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66章 永远不割舍彼此
  别说是柳老爷子,就算是柳合朝和柳居晏都害怕了温亭湛。尤其是这一次柳居旻被调出了京都,去了湖广任职布政使,在听说了温亭湛恰好从直隶离开之后,柳家包括柳老爷子在内,没有知晓温亭湛是如何将柳居旻给整出去,但是柳老爷子和柳居晏都认为和温亭湛脱不了干系。

  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柳老爷子才会请温亭湛去问个清楚。

  柳居旻被调出京城,已经不是柳老爷子能够压制得住的消息,加上之前柳居行被问斩,接二连三的事情,让柳家的族人们非常的不安。

  深吸一口气,柳合朝道:“我会将话带给祖父。”

  “柳大人,告辞。”温亭湛拱手,就带着夜摇光去了冠云街。

  回到家里,夜摇光纳闷:“湛哥儿,你真打算去柳家?”

  夜摇光对温亭湛是绝对的了解,温亭湛若是不想去,就会按照他们的原计划直接回了老宅,这样来冠云街歇息,是打算去柳家,但不会在柳家留宿。

  “这一趟必须得去。”温亭湛笑着对夜摇光道,“若是不去,只怕柳家老爷子要亲自追到我们家里,大过年的都别想安生。”

  “为何?”夜摇光不解。

  “因为他想跟我摊牌。”温亭湛眼底幽光一闪而过,“这一次我把柳居旻给弄出了京都,其实是一箭双雕之策。”

  夜摇光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听着。

  “在帝都为官,是文人心中非常重要的家族荣誉,因为在帝都才能够最快的掌握朝廷的动向,尤其是帝都三品以上。柳居旻被调任出去,有我之前将他逼入窘境的缘故,也有我让帝师暗中相助的缘故,这对于柳氏而言是一个不妙的信号,柳氏虽然是柳老头子一手带起来,他现在也是族长,可一个百年家族不可能只有这么一支,有时候旁支为了保护嫡支或是家族最兴旺的一只会做出牺牲和退让,就好比孟大哥,他有才华有能力有手段,但他是孟家四爷,他前面的三个哥哥都已经先一步有所成,为了不让孟家树大招风,他只能退居家中打理庶务,这是因为孟家现在还没有张扬的实力,就不得不隐忍。”温亭湛轻声说道。

  “所以柳居旻的吏部侍郎,定然也有柳家其他人的扶持、付出、暗中牺牲。”夜摇光对于古代大家族的观念其实不太能够理解,这样固有的思想,有利也有弊,就看用的对不对,“故而柳居旻被调出帝都,柳家其他人不干了,就闹上了柳老头。”

  温亭湛含笑点头:“这是我第一个用意,让柳老爷子糟心糟心,没有时间来打扰你我的清静。”

  “那第二个用意呢?”夜摇光连忙问道。

  温亭湛没有立刻回话,他的眼底有冷光一闪而过:“是试探柳居晏的态度。”

  “试探柳居晏?”这关柳居晏什么事儿?

  “柳家需要一个京官,柳居旻被迫调出去,今年是三年考绩,柳居晏又是应天府府尹,官声不错,也做了不少实事。以柳家的能力,若是一心支持他,这个时机将他给推上去,陛下不会拒绝。”温亭湛声音清冷,“可惜事实证明,柳老头子宁可让帝京缺人,都不愿意让柳居晏上去。”

  “你让柳居晏看清他在柳老头子心中的位置,是想让他和柳老头子划清界限?”夜摇光立刻明白了温亭湛的良苦用心,毕竟柳居晏乃是柳氏的亲生父亲,是温亭湛的亲外祖父,温亭湛不想对他出手,才有此一举,可今日贺氏和柳合朝的出现,让他们都明白,柳居晏就算明白了自己在柳家的地位,也依然在做着他的孝子,甚至贺氏回来,必然是柳老头子给柳居晏施压,而柳居晏选择了听从父亲的话。

  一时间,夜摇光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话,这个时代百顺孝为先,柳居晏再怎么被柳老头子打压,都始终认为柳老头子是他的生父,即便他已经知晓柳氏是被柳家人害死,也不能改变。说柳居晏迂腐愚孝么?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亲爹和亲生女儿,一旦要做出一个选择就算是在前世正常人的心都非常难以抉择,更何况在孝大于天的古代。而且女儿已经死了,他作为三房的当家人,他自己还有子女都姓柳,他若是忤逆父亲,就算不在意自己的官声,澳门赌博网站:名声传出去,牵连的是他的子子孙孙……

  这个时代如此,怨不得柳居晏。

  “他也有他的无奈。”夜摇光这能叹一声气。

  “我何曾不知?若是他提前暗中知会我一声……”

  温亭湛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夜摇光明白了。他纯粹的古人,对于这一点他比她更能够体会,所以他不指望柳居晏跟柳老头子闹翻,毕竟柳居晏这么多年受的不公平待遇也不少,也不在乎多这一次。温亭湛自然也知晓这一点,他只是想知道柳居晏会不会害怕自己为难,所以他说了一句试探柳居晏的态度,原来是这个意思。

  显然,柳居晏让他失望了。

  “罢了,如此也好,我便知晓该如何做,也不用再为难。”温亭湛忽而轻松一笑。

  但是夜摇光却在他那笑容背后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伤痛。

  “湛哥儿,你还有我,我们永远不会抛弃割舍彼此。”夜摇光站起身,伸手抱住温亭湛的头,轻声的呢喃,“少一些牵绊,就多一分自在。”

  真情不在乎多少,有一分温暖心灵就好。

  “嗯,我们永远不会抛弃割舍彼此。”温亭湛伸出手揽着她柔软的腰肢,将他的头靠在她的腰间,轻柔的声音是一份郑重的沉诺。

  就连夜摇光都感觉到了贺氏不喜欢她,温亭湛如何没有感觉到?不然也不会把话说得那么冷漠,人心都是偏的,和所谓的祖父母相比起来,夜摇光才是他生命的至要。

  任何不喜欢夜摇光之人,于温亭湛而言都是不需要有牵扯的人。

  血脉至亲都不能让他割舍她委屈她,日后也不会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将她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