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68章 扑朔迷离
  谢氏也没有矫情,便坐了下来,夜摇光也坐在她的旁边。

  “还不曾亲口谢过夜姑娘,若非夜姑娘出言提醒,只怕要遭一场大罪。”谢氏目露感激之色。

  夜摇光知晓谢氏指的是去年柳合朝来寻他们,寻她算了一卦,明夷卦甲辰日,妻子受损,她因着柳合朝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反而传话提醒他们,所以也就报之以李,多提醒了柳合朝一句。

  “大太太无需感谢,即便是我不提醒,大太太也不会受多大的磨难。”卦象上显示有青龙帮扶,谢氏会有惊无险。

  “若无夜姑娘提醒,我自然是性命无忧,可谁愿意受伤不是?所以还是要多谢夜姑娘。”谢氏含笑说着,“我生在闽南谢氏,少时也是见过不少奇人异事,我祖父对此甚为有兴趣,甚至颇有专研,可我是第一次见着此道之中有你这般年少的女儿家,且还有这样大的真本事。”

  “这世间各门各道总有些天赋卓然之人。”夜摇光笼统的回答。

  “故而,自从那事灵验之后,我便一直好奇你是个怎样的人。”谢氏说着,有仔细的看了夜摇光一番,才笑道,“出乎意料,我原以为夜姑娘应当是个深沉,寡言,略有些孤僻之人。”

  夜摇光不由莞尔:“大太太这般想也是情理之中,我们这一行之中,大多数人便是如此,剩下的一部分便是故作高深,舌灿如莲,不过这一类若非真有大本事,那就全部是不折不扣的神棍。”

  “是。”谢氏点头,“我此来寻你,除了亲口表达谢意之外,也还有一事儿与你说说。”

  “大太太请说。”夜摇光端正态度,因为她有感觉,谢氏要说正事。

  “是关于小姑之事。”谢氏说着窥了窥夜摇光的脸色,见她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才接着道,“去年夫君回府之后便将小姑之死告知于我,这一年我一直随着母亲在老宅给父亲侍疾,倒是不负夫君所托,查到了一些眉目。”

  夜摇光没有说话,而是认真的听着。

  “这事儿,极其复杂。”谢氏凝眉想了想才道,“当年母亲派人送松柏给小姑,去送之人乃是母亲的心腹,这人在五年前已经病逝。”

  “五年前?”夜摇光眼睛一眯,柳氏也是五年前去世。

  “是,五年前。”谢氏点头,“我与夫君都派人查过,此人死的并无蹊跷,且他生前未必知晓此事。”

  “不知晓?”夜摇光一愣,但是她相信谢氏并没有说谎,和柳居晏不同,比起柳家其他人,柳氏是柳合朝的亲妹妹,夜摇光相信柳合朝一定和他们一样想知晓谁才是真正害死柳氏之人。

  “我与夫君便暗中查了当年与其来往过密之人,便查出了五妹房中之人。”柳氏说着又给夜摇光普及一下柳家的人员,“五妹乃是大伯的嫡女,比小姑大上一岁,两人素来不对付,五妹出嫁后这人也成了二妹的陪嫁,那一段日子,五妹常带着往娘家跑,但毕竟是长房之事,我们也不好多问,可这人在两年前也已经去世。”

  “都死了?”夜摇光眉头一皱,“这位姑太太嫁到了何处?”

  谢氏一听夜摇光这样问,便赞赏一笑,柳家五姑太太一介女流,自然不太可能遇上这样的人,行这样的事,不是每个人都如楚三娘一样能够撞大运,这个时代修炼者,奇门人不少,但他们更喜欢独来独往,对名利追求者并不多,少数追求名利之人基本都是半吊子。

  真正的修炼者都知道,因果轮回无尽,牵扯的人事越多,因果还报也越多,非常阻碍修炼,但也有那些并非是修炼者,而是单纯的奇门异士。这一类的人都非常的孤高,虽说柳五姑奶奶身份不低,但一个内宅夫人,要接触到这样的外男很不容易,如果真的是柳五姑奶奶所为,必然要通过其夫家的人脉,这才是夜摇光问这个问题的原因,能够想明白这个原因,证明夜摇光对内宅非常的熟悉,这是一个合格的主母必要的条件。

  “五妹恰好嫁到应天齐家,夫君查起来也格外的顺手,我们可以确定无论是五妹还是齐家都不曾接触过地师。”谢氏说的非常笃定,想来这件事他们一定是非常仔细的去试探去确认过。

  “总不会五姑奶奶身边的这个人还不是她自己的人吧?”夜摇光想着,如果是这个可能,那么就真的复杂了,已经死了的人,要如何去查出来他到底生前是谁的人。

  “夫君也是这般猜测。”谢氏叹气道,“五妹到底是内宅人,在她身边安插一个人的价值并不大,澳门赌博网站:且这个人随着五妹陪嫁,那这人就不会是为着柳家安插进来,故而查起来极其费事。然,柳家还真没有一个一定要将小姑置之死地之人,若是大伯和祖父,不会等到五年前才下手。”

  “我知道。”夜摇光点了点头,柳居旻或者柳老头若真的觉得柳氏活在这世间是柳家的耻辱,一定要柳氏死,绝对不会时隔这么久才下手,若说是在豫章郡的时候是怕引人怀疑,那么柳氏回了杜家村都已经快十年才下手也不应当。

  “我和夫君还会查下去,或许这期间有我们疏漏之处,日后若有消息定然会知会与你。”谢氏说着,就站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

  夜摇光亲自将谢氏送出小谢,她作为儿媳妇,总不能长时间将自己的婆婆搁在一边,就算她寻了由头来找自己,也得有个度。

  送走了谢氏,夜摇光也没有回去应付贺氏,而是低头想着谢氏带给她的信息,不知觉的就出了神,就连温亭湛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都不知晓。

  直到她回过神,看着水榭下方的小池塘内多了一个倒影,才把目光落在倒影之上,与温亭湛对视:“站了多久,越发的无声无息。”

  “刚到一会儿,见你出神便未打扰。”温亭湛轻轻一笑,“适才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