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93章 两重试探
  夜摇光并没有问温亭湛到底给单久辞挖了一个什么坑,澳门赌博网站:她不喜欢费脑子,这是权力谋略之间的博弈,夜摇光只想当一个看客,静静的旁观事态的发展。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第二日仲尧凡和温亭湛都收到了一封来自于威国公府的请柬,请柬非常的简洁明了,不是什么喜事。而是单久辞从西域回来,带了不少新奇之物,广邀天下有学之士一起品鉴。

  “好冠冕堂皇的鸿门宴。”闻游和陆永恬自然是没有收到,看了温亭湛手上的烫金请柬不由叹一声。

  “也请了柳大人做嘉宾。”仲尧凡很快就把单久辞宴请的名单打听清楚,“几乎囊括了整个应天府的豪门世族。”

  应天府有多少豪门世族?那绝对是除了帝都最多的一个地方,因为基本有根基的大家族老宅都在这里,他们都是随着开国皇帝在这里扎根的真正老牌世家。

  “单久辞这是要做什么?”夜摇光完全摸不透这些所谓聪明人的做法。

  “敲山震虎。”温亭湛淡淡一笑。

  “他既然知晓允禾在此,自然也知晓我与小六在此,他独独宴请允禾,而瞥了我和小六,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他看不上我们。”闻游对此到没有多少情绪,而是冷冷一笑,“不过也无可厚非,他是国公府嫡出,我们虽然身在官宦之家,但到底比人家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他连我们都不放在眼里,却邀了允禾去,那就定然要言及允禾被陛下钦封的称号,就等着那些个世家公子为难允禾,试一试允禾的水,还有柳大人,他未尝不是想要借此来试探一下柳大人和允禾之间的情分。”

  “你能想到此处,极好。”温亭湛赞扬的颔首。

  “柳大人应当不会应邀而去。”仲尧凡皱了皱眉,见闻游和陆永恬面露疑色,仲尧凡才笑道,“你们都还不曾成家立府,自然不知,但凡如同这样的邀请,自然要打听好应邀之人,应邀之处等等,若有需要避讳之人,或是需要持礼之处自然是要早些应备,我已经打听过单公子所请之人皆是青年才俊,柳大人定然也会打听,他定然不会赴约。”

  都是一帮子年轻人,柳居晏去了就显得非常的突兀。

  “真是因为柳大人不会去,才能试探出柳大人与之间的情分。”温亭湛淡淡一笑。

  这些轮到仲尧凡不解,人都不去怎么要如何试探?

  温亭湛从闻游的手中抽回属于他的请帖,大户人家的请柬非常的讲究,为了礼貌不会指名道姓,也为了不落入有心人之手被利用,造成邀请者和应邀者的困扰,大多都是一份象征性落了邀请人的私章的请柬,由着府中的下人拿着自家主子的名帖亲自送到应邀者的手里,这样做极大的保护了应邀者的**,也阻止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同样显示了尊重,但却很容易让人鱼目混珠,因为到时候守门者会只看帖不看人。

  当然,大户人家的帖子也没有愿意冒领,毕竟是不是本人,见到了主人自然就见分晓,冒领可是得罪主家的大罪,所以时下的请柬基本是不会写上邀请某某这样的字样。

  “很快你们便知晓。”温亭湛卖了一个关子。

  时间也没有让他们等多久,用了午膳就有人送了一封帖子来,这封帖子是柳居晏派人送来,说是给温亭湛,一场年轻人的盛会,他年纪大了就不搀和,至于单家那边他已经打过招呼,举荐一位德才兼备的学子带他应邀。

  “这是为何”陆永恬拿着这一份帖子不由错愕,“柳大人定然是知晓单家请了哪些人,就不会不知允禾已经在受邀之列啊,为何还要举荐允禾去?”

  “正因为柳大人知晓,才会把请柬给了允禾。”闻游轻叹一口气,“柳大人知晓单家单单邀请了允禾一人,侯爷到时候只怕应酬不少,所以柳大人希望允禾带一个人去好有个照应,但允禾需要带谁去,无人比他知晓谁更合适。”顿了顿闻游又道,“柳大人与允禾非亲非故,为何要这般细心的为允禾着想?”

  “所以,柳大人与允禾的情分这就被试出来了?”陆永恬觉得听起来竟然是这样的简单,但这样简单的细节很容易被忽略,比如他若非有温亭湛和闻游的点拨,他肯定不会想到这一层。

  “果然是棋逢对手啊。”夜摇光不由飘了温亭湛一眼,“心思细腻不下于你。”

  “这不是摇摇想要看到的局面么?”温亭湛莞尔一笑。

  “只怕单公子要试探的还不仅仅于此。”仲尧凡到底要比闻游和陆永恬老谋深算一些,他目露忧色的看着温亭湛,“你准备带着何人一道去?”

  闻游和陆永恬同时将目光投向温亭湛,事实上他们都想去见一见传说之中的九州第一公子到底是怎样的风采。由于单久辞常年在外,也不入仕,他们都属于地方官宦的亲属,去帝都的时候也不多,单久辞也少,以至于到如今他们都不曾见过单久辞。

  温亭湛目光清润柔和,如珍珠一般光华流转,轻轻的落在夜摇光的身上,他没有说话,答案却不言而喻。

  见此,闻游和陆永恬却觉得理所应当,至少他们当中夜摇光的身手最好,而且单久辞结交了不少奇门异士,指不定有那些会邪术的,夜摇光的确比他们更适合。

  然而终于却目光一凝,他慎重的对温亭湛道:“你不会不知他的用意?”

  “知又如何?不知又如何?”温亭湛轻和的口气之中全然是一股子漫不经心,他施施然的站起身,原本微褶的袍角缓缓滑落。不留一丝痕迹,“他想知晓什么,我便让他知晓什么,人都有弱点,何必费尽心思遮遮掩掩?他便是知晓,我亦会让他们明白,什么人可以算计,什么人”说着,那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眸散尽柔和的光华含笑划过夜摇光的容颜,“什么人连想都不可以想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