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87章 出手
  一大早府衙便开衙审案,澳门赌博网站:因为这件事牵扯的乃是应天府的大户,关乎到应天府诸多民生生计,柳居晏亲自来审理,仲尧凡带着温亭湛两人去旁听。

  “平王氏,你可认罪?”在听完整个平家人的控诉,询问了人证物证之后,柳居晏将目光落在跪在公堂之上,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两眼呆滞无神,一副大势已去颓废模样的平二太太身上。

  平二太太头发有些凌乱,她双眸有些狰狞猩红,在柳居晏拍惊堂木问了第三遍的时候,她终于好似回过了神,木然的转头看向柳居晏,忽而笑的癫狂:“对,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

  夜摇光心中惊讶,平二太太竟然认罪,而且她那表情仿佛完全骗不了人,若不是听了温亭湛的分析,就连夜摇光只怕也会相信她就是凶手。

  “你为何行凶?还不从实招来!”上方的柳居晏沉声问道。

  “为何行凶”二太太似呢喃般的重复一遍,才发出一串冷冷的笑声,“平家没有一个好人,他们都该死,他们都该死,我是替天行道,我为何不能杀人,他们都该死!”

  平二太太有些语无伦次,她突然目光凶狠的站起身,从袖口里拔出一把匕首要朝着柳居晏飞扑过去,这时候柳居晏的侍卫两个挡在柳居晏的面前,其中一个侍卫拔出长刀就朝着平二太太砍去。

  千钧一发之际,温亭湛身影一闪,在那侍卫的寒刀没有看下去的一瞬间,指尖一股真气生生的拖了他的刀,手腕一转,那持刀的侍卫突然手一麻,他的刀脱手而出,直直的朝着对面的房柱子飞去,插入木质的柱子内,而夜摇光也在温亭湛出手的一瞬间,身形如电的飞闪过去,一个手刀将平二太太给劈晕。

  “你们大胆,竟敢扰乱公堂!”做案录的师爷见此当即对着温亭湛和夜摇光高喝一声,府衙的侍卫衙役都齐刷刷的亮出了大刀。

  “放肆!”仲尧凡猛然站起身,他态度非常强势的看向柳居晏,“柳大人,他们是本侯之人,听本侯之命行事,大人乃是应天府尹,此乃大人职责,本侯委实不应该置喙。然则,本侯认为此事疑点诸多,嫌犯神志不清,大人与她无冤无仇,她竟然也会突发癫狂行刺大人,可见她的供词未必属实,本侯绝不容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发生,还请大人再详查。”

  “都退下。”柳居晏面不改色的将府衙之内的人全部给挥退,见夜摇光和温亭湛也放了人,退到仲尧凡的身后,他才对仲尧凡道,“侯爷所言,下官也深有感触,此事确然疑点尚多,便五日后再审,退堂!”

  “允禾,你今日冲动了。”出了府衙,仲尧凡才对温亭湛道,言辞之间到没有责难的意思,更多的是怅然。

  “多谢侯爷维护之情。”温亭湛轻声感谢道。

  其实发生方才那样的事情,仲尧凡最好是不要出面,他这一出面虽然最后柳居晏的话替他遮掩了不少,但也足够人弹劾他以权压人,妨害公堂,仲尧凡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却依然还是挺身而出。

  “在应天府,我若都护不住你,哪里还有脸面去见殿下。”仲尧凡轻松一笑,其他的话他并没有多言,而是问道,“平二太太不是凶手?”

  “侯爷认为是?”温亭湛反问。

  “所有的事情都天衣无缝,我反复推敲了几遍,每一个证人所言都没有一处漏洞,且平二太太今日的表现,由不得我不信。”仲尧凡是男子,他和平二爷是君子相交,自然不会私下议论自己的妻子,对于平二太太,仲尧凡的了解并不多,原本他也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今日平二太太认罪的神情,倒让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然而,温亭湛突然出手,又让仲尧凡重新怀疑了起来。

  “平二太太不是凶手。”温亭湛说的很肯定。

  “为何?那凶手又是谁?”仲尧凡连忙追问。

  “凶手,是一个让我们意想不到之人。”漆黑幽深的目光变得格外沉寂内敛,“我今日之举,实则是故意而为,其目的是想看一看有多少人要搅乱这一潭水。”

  仲尧凡目光一凝,他很快就想明白了温亭湛的意思。也许平家的事儿原本并没有多么复杂,可他因为平二哥插手进去,形势一下子就变得复杂起来。作为曾经的帝都,应天府有不少曾经的老牌世家以及功勋世家。他们的老宅都在这里,可以说应天府是除去顺天府以外,最复杂的地方,当今陛下撸了不少人的爵位,偏偏又封了仲尧凡为永福侯,让曾经那些人最看不起的商贾之户一跃而上压在他们的头顶,很多人只怕已经对仲尧凡心生不满,只不过仲尧凡行事滴水不漏,才会到现在也没有抓住把柄,这好不容易仲尧凡露出一个把柄,不抓着大做文章都不行。

  “看来允禾成竹在胸,接下来若是有事儿,允禾便提前一声知会于我,也好让我有个准备,切莫如今日这般。”仲尧凡道,若是今日他选择明哲保身,他相信温亭湛肯定有办法化解那个局面,那岂不是打乱了温亭湛的计划。

  “侯爷放心,日后定然早些通知侯爷。”温亭湛笑着点头。

  “既然你说二太太不是凶手,为何她会承认?难道是受人胁迫?”仲尧凡又把话题绕回到案子上,“或是要保护凶手?”

  夜摇光听着也点头,她把目光落在温亭湛的身上。

  “二者皆不是。”温亭湛淡淡的否定,“二太太和三姑娘有些相似。”

  温亭湛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话,弄得夜摇光和仲尧凡都是一愣,两人相似。

  “难道三姑娘是二太太的女儿?”陆永恬顿时脑洞大开。

  所有人头上一群乌鸦飞过。

  闻游一把拽过他:“允禾说的相似,是三姑娘明明没有被阴魂缠身,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时常梦见父亲伸冤,而二太太明明不是凶手,却直说自己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