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89章 凶手其人
  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陆永恬也不算太笨,毕竟长期跟在温亭湛等人身边,就算是察言观色,也能够感觉到有问题,他回想一下自己说了什么,顿时吓得一哆嗦:“不不不不会真的有死而复生的说法吧?”

  “死而复生倒是没有,假死倒是可行。”浅浅呷了一口水,温亭湛淡声道。

  “假死?”闻游凝眉,“为何要假死?”

  就在这时,仲尧凡得力的管家赶了过来,手里捧着一叠东西,将之递给了温亭湛:“温公子,这是侯爷让小人给你送来之物,侯爷吩咐关于平家生意上之事,温公子只管问小人,小人定然知无不言。”

  “好,你先说说平家五年前可有遭受重创?”温亭湛一边翻着管家递上来的案录,一边吩咐。

  “温公子料事如神。”管家微微讶异,然后直言道,“五年前平家也出海行商,不过运道不好,所有的船都赔在了海上”

  原来平家五年前险些倾家荡产,因为当时的平大爷心大无比,他几乎是搭上了全部身家,只可惜后来货物遇上了风浪,不但东西没有回来,就连去的商船和人都没有回来,平家不但折了自己的,还折了很多他们请来的合资人,当时仲尧凡也刚刚掌握仲家不久,但也是大力的出资帮扶了平家,也是那一次平家大爷受了打击,开始病重。

  可是终究是杯水车薪,平家眼见着就要撑不下去,这个时候平家大爷重病而亡,还一度传出是被债主逼死,直到平二爷接下了家业,仲尧凡以仲家的名义作为担保,才稳住了平家倾倒的局面,三年前夜摇光恰好给仲尧凡算了一卦,仲尧凡用这一卦做了不少人情,劝下了许多平家的债主,又借此拉了平家一把,平家才真正的转危为安。

  听完之后,夜摇光觉得平家大爷死的的确是时候,他的死缓解了平家被逼倒的局面,当时仲尧凡已经看在平二爷的份儿上尽了全力。可若不是平二爷上位,仲尧凡信不过冒失的平大爷的人品,绝对不会以仲家的名义作担保。

  所以,平家能够逃过这一次倾覆的命运,源自于平二爷上位。可平家大爷不死,平家二爷怎么上位?将烂摊子扔给弟弟,他的脸面还要不要?故而,他选择了诈死。

  “他既然选择了诈死,那何故要让三姑娘做这样的梦?”陆永恬想不明白。

  “因为平家已经转危为安。”夜摇光目光冰冷,“他怎么能够坐视自己的家业落在平二爷的身上,在他看来他必然是一个为了家业受尽委屈的人,一辈子不能见光,还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儿寄人篱下,他想要用这样的办法,来逼迫平二爷将家业让回给自己的儿子。可惜平二爷觉得他的儿子太不愿意交出大权”

  “所以,他就痛下杀手了?”陆永恬心里有些不舒服,他真的是见过无耻卑劣的人,但这绝对是最无耻最卑劣的人。

  “从他闹了十几次衙门来看,他若是存心想要杀了平二爷,只怕早就动手。”闻游轻叹一声,“应该是他闹得次数太多,所以引起平二爷的猜疑,平二爷识破了他没有死的阴谋,他才彻底的狠下了心。”

  这个真相让人觉得沉重。

  “当务之急,得设法抓住平家大爷。”温亭湛淡声道。

  这世间千奇百怪,什么人都有,他并不觉得平大爷这样的人让他惊讶,所以他非常的理性,不得不抓住平家大爷。

  “还有”顿了顿,温亭湛目光深远,“平家大爷背后之人。”

  “平家大爷背后还有人?”几个人都惊讶不已。

  “我已经查过了平大太太的身份。”温亭湛将案录还给管家,等到管家离开之后,他才道,“平大太太绝无可能懂医,至少在平大爷诈死之前不懂。”

  “允禾你的意思是,平大爷诈死的事情有人很快就知晓,并且当即派了人开始暗中做手脚。”闻游倏地抬眼看向温亭湛。

  “平大爷落魄到要诈死来保全平家,平二爷又非一个草包。平大爷哪里来的钱财请得起可以比金子速度更快的武林高手?请得起懂得摄魂术之人?这两者即便是平大爷手握平家大权也请不到。”温亭湛淡淡的说道,“他背后必然有人,精心布下这一格局,一步步的将他推到成为杀人凶手,不得不乖乖听话的局面,目的么”

  “是因为我。”站在外面听了一会儿的仲尧凡走了进来。

  夜摇光和温亭湛早就知道仲尧凡是和管家前后赶来,应该不是偷听,而是恰好他们讲到了凶手,仲尧凡就停下了脚步。

  “是,这场局为的是侯爷。”温亭湛颔首,“侯爷要感谢陛下将你派去采矿。”

  也正是因为陛下将仲尧凡派去开采金矿,否则这个阴谋不会到了现在才爆发,仲尧凡不在,爆发出来也牵扯不进去,仲尧凡去年年底才回来,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是一刻喘息的机会都不想给他。

  “要谢也得谢你们。”仲尧凡笑道,“若非有你们上报金库,我只怕不能安稳度过去年。”

  仲尧凡这一句看似玩笑的话,让夜摇光心思一动,她又想到了源恩说她是异星的说法,所有碰到她的人命运都会开始改变,先是帝师,后是仲尧凡,她想了想若是帝师和仲尧凡都被陷害潦倒,那么这个朝廷的局面会变成什么模样

  一个是朝廷的顶梁柱,一个是国家经济命脉的影响者。

  朝廷不动荡都不行!

  “一切都是缘分。”温亭湛不着痕迹的看了走神的夜摇光一眼。

  “不,真的感谢你们,只怕这一次若不是正巧又碰上了允禾,我恐怕也很难从中把自己摘干净,至少在这个时候我还察觉不到这个阴谋的已经将我盖住,随时都会扑下来。”仲尧凡说着,见温亭湛挂着谦和的笑容,正色的问道,“允禾,你可知他们要如何把我给扯进去,让我无法翻身?”

  温亭湛淡淡的笑着,他的目光如珍珠一般流转着神秘的光华:“为一己之私,杀朝廷大臣可够?”

  众人身子一震,杀朝廷大臣?

  柳居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