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98章 一再紧逼
  “美丽的事物总是令人不愿意去相信它背后的丑恶。”夜摇光淡淡一笑,“言尽于此,单公子信也好,不信也罢,此物单公子便是交与我,我亦不会要。”

  这一刻,夜摇光不得不相信单久辞是真的在短短的时间内将她和温亭湛查得一清二楚,并且将她的性格都摸透,若是换做往常遇到这样的魔物,她一定会出手,这是她必须自觉遵守的天职。

  然而,今日单久辞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不该多说了一句话,既然他言之凿凿在此之前已经有同行看过,她并非第一个遇上之人,且这东西也没有到了迫害无辜之人的地步,况且单久辞身边有这样的能人异士,她犯不着操心,至于别人怎么看她,她一点儿也不在乎。

  单久辞目光变得微微有些深刻,他没有想到他竟然算错了,夜摇光这种对妖魔鬼怪可谓嫉恶如仇的性格,竟然能够如此轻描淡写没有打算出手,与她往常的性格完全不符。

  单久辞自然不知道夜摇光那从来不是性格,澳门赌博网站:而是为人处世不愧于心的原则,她既不是圣母,也从来不觉得这世间的妖魔鬼怪都该她一个人去除魔卫道。必须出手之时她自然会出手,若是今日单久辞身边没有这样的人,单久辞身上已经沾染了邪气,就算单久辞与温亭湛为敌,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救,一码事归一码事,这就是她的原则。

  夜摇光的话让所有人都不好再开口说什么,他们很多人是接触过类似于夜摇光这类人,知晓这类人的脾气并不大好,但是他们尤其是不愿意得罪这类人,只需要随便在你家房子周围神不知鬼不觉动动手脚,或者在你的祖坟上动动土,那就是一家子跟着倒霉的祸患。

  “单竹,你去请冬先生。”单久辞摸了摸自己指尖的尾戒,吩咐自己的随从道,“既然夜公子直言此乃魔物,此事可大可为了谨慎起见,单某少不得要请昔日为单某掌过眼之人出来与夜公子对峙一番,还望夜公子勿怪单某失礼。”

  “性命攸关,单公子谨慎也无妨。”对此,夜摇光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即便她知晓单久辞是装的,单久辞想要用圣光球来试探她的实力。

  今日这一趟鉴赏大会,实则是他特意为温亭湛所设,目的自然是摸清温亭湛的本事,还有温亭湛身边人的能耐,单久辞不达目的自然不会罢休。

  夜摇光这一会儿倒是好奇单久辞要用一个什么人来与她对峙,她就不信还有修炼者当真敢信口雌黄不惜犯下口业也要说圣光球不是魔物,用这样的代价来逼迫她出手?

  很快,夜摇光就明白了九州第一公子不愧是九州第一公子,因为单久辞请来的冬先生,完全不是一个修炼者,但是从他身上的气息夜摇光感觉到了熟悉,他是一个懂得算卦布阵的奇门之人,并没有辅助修炼。

  “在下冬升,早闻夜公子大名,今日能够一见,还请夜公子指点。”冬升是直奔着夜摇光而来,没有任何攻击性,没有任何敌意,反而是满目毫不掩饰的崇拜之情,“方才一路行来,单竹已经对在下言明,在下的确感觉到圣光球有一股神秘力量,却不知为何是魔物。”

  因为冬升精通奇门之术所以他能够感觉到圣光球的磁场不对,但又因为他并没有修炼,所以他自然感觉不到圣光球的力量是正是邪。并不是所有奇门之人都修炼者正如冬升,并不是所有修炼者都会全部奇门之术正如陌钦,这不是一个包含关系,而是两种人,当然二者兼并的不在少数。

  “你碰过此物了。”夜摇光看着冬升向她拱手行礼的双手,手上有着浅淡的邪气,并不浓郁。

  “在下曾钻研过一段时日。”冬升很诚恳的说道,他在夜摇光的面前态度近乎谦卑,正如他能够感觉到圣光球的力量,他也能够感觉得夜摇光浑身萦绕的五行之气,虽然他并不知那是五行之气。

  冬升是一个无辜之人,一个被单久辞利用来逼她露底之人。这一刻,夜摇光知晓今日她就推过去了,明日单久辞还会用其他办法来试探她。为此,中间定然要牵连不少的无辜,单久辞终究还是没有算漏她的性格。之前的试探,不过是他拟定出来两种她可能的为人之一

  “摊开手。”夜摇光对着冬升沉声道。

  冬升非常配合的平直的摊开手,夜摇光两指凝气,五行之气萦绕在冬升的掌心,犹如一股牵引之力,将他掌心凡人看不到的邪气包裹,而后手腕一点,将包裹的邪气粉碎。

  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就看到夜摇光的指尖在他的掌心之上划了一圈,可冬升却突然感觉到了双手轻松了不少,原本以为疲累过度有些隐隐作痛的经脉一下子失去了所有不适,他活动了关节,才震惊的看着夜摇光,对夜摇光要行跪拜大礼:“多谢夜公子救命之恩”

  “日后切莫轻易触碰未知之物,即便是传说之中的灵物,也非凡胎**可以触碰,更遑论这是魔物。”夜摇光手微微一抬,一缕五行之气于虚空之中抬起了冬升的双膝,她淡声的叮嘱。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纷纷惊讶不已,他们虽然什么都不曾见到,但是他们相信若非真的发生什么,作为单久辞之人的冬升,是不会这样激动的向夜摇光行这么大的礼,一时间方才触碰过圣光球的人都觉得手有些沉重,寻思着要不要上前让夜摇光看一看,别真的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这边夜摇光已经绕过案几走到正前方,站在圣光球之前,隔着两个案几与单久辞相对,她对着单久辞一拱手:“单公子机敏过人,想必是信奉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在下乃是修行之人,令无辜之人不被邪门歪道所蛊惑蒙蔽至残害,是在下之天责,既然单公子不信,那在下便让单公子见一见此物的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