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70章 塔罗牌
  第二日,他们就启程归家,准备着过年。

  年节的礼品夜摇光都已经准备好,虽然今年认识的人越发的多,但是大多都是各大门派的人,他们这些修炼者没有什么年节,不兴这一套。夜摇光倒是有心给缘生观送一些,但是却苦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

  “摇摇这几日总是看着礼品愁眉不展,是谁送了什么大礼,让你为难了?”温亭湛已经看着夜摇光对着一堆礼品唉声叹气了好几日,虽说这是些事儿应该交给夜摇光,这是对夜摇光的尊重,他最好不要过问,但是见夜摇光这般,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所有人的礼都送了,就是师叔那里……”夜摇光指尖搅动着面前一份礼品的红绸,“我一则不知晓师叔他们喜好什么,二则他们只怕什么都见过,我都不知道什么可以送得出手。”

  千机真君对她想得非常周到,害怕她日后遇到什么困难,不能亲自去求助,而其他人进不了缘生观,所以特意在外面建了一个联系点,就在西宁府内,就冲着这份心意,她也不能不送这个年礼。

  “既然是师叔,那就当做寻常长辈来送。”温亭湛轻笑。

  “寻常长辈?”夜摇光想了想,若是送长辈,自然是送亲手做的东西,衣裳是最好,可她怕估摸不到千机真君的尺码,到时候送去不合身反而不美,有什么是不怕不合身,又是她亲手做的东西呢?蓦然间她脑子里灵光一闪而过,“我想到做什么了。”

  说着,夜摇光就急冲冲的去翻箱倒柜,也没有寻到适合的纸,又特意去了府城终于买到了想要的硬纸板,她将硬纸板全部取出来剪裁成一张一张大小的纸牌,然后用了笔开始画图。

  其实在唐朝的绘画中考古学家就发现了纸牌游戏,同时保留下来的历史文献中记载:古代中国宫廷中曾经有一种叫做“叶子戏”的纸牌游戏。所以要买到硬纸板并不是不可能。

  看着夜摇光神神秘秘的弄了几日,温亭湛凑上前,看着上面怪异的图案,随手拿起一张:“这是何物?”

  “这是塔罗牌。”夜摇光一边画着手里的一张,一边对温亭湛道,“是源自于海外的一种占卜之术,和我们的卦象很像,师叔对占星术这般喜爱,我做一副给他玩玩,就当做是博他一笑。”

  前世的时候她遇到过一个国外占卜师,那家伙可是玩得一手好塔罗牌,他们pk了不知道多少次,在塔罗牌占卜之上能够跟上她的算卦步伐的也就只有她一人,后来两人也各自在领域上有所分享。夜摇光依然觉得周易六十四卦更加的精妙,但是也有兴趣研究了塔罗牌几天。

  塔罗哲学很像中国古代朴素的辩正法,塔罗的正位和逆位就和“福祸相倚”很相似。

  “若是没什么大碍,做一副给士睿他们玩一玩。”温亭湛将之翻来覆去看了看,便对夜摇光道。

  “这个?”夜摇光摇头拨浪鼓,“这个复杂,我有更好玩的牌,你看我买了这么多硬纸,等我把师叔的礼物做好之后,我做出来我们过年的时候玩。”

  没有人知晓,作为一个风水师,夜摇光前世不喜欢和外人接触,除非是顾客,除了修炼之外,她喜欢窝在家里斗地主。来了这里,生活太规律,也没有电子产品给她玩斗地主,而且每一天基本很充实,她都快忘了她前世这个爱好,趁着现在有工具,改日做出一副来打发时间也好。

  花了五天的时间夜摇光才把塔罗牌做好,附上了一坛子酿制的纯葡萄汁就让人快马加鞭的送到青海去,算算时日还有十日才过年,应该能够在过年前送到缘生观,然后她投入到了做扑克牌的工作中。

  家里的事儿,幼离都给她办的妥妥帖帖,什么都不需要她操心,每一个月幼离还给她一份工作总结,就幼离这样的人才,要是放在前世,那绝对是商业场上的女强人。加上宜宁、宜芳还有阿尼娅三人日渐可以独当一面,夜摇光的家里她根本就是一个甩手掌柜。

  夜摇光用了三日的时间将她的扑克牌做出来,然后迫不及待的拿到温亭湛的面前,拖上叶辅沿,解释规则。这里得说一下,叶辅沿就是温亭湛请来的给村子里的孩子上课的先生,叶辅沿也带着两个弟妹迁徙到了杜家村,叶辅沿的母亲是被童家人间接逼死,临死前让他不要报仇,离开祖籍另找落脚之地,叶辅沿的生活比较艰苦,温亭湛就把他请到了杜家村。

  “你们听明白了么?”夜摇光解释完就问道。

  “明白。”叶辅沿先点头。

  温亭湛也颔首。

  夜摇光立刻喜滋滋的说道:“来来来,我来玩几把。”

  说着就教他们洗牌,然后翻牌,发牌。

  刚刚开始夜摇光一直在赢,赢得见牙不见眼,不断的鄙视两个人笨。一把臭牌也敢抓地主,然而玩了三把之后,局势就开始逆转,很快局势就往温亭湛那一边倒,夜摇光最初还不服气,结果她越来劲儿,输得就越惨,最后把一把铜钱都输光了。

  “哼,不好玩,我最讨厌玩这个。”说着,夜摇光就甩头走了。

  “允禾,你为何不让让夜姑娘。”等夜摇光走了,叶辅沿才不解的问道,平日里温亭湛是怎么宝贝着夜摇光,有眼睛的都知道。

  “我赢了她,她只会气一时,我若让了她,指不定气多久。”温亭湛笑着站起身朝着夜摇光追去。

  两个主人家都走了,澳门赌博网站:叶辅沿也不好逗留,他站起身恰好走出房间就碰到撞过来的幼离,险些撞到他的怀里,好在他及时避让:“幼离姑娘,唐突了。”

  幼离站定:“是我走的急,叶公子这是我给小公子和二姑娘做的衣裳,府里的事儿有些多,我一直抽不出时间,就有劳叶公子带回去,看看是否合身,若是不合身就趁着年前拿来让我再改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