的笑容。

  夜摇光自然是让道的:“老和尚,我也白吃了你不少好东西,今儿亲自回敬你一二。”

  说完夜摇光就把源恩迎进去,让温亭湛和萧士睿来招待,自己亲自去了厨房,用素油做了三菜一汤,端到源恩的面前:“来,老和尚尝尝我的手艺,虽然比不上你寺里的御厨,但也不至于难以下咽。”

  “多谢小友盛情相待。”源恩也不客气,他拿起筷子,就开始用膳。

  其他人都是才用膳不久,现在正是午后,还不到饭点,其实源恩要是再晚来一步,夜摇光和温亭湛只怕都要午休了。

  等到源恩吃完之后,夜摇光让宜芳他们收拾,便问道:“老和尚,你匆忙赶来,所为何事啊?”

  源恩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僧袍,很干净整洁:“小友如何得知老衲是匆忙赶来?”

  “切现在这个时辰,你若是从永安寺赶来,定然是用了午膳,难道堂堂的永安寺住持大师还会特意来蹭一顿饭不成?”夜摇光翻了个白眼,她只是不愿意动脑,不代表她真的不聪明好吧,“而老和尚你十天半月不吃也无碍,瞧瞧你一上门就化缘,只怕不知道从何处急忙赶来,一路上耽搁了少说半月以上,甚至连永安寺都来不及回,直奔我这里来。”分析完之后,夜摇光摸着下巴,无比好奇的看着源恩,“我倒是好奇,我是要倒多大的霉,才能让你这般什么都顾不上的赶来。”

  “小友与温施主越发有夫妻相。”源恩也不由调侃一句。

  温亭湛不由目光一动,柔和的望向夜摇光。

  夜摇光却完全没有一丁点娇羞之色,反而不耐烦道:“老和尚,别扯远了,快说到底是何事把你惊动的日夜兼程。”

  “确然有一要事,特来提点小友。”源恩也正色道,“小友明日子时之事不可为。”

  夜摇光面色一肃,她要在明日子时为夜开阳重塑真身,这事儿连温亭湛都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老和尚竟然知道了。

  “为何不可为?”夜摇光什么都算的清清楚楚,没有任何纰漏。

  “明日子时,令郎的八字将会与温施主相克。”源恩也不绕弯子。

  “不可能。”夜摇光断然否决,温亭湛的生辰八字她了然于心,她给夜开阳排八字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温亭湛的生辰八字,其次就是自己,两者间完全没有任何邢克,就连方位等等因素她都算得清清楚楚。

  “阿弥陀佛,老衲言尽于此。”源恩多的话却不愿意说。

  夜摇光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话,源恩也是修行之人,虽然因为出家人六根清净,又行善积德,对于泄露天机这样的事情没有比对他们严苛,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夜摇光也不好追问。

  尤其是源恩这样紧急的赶来,让她心里非常的感动,源恩说到这个份儿上已经是难得,她虽然万千疑惑在心头,可却只能压下去。

  “好,我明日不做法。”

  她相信源恩绝对不会欺骗她,若非一般的邢克,源恩不会这样的着急,温亭湛于源恩是不一般的存在,若是没有她,温亭湛会是源恩的嫡传弟子,所以源恩会格外的紧张温亭湛。

  既然决定改日子,夜摇光立刻伸出手从新掐算,得到了另外一个四旺日,她便抬首问源恩:“若是换做十月二十九如何?”

  丙午年庚子月癸卯日酉时。

  “可。”源恩点头。

  原本心里满怀期待的夜摇光,澳门赌博网站:因为这一个插曲心情顿时跌落到了谷底,但却没有表现出来,依然和源恩嬉皮笑脸,源恩却没有呆多久,就坐了半个时辰,就连晚膳都没有用,便离开了,想来他还有很要紧的事儿要去做。

  等到源恩走了,夜摇光的情绪就再也没有遮掩,一直心事重重的模样,萧士睿和陆永恬都感觉到了,吃完饭就自动的给温亭湛藤空间,让他去开导夜摇光。

  “在烦心何事?”温亭湛拉着夜摇光一起坐在秋千之上,脚轻轻推动,双手抓着两边的绳索,侧首看着她。

  “你。”夜摇光转过头,臭着脸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的生辰八字不会有错,否则当初她穿越过来就不会伤了元气,因为温亭湛的八字虽然富贵,但却不是贵不可言。即便她没有修炼,也不至于让她吐血,所以是因为她成了夜摇光,和温亭湛有亲,才会如此,既然生辰八字没有错,那么温亭湛的生辰八字与夜开阳明日的八字就没有邢克的地方,但是源恩来去匆匆,要事缠身,就连传信都害怕有闪失的特意跑来一趟,就是要提醒她明日不可为夜开阳做法,绝对不是闹着玩,两者之间太过于矛盾,夜摇光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我又惹摇摇不开心了?”温亭湛一脸无辜做呆萌状看向夜摇光。

  夜摇光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不要以为卖萌,我就不生气了。”

  “那卖傻吧,我何处惹摇摇不高兴?”温亭湛立刻变成一副傻兮兮的模样。

  “噗嗤。”夜摇光伸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行了,别对我耍宝,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想不明白一些事儿而已。”

  “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想不明白,再费神也是徒增烦劳,不如顺其自然,该知晓之时自然也就会知晓。”温亭湛这下恢复了正经,“在应天府之时,我与柳居晏两次谈话”

  温亭湛细细的将他们之间的谈话说给夜摇光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