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64章 人偶被发现了
  可他能够怎么办?他明明心怀目的,心怀不轨,他如何能够做到坦坦荡荡,如往昔一般对待皇爷爷?

  见萧士睿竟然到了这个份儿上,还没有想明白,温亭湛伸手捏了捏鼻梁:“士睿,我且问你,你谋的是陛下的皇位,你是要将陛下软禁?”

  萧士睿瞪大眼睛:“你胡说什么?”

  他怎么可能如此对皇爷爷,这不是乱臣贼子么?

  温亭湛面无表情,再问:“既然不是谋朝串位,那我再问你,若是陛下大行之后,遗诏之上的传位人不是你,你是不是要谋反夺权?”

  “不。”萧士睿回答的非常干净利落。

  “那你心虚什么?”温亭湛冷笑,“陛下大行之后,皇位自然要传下来,不是你就是别人,你至始至终谋的不是陛下的皇位,你的敌人从来没有陛下!”

  萧士睿顿时犹如醍醐灌顶。

  对啊,他对皇爷爷没有不二的心,皇爷爷现在并没有属意谁,若真有属意他并非自以为是,却觉得真的是自己。那他为什么要心虚,要害怕皇爷爷?他现在不过是在为自己争取,从未有过忤逆皇爷爷半点之心,那他在防备什么?就算皇爷爷日后不将皇位传给他,那也定然是皇爷爷经过了考量他不具备兴旺天下的能力,他也绝对不会有半点怨怪之意,那他在担心什么?

  他不把皇爷爷首先当做皇帝,而是当做祖父;这不是利用,而是他的真心,既然如此,他为何要畏畏缩缩,遮遮掩掩,为何不能坦坦荡荡?

  “允禾,我错了。”萧士睿态度认真的认错。

  皇爷爷是那样聪明睿智的人,要从他的字里行间读懂他的心思,实在是不难,这一次皇爷爷让他自己定封号,是完成当年的承诺,也的的确确是一番试探,试探的不是他野心,而是他的真心。

  这一下子想明白了之后,他才知道为何温亭湛要他去问夜摇光,若是皇爷爷问的不是他的封号,譬如他的表字,譬如给其他人的名字。他赤诚之心,知晓夜摇光的本事,定然第一反应去寻夜摇光拿主意。

  原来,允禾早早的就在提醒他,是他到现在才明白。

  “允禾,这一次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我保证绝不会有下一次。”萧士睿鼓起勇气诚恳的说道。

  他觉着,澳门赌博网站:这世间他害怕了两个人,一个是皇爷爷,一个是温亭湛。但是这份害怕不是恐惧,而是害怕他们对他失望,这是一种绝对的在意。

  “人心这一关,极难迈过坎,你能想明白就好。”温亭湛也松了口,萧士睿的确这一次让他有些失望,可这世间哪有事事都能够通透的人?

  即便是他,若是面对之人换做了摇摇,也会有钻牛角尖之时。

  “不过摇姐姐,给我取的这个字我真喜欢。”萧士睿立刻放松了神经,他明白温亭湛这是把这次的事情给揭过去了。

  “喜欢,便回吧。”温亭湛留下五个字,就打开房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回去,就见夜摇光在比划着刚刚做好的一套小袍子,脸色顿时一僵。

  “再盯,你能够盯出两个窟窿?”夜摇光将衣服叠好,然后侧首看向站在寝房门口的温亭湛,对上他的臭脸,夜摇光忍着笑,站起身去了衣柜前,将一叠衣服拿出来,把上面的一摞放到他的床榻上,“快来试试,看看合不合身,我瞅着你最近又长了一些个头,故而做的长了一些。”

  温亭湛顿时目光一亮,快步走过来,看着床上崭新明显已经洗过一次的衣裳,不由嘴角咧开,伸手抓起一件展开,当即就褪去了外袍,往身上套。

  夜摇光走上前,给他整理衣襟,然后帮着他扣好盘扣,系好襟带,让他展开双臂,转了一个身,前后看了看:“还好,不短不长,不松不紧,正合身。”

  这些可都是她下午没事偷偷做的,给自己也做了,只有夜开阳的才是在温亭湛看得见的时候做,每天看着温亭湛一见到她动针线就黑脸,又不敢训斥她,甚至好几次幼稚的找各种理由不让她动针线,或是一看到她动针线,就会跑上来跟她说东说西,后来发现她可以一心二用,就算和他说着话,手上也不停之后,脸色就没有见晴过,把夜摇光乐了好久。

  “你这几日是故意看我笑话!”温亭湛立刻明白了夜摇光的用意。

  夜摇光闻言,扬了扬眉:“我就是故意看你笑话,日子多无聊啊,天天闷在书院,你不给我取乐,谁给我取乐?”

  温亭湛顿时没脾气了:“给,你想怎么取乐都好。”

  “这还差不多。”夜摇光又将他的衣衫给退下来,从新叠好,然后放在他的衣柜里,“你的个头肯定还要长,这就是如今可以穿的,而且都是秋衫,不要舍不得穿,明年指不定要重新给你做。”

  夜摇光说了半晌,没有见到温亭湛回话,转过头却见温亭湛站在了自己衣柜的门口,手里拿着一个让她脸色一变的东西。

  该死的,她竟然忘了关自己的衣柜。

  温亭湛手里拿着正是夜摇光当日在客栈里为了发泄情绪,做的温亭湛人偶,回来之后还特意改良了一番,还做了一件和温亭湛一模一样的小衣裳给人偶穿着。

  “摇摇,我为何觉着这东西看着眼熟得紧呢?”温亭湛伸手拨了拨人偶腰间悬着一块小玉佩,这个玉佩他也有一个。

  咽了咽口水,夜摇光灵机一动:“我这不是要给开阳重塑真身,正在琢磨着开阳的容貌。”

  夜摇光这纯属瞎编,为了魂魄更加契合,夜摇光必须要寻人雕琢出夜开阳魂魄的模样,才更容易引魂。

  “哦~~”温亭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指尖一转,小人偶也在他的手上转了一圈,“摇摇这是要给开阳改名是吧?不但模样要和我一样,就连名字也要一样?”

  眼睛真尖!

  夜摇光就是一时不愤,后来绣了温允禾三个字上去。