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601章 夜摇光的身份
  “不可能。”月大师摇着头,“这世间确然有天赋卓绝之人可以研透周易,如冬升这般不足为奇,然则修炼一途,若非有人从旁指点,绝无可能入道,即便是这世间的散修也如是,要催动圣光球,少说也要元婴修为以上,按照你说言,她只怕已经化神期。十六岁的化神期,整个世外都要惊动,我却从未听到传言,便是号称天下第一仙宗的飘渺仙踪天赋第一人云非离云公子也是二十又三才进入化神期。”

  单久辞也凝眉,夜摇光很多东西其实被他查出来非常的矛盾,尤其是展露出能耐之前,无论是行事作风,还是言行举止都是判若两人。若非温亭湛一力相护,以温亭湛的聪明,绝无可能有人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冒充他的未婚妻,他都要怀疑夜摇光是一个从哪儿跑出来的假货。

  蓦然,单久辞脑中灵光一闪:“月大师,我记得你曾说过,如你们这样之人,若是修为大限将至,不甘就此陨落可夺舍重生?”

  “你怀疑那夜公子是夺舍重生?”月大师立刻领会单久辞的意思,他当即否定,“夺舍重生乃是邪魔之道,若是她当真夺舍重生,碰上了圣光球,就绝对不是这样的态度,圣光球是她梦寐以求之宝,前面之事冬升已经告知于我,她不要圣光球,是因为她是正统的修炼之人,不沾魔物,更不想被魔门之人窥觊。”

  夺舍重生若非要堕入魔道,多少修炼者岂会无可奈何的陨落?

  “可转变极大,我派人到了豫章郡杜家村调查,四年前她还是一个文弱贞静的女子”

  “等等。”不等单久辞说完,月大师打断他,澳门赌博网站:“你是说那位夜公子是女子?”

  “是女子,她是温允禾未婚妻。”单久辞颔首。

  “她是不是唤名夜摇光!”月大师脸色一变,蓦然站起身。

  “是,月大师她的身份不同寻常?”单久辞立刻慎重起来。

  “何止不同寻常。”月大师面色焦急的对单久辞道,“三公子,你可千万不能开罪于她。”

  “为何?”

  “你可记得一年前我们被困在圣教魔宫之中,险些丧命最后突然获救之事?”月大师问道。

  “记得。”那么深刻的绝望,他这辈子只此一次,岂能忘记,“月大师说,我们之所以获救,是因为有高人得道飞升成仙,故而所有邪祟都要避让。”

  “是,我回来之后立刻托同门打听过,那飞升成仙的不是别人,正是活了五百多岁的虚谷真君。”月大师连忙急切的说道,“这位夜摇光是虚谷真君的亲生女儿。”

  “亲生女儿?”单久辞有些接受无能,五百多岁的老头子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

  “三公子有所不知,我们修炼之人,几百岁成婚生子都是常事。”月大师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就接着夜摇光的话题道,“对外虚谷真君只言夜姑娘是他收的义女,可虚谷真君为了救这个义女不惜跌落岩浆火海,这会是对义女能够有的呵护之情?这位夜姑娘为何能够突然入道,且修炼如此神速,恐怕必然是因为虚谷真君寻到了她,有了虚谷真君的辅助,她才能够超越常人,且虚谷真君飞升之后,素来不问俗世一心修炼,号称修道第一人的千机真君,竟然对她以侄女相待,现如今夜摇光是虚谷真君之女的说法已经传遍整个修行界,因为她红尘未断,必然要在俗世之中牵绊,故而各大门派都下了死命令,见到这位姑娘要礼让,要谦卑,万不可得罪。”

  “没有想到,一个被捡来的孤女竟然有这样大的来头。”单久辞不由眯了眯眼,“老天可真是厚待温允禾”

  “三公子,我们并未与他们结怨,暂且退避三舍吧。”月大师建议道。

  “各为其主,我与温允禾势必要殊死相搏,既然这位夜姑娘动不得,那我便正大光明的与温允禾较量。”说着见月大师欲言又止,“大师放心,我不会让你帮我对付温允禾,不会让你为难。”

  “三公子见谅,实在是此事无能为力。”月大师面露愧色。

  他欠单久辞一个天大的恩情,原本允诺为他做三件事,如今才完成一件便遇上了夜摇光

  “大师无需介怀,大师只管修行,我会用俗世的办法。”单久辞宽慰了一句便告辞,“不打扰大师修行,告辞。”

  而此时,夜摇光和温亭湛已经回到了仲家,他们前脚刚刚踏入房门,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单久辞后脚就命人将平大爷给送了过来。

  温亭湛和夜摇光被仲尧凡请了过去,平家大爷的脑袋上套着黑布,将黑布扯开,他不适应的虚了虚眼睛,看到夜摇光和温亭湛先是一阵茫然,转头看到仲尧凡吓得面无人色,若非他被捆绑的结实,险些跳了起来,他的嘴里卡着一个核桃,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夜摇光指尖运气,轻轻一叹,他嘴里的核桃就化作粉碎。

  “把他送去衙门吧。”温亭湛淡声的说道。

  “送去衙门,你不问他些什么?”夜摇光纳闷。

  “问什么?”温亭湛反问道,“他确然是真凶无疑,所有的一切是单久辞在引导没有错,可并没有证据,而一个杀人犯的话是不能成为呈堂证供,单久辞敢送他来,自然是无可畏惧,既然他四肢健全,能言能语,那便交给柳大人审问。”

  夜摇光哑口无言,好像是这样,即便他们明明知道背后的策划人是单久辞,也许平大爷的诈死也是单久辞所为,可却没有一丁点证据,单久辞跟这件事在外人来看压根扯不上边儿。

  有些不甘心,有些郁闷,但是夜摇光却无能为力,怪只怪单久辞行事太不着痕迹,抓不到一点把柄。

  和夜摇光走出了仲尧凡的院子,夜色下看着闷闷不乐的夜摇光,温亭湛握住她的手,轻声细语道:“别恼,好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